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襲農民工
字體:16+-

第54章 擊退潑皮

我轉身回到屋裏,麗娜拿著一塊幹毛巾擦拭我身上由於剛才由於劇烈打鬥而流出的汗珠。一個幾乎一絲不掛地黑妞替我擦身子,我感到十分別扭,她胸前的那對黑柚子時不時的碰擦到我的後背,搞得我心裏癢癢的。我都不知道她是故意挑逗還是無意為之,總之在這樣擦下去,我非幹壞事不可。

我感覺到下身開始不由自主地發硬發脹時,立馬奪過麗娜手裏的毛巾自己擦身子,以免等下她擦到我的腹部時,搞得我很難堪。就在這時候,索拉不合時宜地推門而進,笑眯眯地坐在牆角的座椅上。麗娜識趣地走出門外,留下我一個人十分尷尬地站在那裏回味她剛才的小動作。

“嘿嘿,看不出來你小子功夫不錯哈。”索拉嬉皮笑臉地調侃。

“嗬嗬,阿叔,你太抬舉我了,薑還是老的辣。”我打著哈哈,玩世不恭地笑道。我知道這老家夥一語雙關,話中有話,一方麵他的確是表揚我剛才替他解圍,另一方麵則是暗諷我這麽快就開始占她女兒的便宜。

“哈哈,彼此彼此,大哥別說二哥,實不相瞞,我年輕那會兒也曾經參加過越戰,立過赫赫戰功。剛開始我一眼就看出你小子應該當過兵。”索拉雙眼正視前方,仿佛回味當年打仗的情形。

“哦?你也參加過越戰?這麽說你也是軍人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眼前這個精瘦的幹巴黑老頭跟我心目中參加過越戰的美國大兵怎麽也對不上號。

“對,那是半個世紀前的往事了,我的左腿在那場十分殘酷的戰中深受重傷,我差一點就變成一個廢人,後來傷腿雖然治好了,但是已經大不如前,至今總是使不上勁兒。可能是我老了吧。”索拉十分感慨。戰爭是非常殘酷的,人類在戰爭中飽受一輩子都還記憶猶新。

“戰爭結束後我們得到美國政府補償的一筆安家費,我才有錢來此地認祖歸宗,要不我早就躺在養老院的病**鬱鬱而終。”

“哦,原來如此。”我若有所思的答應一聲,不禁對眼前這個幹瘦的黑老頭肅然起敬。索拉臨走時還特別叮囑我,記得我們之前的約定,不許反悔。我唯唯諾諾地點頭默認。這黑老頭竟然有這樣的經曆,也難怪他能跟桑納這樣的大魔頭鬼混。

索拉剛走不久,又慌裏慌張地跑回,推開門,吞吞吐吐地嚷道:“小侄,你趕緊從後門跑吧。族長他弟帶人抄著家夥找我們算賬來了。”他一邊說一邊扯著我的衣襟,神情十分緊張。看來此人來頭不小,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聖。我兀自坐著不動,索拉著急地喊起來:“求求你趕緊帶我女兒跑路,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整個部落有能耐的人都來了,外麵黑壓壓的人群,再不走就來不及啦。”

“我們跑了,那你們啥辦?”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nixinongmingong/11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