逆襲農民工
字體:16+-

第45章 身陷囹圄

“納納,我們是不是迷路了?”一路上我不止一次這樣問,納納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左看右看手中的地圖,不停撓著他的黑頭。一片茂密的非洲叢林出現在我們眼前,我們置身其中都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那小黑是不是故意騙我們來這裏?我怎麽感覺有點不對勁?”我十分納悶,黑人的辦事效率向來不太令人滿意。可事已至此,我們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前行,過多的怨天尤人於事無補。

“沒錯的,據我所知這一代就是劫匪經常出沒的地方,估計這裏可能有他們的老巢。”納納仿佛一個訓練有素偵查員,當下十分肯定地說道。看他說得那麽神乎其神,我都有點信以為真。這廝在關鍵時刻向來也不感冒。

就在我們茫然不知所措之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汽車引擎的轟鳴,噠噠噠的聲音仿佛重型機槍掃射。我下意識地摟住納納的肩膀掩藏到一棵大樹後麵。噠噠噠的聲響由遠及近,我的心頭砰砰直跳。納納卻出奇地平靜,仿佛在玩捉迷藏一般,從樹後探出頭觀察前方的動靜。

“小韋,你快看!那邊好像有輛車過來了。”納納小聲地說道,想不到這廝眼力這麽好,我衝著納納舉起大拇指。我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隻見前方一前一後開來兩輛車,走在前頭的是一輛綠色的皮卡車,後麵跟著一輛白色的轎車。由於距離太遠,看不清來人的麵目和車型。

“納納,趕快操起家夥。”我一邊發出指令,一邊拿起狙擊槍和衝鋒槍,急匆匆地就地找一個製高點,隱藏起來。納納緊握著衝鋒槍匍匐在地,我架好狙擊槍,掏出望遠鏡朝前一看,綠色的車子是一輛十分熟悉的皮卡車,上麵十分熟悉的車牌告訴我,它就是我們苦苦尋找的小舅子趙軍被搶的那輛車。

他奶奶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心裏罵道,曆盡千辛萬苦總算被我們撞上了。再仔細一看,緊跟在後麵是一輛白色的凱美瑞轎車,車頂有一個十分顯眼的凹痕,我們時常念叨的劫匪車子!

“納納,前麵來的就是我們要找的車子和要對付的人渣。待會我引開他們之後,你拿備用鑰匙偷偷去把車開走。”我把望遠鏡遞給納納,說道。

“我走了,你啥辦?你一個人怎麽對付這幫王八羔子?”納納一臉迷惑不解地問。

“你放心,我自會有逃脫之策,你盡管把車開回去給老板交差便是。如果二十四小時後還不見我回去,你就找人來替我收屍吧?”我開玩笑道。納納聳聳肩,“好吧,我照辦!”

納納認準車子後把望遠鏡遞給我。我又仔細地遠望一會兒,那五六個人下車之後,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一番。我調近望遠鏡的焦距後,終於看清其中的一人臉上赫然有一個顯眼地刀疤。我驚愕地張大嘴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就是上次藍鳥被羈押之後我們在法庭見到的那個人!

這些人交談完畢之後,其中一個頭套黑色罩子,肩背AK47的家夥從凱美瑞小車的後備箱裏掏出一個類似手持探照燈一樣的玩意兒,於四周來來回回地行走,其他人則緊跟其後。

一看到賊人手上拿著的那個破玩意,我不由得心裏一驚,望遠鏡差點從手裏滑落在地,幸虧納納眼疾手快接住它。那破玩意可不是什麽探金設備,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它就是傳說中的武器測探儀。我雖然沒有親眼見過實物,但是我在現代兵器圖譜上看到過這玩意兒的相關資料。想不到這玩意在現實中總算領教了,他們這樣鼓搗遲早會探測出我們包裏的手雷和地上槍支。就算我們無法保住手上的這些槍支和彈藥,也不能暴露我們的行蹤,讓這些武器落在賊人的手裏。我心裏盤算著,狗急跳牆,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納納,給我作掩護。”我命令道,“如果敵人衝過來,立馬開槍射擊。”

納納貓著頭操著衝鋒槍朝前瞄準,我動作麻利地裝上狙擊槍的消聲器,等到那個手持探測器的黑人走近之後,我真想一槍打爆他的黑腦袋。可是我除了開氣槍打死過幾隻老鼠,還從來沒有開槍殺過任何一個該死之人。把槍的雙手不由自主瑟瑟發抖,手心冒汗。最後還是打消殺人的念頭,而瞄準那人手上的探測器,我極力抑製住發抖的雙手,深吸一口氣,氣沉丹田裏,扣動扳機,子彈竄出槍管發出沉悶的聲響,悄無聲息地劃破周邊的空氣擊中賊人手裏的目標,探測器猶如破碎的玻璃瓶一般,殘骸散落一地。

砰砰砰——那幾個黑鬼被這突如急來的變故,嚇傻幾秒鍾之後,猛朝我們這邊開火。要不是我和納納躲閃及時,否則就算有掩體也非被打成篩子不可。這幾個賊的火力實在太猛,竟然把我們原先藏身之地打出幾個破洞。

