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三十一章 美女樹

第三十一章 美女樹

這片地方原本處於貴陽的郊區一帶,都是平地工廠,但由於郊外靠近山區,因此植被更是瘋長。眼前的花海周圍,全是參天的古樹,粗壯的藤蔓在林間攀附著林木、勾勾搭搭,如同一張張巨大的網,太陽陰沉沉的,陽光難以照射到地麵,都被高大的樹冠給遮擋了。

林子裏很陰沉,邱連長目光在花海中掃視了一圈,示意立刻采集樣本。

這些事情由士兵去做,到用不著我們親自動手,士兵中還有監測員,正在描繪著新的地形圖,代表著已經搜索過的可知區域。

還有一些記錄員,正在趁此機會,記錄沿途的一些標誌性植被和動物。

這是個新世界,每一步探索和發現,都被詳細的記錄著。

在采集上,我們這些空間能力者幫不上什麽忙,我便趁這個機會打算好好休息,否則一會兒采集完東西,又要原路返回,那可夠嗆。

誰知我才剛席地而坐,耳裏就突然聽到一陣若有若無的求救聲。

“救……命……”

那聲音很微弱,甚至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但我支著耳朵聽了半晌,很快便確認,是個女人的求救聲,而且是從東南方傳來的。

很顯然聽見這個聲音的不止我一人,邱連長立刻示意我們幾個沒有事兒幹的異能者過去查看一下。

戴眼鏡的劉文濤和那個軍人變異者顧四當先便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我和秦九洲緊跟而上,穿過一片茂密的蕨類植被叢,便猛地發現,在我們前方赫然出現了一棵樹!

事實上,這地方的樹很多,而之所以那棵大樹會如此吸引我們的目光,讓人覺得驚訝,是因為它的外形太奇怪了。

它約有三四米高,在周圍動輒十幾米甚至已經長到二十幾米高的大樹間,顯得異常矮小。然而,它的外形卻非常奇怪。

這棵樹樹葉很少,隻在頂部長著稀疏的枝幹和葉子,下麵全是整體枝幹。

它的整體枝幹非常光滑,呈黃色,酷似人類的肌膚色,整個樹幹凹凸有致,儼然是個**女人的模樣!

而此刻,那隱隱約約的救命聲,赫然就是從這棵樹中發出來的!

顧四目光瞪大,盯著那樹,驚訝道:“這是什麽樹?怎麽會長成這模樣?像個人!是它在說話?這樹成精了?”

旁邊的劉文濤推了推眼鏡,似乎想到了什麽,道:“我以前看書的時候,曾經記載過,有科考隊在貴州山區,發現過一種美女樹,長得酷似女性**,能散發出一種能讓人製幻的神經類毒素,男人和雄性動物聞見後,會產生強烈的性衝動和性幻覺,最後活活死在樹的旁邊,化作養分。”

我嚇了一跳,懷疑這劉文濤是不是在吹牛,這世界上,還能有這種古怪的植物?

很顯然,這麽想的不止我一個,顧四直接道:“你小子是在講故事吧。”

劉文濤苦笑著搖頭,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你們還別真不信,知道食人樹嗎?美女樹就是食人樹的一種,而地球上,目前所發現的食人樹,就已經多達十幾種。你以前想過這個世界會變成現在這樣嗎?所以,沒什麽不能信的。”

這人一看就屬於那種知識麵很廣的,他的話我不禁信了幾分,於是道:“可那書上有記載美女樹會求救嗎?”

劉文濤搖了搖頭,說:“這到沒有,而且美女樹很少見,隻生長在貴州的無人山區,這地方原來是工廠郊區,不該有這玩意兒才對……難道是有人把它帶過來的?或者是風把種子吹過來了?”他對著美女樹顯然很有興趣,不停的揣測著,但並不敢上前。

片刻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麽,對我說:“你叫蘇河吧?這美女樹男人不能靠近,靠近了就得死,但對女人沒有傷害,不如……你去看看?”

老實說,看見這麽一棵人形樹,而且還是一棵會發出聲音的人形樹,那感覺,就像是對著一個妖怪一樣,我心裏一陣發怵,立刻拒絕:“不去,我可不去……算了,又不是活人,咱們還是別管它了。”

一邊兒的秦九洲順勢道:”她說的對,既然不是活人,就不要惹麻煩了,走吧。”劉文濤覺得有些遺憾,但也沒多說,隻得轉身跟著我們往回走,時不時的還回頭看一眼,顯得戀戀不舍的模樣。

誰知剛走了沒幾步,劉文濤突然爆了句粗口:“操!”

