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飛機

第二十四章 飛機

千裏冰封,萬裏雪飄,

冰天雪地中,我們一行人開始了狩獵,有了昨天積累的經驗,這一次,我們已經懂得怎麽最省力的狩獵雪妖,當天就直接收獲了三頭,

處理雪妖時,周圍很多遊民圍了上來,目光貪婪又畏懼,時不時的看著我們,

丁華劍小聲跟我們商議著:“咱們這麽小的隊伍,打三隻雪妖太紮眼,如果有人問起來,就說是撿了漏,碰到受傷的,”

我點了點頭,沒有幫忙,而是等在一邊休息,這會兒身體到不是很累,主要是空間力量的消耗,讓人的大腦感覺很疲憊,

雖然那光頭擅長處理雪妖,但畢竟這次是三頭,還是用了一段時間,

處理好一切,我們又去換了變異?肉,一下子換了將近二十斤,與此同時,我們也湊到了四張皮子,隻需幾天處理時間,就可以製成衣褲鞋套,

收獲豐厚,人就高興,當天晚上眾人小小的奢侈了一把,煮了一鍋變異?肉分食,即便是吃慣了雪妖肉的丁華劍等人,再一次嚐到這種不帶酸味兒的肉,一個個也跟餓虎撲食似的,

屋裏升著篝火,地板磚早就裂開了,篝火邊坐著吃喝的眾人,熱火加熱湯,難得出了一身熱汗,他們吃的呼嚕呼嚕的,我站在窗戶口的位置,隔著窗戶上的白霧往外看,

遠遠地,街道上覆蓋著冰雪,有聰明的人,已經弄出了雪橇和滑雪板,不過拉雪橇的不是雪橇犬,而是一些被雇傭的遊民,

在這個末世,能雇傭別人的,也都是一些大勢力中的人,

看著那些哆哆嗦嗦,有今天沒明天的遊民,我有些失神,腦子裏回想了很多:在這座城市成長的經曆,我的童年、青年時期,還有那個不知怎麽死去的爺爺,

他是被變異?咬死的嗎,

是凍死的嗎,

是餓死的嗎,

是病死的嗎,

這座城市,已經快要完全被風雪覆蓋了,而要不了多久,我也將離開這裏,

這一生,或許永遠都不會再有機會回來了,

深圳隻是我工作的地方,我在那裏並沒有待幾年,它被海嘯淹沒,給我帶來的與其說是悲傷,不如說是震驚和恐懼,

但這裏,這是我的故鄉,故鄉人民的慘狀和這座城市無法逃脫的結局,讓人心中沉甸甸的,那種滋味,難以言表,

一直鬧了許久,眾人才休息,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都是這般外出狩獵,由於負重有限,所以我們也不能指望打太多,一口氣將一整年的食物都狩獵出來是不可能的,更何況我們團隊人少,狩獵量如果太多,很容易引起人的懷疑,

剩下的幾天,我們開始尋找合適的樹木做雪橇,古蓉說這次有條件,要做一個好一點的,巫流指著在牆角睡覺的小崽子道:“這家夥個頭現在不錯,回頭就讓它拉雪橇,總不能讓它光吃飯不幹活啊,”

這末世裏,活著的動物已經太少了,人們幾乎隻能看見雪妖,所以小崽子就是一盤移動的狼肉,進城當天,是被我塞在肚子裏帶進來的,人還以為我是個孕婦呢,

這些天,我們外出也一直將它鎖在別墅裏,這家夥皮毛不夠厚實,在我們的地鋪了鑽來鑽去,跟條狗似的,完全沒有一點兒狼性,人一摸就晾肚皮,經常被巫流嘲笑:狼身狗性,

此刻他這麽一說,丁華劍便道:“那得先把它藏在雪橇裏,等出了城再說,否則要讓別人知道咱們養了一條狼,我們就出不了城了,鐵定被圍攻,”丁華劍等人剛見到時,何嚐不是將小狼崽看成一盤移動的肉,現在混熟了,反倒挺喜歡它的,

大概是這個末世太過於血腥和嚴酷,因此一隻極其溫順友善的動物,反而可以在這種嚴酷中,給人一種慰藉吧,

雪橇做好的當天晚上,氣溫又降到了一個新低,院子裏白雪紛飛,巫流拿著套子,非要把狼崽套起來拉雪橇,狼崽上過一次當後,看見巫流便撒開四條腿狂奔,

巫流用藤蔓攔截,將它給捆在了空中,狼崽一邊嚎叫,一邊四個爪子亂蹬的掙紮著,別提多搞笑了,古蓉一聽它叫喚,便示意巫流不要折騰,免得這狼嚎聲引來別人的注意,

巫流收了藤蔓,狼崽機靈的繞了一圈跑到我身後抖著毛上的雪,喜歡折騰的巫流,活潑的小狼,各有打算的眾人,一切都和前一天晚上並沒有區別,,

我以為這會是平靜的一夜,過了今夜,明天我們就能啟程北上,

誰知,就在眾人收拾好一切,準備安心回屋睡覺時,風雪聲中,突然傳來了另一種奇怪的聲音,

確切的來說,是一種我們許久沒有聽到過的,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大型發動機的聲音,