“他奶奶的,狙擊槍的聲音這麽小,他們都能聽見?反應也不俗嘛?那小黑不是說這些人都是散兵遊勇麽?”我小聲地罵道,納納抱著衝鋒槍躲在山山石後麵暗自傻笑,我惡狠狠地把小黑的祖宗十八代逐個問候了一遍。

稍等片刻之後,也沒再聽到槍響,估計這黑賊八成是打完了手裏的子彈,趁著他們更換彈匣的間隙,我迅速架起狙擊槍,瞄著最前頭黑鬼的胸膛幹淨利落地射出一槍,噗嗤一聲,那倒黴鬼胸前綻開一朵紅花,應聲倒地而亡。在同伴倒下的瞬間,後麵那幾個黑鬼紛紛舉槍朝我們這邊猛射。

“納納,開火!”我一邊撤退一邊嚷道,納納手裏的衝鋒槍也噴吐著火舌,抵擋一陣。

可黑賊人多勢眾,那五六把槍仿佛一張強大的火力網,壓得我們抬不起頭來,為了節省彈藥,我讓納納停止射擊,因為對方火力太猛,我們的射擊無異於Lang費子彈。

性命攸關時刻,我也暫時忘卻自己從來沒有殺過人,冷靜下來之後不禁被自己剛才的舉動所震驚。黑人緩緩倒下那一刻,我躲在一塊巨大的石頭上,大腦一片空白,手心直冒冷汗。

“納納,你準備開溜,趁著他們不注意趕緊去把車子開走。”我喘了口氣,提示道。

“好,我開車走之後,你也趕緊趁機走人,不要跟他們火拚。”納納叮囑道。

“快上!”底下的黑鬼們見到我們許久沒有動靜,早已等得不耐煩。刀疤一聲令下,他們平端機槍小心翼翼地朝我們藏身之地走來。眼看著,他們就要走到跟前,我從包裏掏出一顆手雷,隨手一扔,轟隆一聲響起,一股強大的聲波都快要震破人的耳膜,響聲過後周遭死一般沉寂。回頭一看,納納這廝不知何時趁亂繞過黑鬼們的身後,漸漸逼近皮卡車。我本來不想跟他們對抗,可是眼下瞧這陣勢,這幫黑鬼非把我們弄死才肯善罷甘休。

“不會吧?這幫倒黴鬼那麽快就完蛋了?”我側耳傾聽底下許久紋絲不動,自言自語。

我剛想抬起頭來,突然砰的一聲,一顆子彈擦肩而過。

“他奶奶的,早不打晚不打,偏偏我要抬頭你就打,分明要往死裏整啊?”我驚出一身冷汗,暗罵之後埋下頭,如果我這顆高貴的頭顱要是再抬高那麽一點點,估計這會兒我早就客死他鄉。

還好我占據著有利地形,非洲的這片叢林,林深樹密,樹木長得十分粗壯,黑鬼手裏的AK47哪怕打上個一兩小時,也很難擊穿這些樹根。依托這樣的有利地形,我跟黑鬼們玩著捉迷藏的遊戲,緊緊拖住他們,讓納納盡快開車走人。手雷配合著狙擊槍的遠程射擊,我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雖然命中率差強人意,但是也壓住他們生猛的火。冷不丁扔出一兩顆手雷,嚇得他們魂飛魄散,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正當我們交火正甘之際,我一眼瞟見納納早已開著趙軍的皮卡車一溜煙跑了。任務已達成,我再也無心戀戰。

我欲撿起納納閑置一旁的衝鋒槍絕地反擊,然後伺機逃跑。可好幾次上前拿槍,那幫人仿佛看穿我的目的,火力一直朝著衝鋒槍放置的地點狂掃,讓我無法靠近,要想摸到它連門都沒有。黑鬼們手上的AK47強大的火力,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手裏狙擊槍此時也形同擺設,由於不能露頭瞄準射擊所以無法派上用場。要不是還有身旁的樹木遮擋,我都不知道被打死了多少回。

我要想方設法把旁邊那把衝鋒槍弄到手,給點顏色他們看看,老虎不發威你還以為是病貓。這黑鬼也實在胡攪蠻纏,仿佛他們今日運來一車的子彈似的,一直在開火,打這麽長時間,火力絲毫不減。這麽玩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可沒那閑工夫陪你們玩,再玩下去我就會徹底玩完。

急得我仿佛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我擰開水壺仰起脖子灌了一口水,細細思量著脫身之計。冥思苦想中,狙擊槍上那跟隨風擺動的背帶倒是提醒了我,我頓時茅塞頓開,眼前為之一亮,立馬拆下背帶,扯開一個手雷拉環,扔了出去,隨手將背帶勾住衝鋒槍的扳機。

爆炸開來的手雷,也緊緊迷惑了一會敵人。我的小動作也許被他們發現了,躲在樹叢後麵猛攻火力的刀疤突然停止射擊,他跟身旁的幾個人也不知道交代了些啥,那幾個人都跑到後麵去了。

“搞個毛啊?神秘兮兮的。”我心裏暗罵。突然,那個頭套黑罩的家夥從後麵竄了出來,他雙手竟然也拿著兩顆手雷。我腦袋嗡的一聲,心想這下恐怕要徹底玩完了。在我身後一片十分茂密的叢林。他隻要隨手一扔,爆炸開來的手雷就會引燃旁邊的樹木,我亦將處在一片火海之中。我死不足惜,可引發的森林火災後果將不堪設想。我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