要知道,這姓劉的文質彬彬,說話一向是彬彬有禮的,他這突然冒出來的粗口,還真是讓我有些懵,連忙回頭,剛要問他是怎麽回事,目光一下子就瞧見,那棵原本應該矗立著美女樹的位置,不知何時,竟然空無一物了。

美女樹呢?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可再睜開眼,無論我怎麽看,那地方還是空空蕩蕩的,隻剩下一個明顯翻新過的土坑。

那樹……消失了……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不僅人類和動物擁有異能了,連樹都他媽會走了!

正當我們四人目瞪口呆之際,自我們身後,卻突然傳來一個輕飄飄的聲音:“救、命……”

嘶……

是美女樹!

我倒抽一口涼氣,猛地回頭,隻見那棵消失的美女樹,不知何時,竟無聲無息的到了我們背後,赫然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美女樹的樹頂,長著一張酷似人臉的樹瘤,而且還是瓜子臉!那眉目清晰,怎麽感覺這樹長得比我還漂亮呢!

但這會兒才發現它已經晚了,我還沒怎麽著呢,就見我旁邊的三個男人,一個個突然渾身發起抖來,嘴裏開始呼哧呼哧的喘氣粗氣。

旁邊的秦九洲一向清明淩厲的目光,此刻變得格外迷離,雙眼毫無焦距的盯著前方,動著嘴唇,不知在說些什麽。

而顧四兩人更嚴重,顧四整個人就跟失了魂兒一樣,臉頰潮紅,不停撕扯著自己的衣服,整個人都貼到了那棵美女樹身上摩擦著,嘴裏發出一陣喘息聲,那畫麵,別提多汙了。

另一邊的劉文濤,整個人幹脆倒在了地上,喃喃道:“別走,讓我抱一抱……讓我抱一抱。”他雙手伸著,胡亂的瞎抓,抓了會兒抓不到,便迫不及待去解自己的皮帶,但身體似乎沒什麽力氣,半晌解不開。

我不由捂住嘴,心說:哎喲我去!這小子剛才說的是真的,這美女樹也太邪門兒了!我現在該怎麽辦?對!先把他們拉開,不能再待在這怪樹旁邊了。

這會兒我也是嚇住了,心想再不把這幾人弄開,我估計就要看他們三個集體自、慰了,那場景太美,我不敢想象。

這腦子一抽,我就立刻去拽秦九洲,試圖先讓他遠離這美女樹,誰知我一碰他,他一下子就拽住我的手,整個兒將我給摟了過去,我頓時覺得自己屁股後麵頂了個硬硬的東西。

難道……是……

“啊!”

我尖叫一聲,大喊:“連!長!救命啊!!!!”我被姓秦的頂這一下,驚得大喊救命,聲音很大,邱連長立刻帶著人就過來了,聽到那一陣腳步聲,我猛地反應過來:我操!不行,都是男人啊!

於是我趕緊改口:“別過來、別!過!來!”

腳步聲停了下來,植被被扒拉開,隊伍遠遠看著我們這邊,一個個提著槍,卻都是一臉懵逼的神情,很顯然不知道我們幾個在幹嘛。

我顧不得那麽多了,立刻召喚出空間,直接從秦九洲手裏逃了,一溜煙跑回隊伍裏,累的上氣不接下氣,趕緊將情況跟邱連長匯報。

他一聽,震驚道:“還有這種事?那樹它還會動……”一邊說,他一邊看向美女樹邊上的三人,當即神情一凝,道:“我們現在都不能靠近,蘇河,就靠你了。”

“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怎麽做?我是不會犧牲自己的色相的。”

邱連長嗆了一下,瞪著眼道:“不是讓你犧牲色相。”說著立刻遞了繩索給我,道:“你把他們綁上,咱們把他們拉過來。”

我道:“我力氣不行,萬一又被這個那個、那個這個了怎麽辦?”

邱連長一噎,道:“你有空間,你可以跑啊!”

我覺得這是個坑,但我不得不跳,總不能看著那三個人就那麽死在美女樹下吧?當即,我召喚出空間,帶著繩索,立刻麻溜的將繩索拴在那三人的腳上,緊接著轉身就跑回了隊伍裏。

謝天謝地,有驚無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