從天上傳來的,是飛機飛過上空時特有的聲音,

可這種時候,又怎麽可能有飛機呢,

眾人下意識的都抬頭往上看,風雪吹的人隻能半眯著眼,然而當我們抬頭一看時,驚異的一幕出現了,隻見天空中,竟赫然有一架打著燈的直升機,

“嘶,”

我倒抽一口涼氣,死死瞪大眼盯著那架直升機,

不能怪我太過驚訝,而是末世以後,這玩意兒實在是太罕見了,由於變異鳥的種類太多,空中已經不再安全,即便飛機一類的東西都保存的十分完好,也沒有多少敢起飛的,

在末世最初來臨的那段日子,總有些人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因此經常可以看到飛機,但同時,我也經常看到墜機,

墜機的概率太大太大了,因此到後來,幾乎沒有人再敢試圖走空路來逃離,因此在將近五個月後的今天,再一次看見直升機時,心中那種微妙又激動的感覺,就別提了,

古蓉觀察著那架飛機,說道:“現在動物都北遷,沒有變異鳥,想來會有越來越多的飛機起飛,”

巫流搓了搓手,目光灼灼的說道:“咱們也弄一架直升機去,”他話音剛落,就見天上那架直升機,不知怎麽回事,整個兒歪歪扭扭起來,左搖右擺的,

我們還沒有討論出個一二三來,便見那直升機斜斜的往地麵衝,

這種場景我已經見過不止一次了,因此我立刻意識到這是墜機,

現在空中又沒有變異鳥,它怎麽還墜了,

這個念頭在我腦海裏一閃而過,下一秒,整個兒直升機便墜落到地,撞上了安全區裏的一座高樓,巨響伴隨著爆炸聲,將整個安全區都炸醒了,小崽子被這巨大的聲音,刺激的一下子將腦袋紮進雪堆裏,屁股朝天,尾巴上的毛都根根豎了起來,

爆炸聲過去,我一邊兒將它拽出來,免得在雪裏憋死,一邊兒對眾人道:“我去看看,飛機肯定是從其他城市來的,不知道有沒有幸存者,”

巫流道:“都爆炸成這樣了還有幸存者,”

我道:“你懂個屁,都是經過培訓的,你以為飛機是誰都能開的,遇到危險,隻要有機會,他們就會跳傘,”現在天太黑,剛才直升機上,就算有人跳傘,我們也不一定看得見,因此這會兒,隻能去那一片墜機的區域才能確定,如果真的有幸存者,那麽想必可以給我們帶來很多新的訊息,

當即,其餘人也紛紛表示要去圍觀,我們留了兩個人守門戶,一行人便往墜機的地方趕,跟著一起去的,當然不止我們,還有成都的其它人,但多是一些混的不錯的,至於那些遊民,過了今天沒明天,掙紮在死亡線上,到沒有多少人關心墜機的事,

一邊走,古蓉一邊道:“末世剛來的時候,我見過一次墜機,當時也有人跳傘逃命,不過……他們在降落的過程中,被變異鳥襲擊了,”雖然隻是輕描淡寫的一句,但我卻幾乎可以想象那個場景,帶著降落傘在空中,毫無遮擋,直接被那些變異鳥攻擊、啄食,想想都覺得頭皮發麻,

如果是我的話,我大概會直接割斷降落傘的繩子,讓自己摔死來的幹脆一些,那些變異鳥有多厲害我可是知道的,當初和秦九洲開著直升機時,它們堅硬的喙不停的撞擊玻璃,甚至將玻璃都撞出了裂痕,

如果這些喙拿去啄人的肉體,絕對是連腸子都可以給你叼出來的,

我和秦九洲那次飛機墜的太快,連跳傘的機會都沒有,從這種角度來說,又何嚐不是一種幸運,當時要真跳了,還不知要有多慘呢,

很快,在呼嘯的風雪中,我們到達了墜機的地點,由於外麵的街道都是厚厚的積雪,因此到達地方時,隻能看到直升機和大樓的殘塊兒被埋在積雪中,砸出一個個黑乎乎的雪坑,

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軍隊在這一片兒搜尋著,顯然也是在尋找有沒有跳傘的幸存者,

士兵們的風貌,和末世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末世以前,他們嚴格的服從紀律,如同最為精密的儀器;而現在,每個士兵都有非常強烈的個人色彩,因為軍隊的掌控力大大削弱了,士兵在這種情況下,隨時可以‘轉行’,今天當兵,明天就可以組織自己的勢力,

雖然沒有了那種嚴肅和規矩的感覺,但他們的辦事能力卻並沒有因此而降低,很快,便有人喊道:“找到了,”頓時,所有人都呼啦啦朝那個方向圍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