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五十二章 定居

第五十二章 定居

巫流這小子,這麽積極幹什麽?靠,莫非這小王八蛋,還真想召集人手幹什麽大事兒?我可是個胸無大誌的,有吃有喝有睡就行了,對當城主可沒興趣。

這時,古蓉笑了笑,對那人道;“你這樣的能力,應該有很多人想招攬你,為什麽選擇我們呢?”

那人神色頗為無奈,道:“並沒有人想招攬我,他們都擔心會被我給吞掉,畢竟,我吞噬的人越多。升級越快。”我差點兒嚇尿,最後一句分明才是重點!你丫怎麽現在才說啊!

空間本來就是靠運作來升級的,他既然是吞噬空間,那肯定得吞噬東西才行啊!

巫流也傻眼了,道:“非得吞人?你不能靠吞其它東西升級嗎?比如杯子?桌子?”

對方搖了搖頭,道:“不能,我這個空間隻能靠吞噬活物升級,人最佳。”

巫流咽了咽口水,立刻拒絕了:“我們團隊,目前是最為穩定的三角結構,我們三個人剛剛好,你還是找其他團隊吧。”一邊說,一邊衝我和古蓉使眼色,我們三人默契十足。當即轉身就走,生怕被這棘手的人給纏上。

怪不得他一個人在這兒喝薑湯,就他這種空間特性,誰放心當他的隊友?末世裏人性涼薄,人與人之間相處,防備心極重,誰能保證自己有一天不會得罪他?不會被他暗暗吞了。消失的不明不白?以前在貴陽,有些人聽說我的暗殺空間後,也會立刻和我保持距離,當時還覺得挺鬱悶的,現在換一個角度,輪到自己身上,還真是想有多遠走多遠。

那人見此,倒也沒有糾纏,隻是歎了口氣,道:“果然又被拒絕了,既然如此,後會有期吧。”說完,便恢複原狀,自顧自的慢悠悠喝薑湯。

我們三人領了團隊徽章出門,小狼正在門外的雪地裏亂竄。

天寒地凍,光它那一身自帶的狼皮根本不保暖,所以古蓉用雪妖皮,手工給它縫製了一件隻露出尾巴、四肢和腦袋的褂子。

自從穿上這件褂子,它就不怕冷了,經常跟瘋了一樣,在雪地裏狂奔打滾,蠢樣簡直讓人無法直視。

我們帶著小狼,一路走到了主城的門口。

主城的大門口修建的很是氣派,城門口兩排端槍的士兵把手,城牆修葺的非常高,據說主城的城牆,是在末世剛剛來臨時修葺的,後來情況穩定下來又不停的加固,才形成了現如今的規模。

大門口來往的人相對較少,我們進城時,守城的軍人檢查了徽章,並且用一個儀器掃描登記後便放我們進入了主城區。

一進去,裏麵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寬大的路麵上冰層被處理了,走上去不再是滑溜溜的,兩邊的房屋明顯進行過修葺,偶爾還夾雜著一些新建的建築物,有些是古風雅韻,有些又明顯帶著濃厚的歐式色彩,這讓我想起了隴城的皇者顧星煌是華僑的事兒,看樣子是上麵喜歡,下麵效仿。

除此之外。城區的景觀順勢而為,許多堅冰都被雕刻成了各種花樣,入城的位置,一整麵冰壁上都雕刻著文字,用帶有顏色的赤色粉狀物填充,寫著隴城新製定的規範。

以前的法律條文太多,擱現在已經不管用了,而且也沒有心力去管,因此隻修訂了一些比較重要的法典,涉及維穩、發展、重要犯罪條目等,至於剩下的小事兒,那就是民眾自己解決了,這會兒百廢待興,隻要不破壞大的秩序,也沒人有功夫來收拾你。

造型各異的冰雕點綴著主城,高聳的美人魚雕像調皮的俯視著路上的眾人,除此之外,旁邊還有專門的冰道,冰道上有專門的冰車。

冰車的造型有點兒像雪橇,沒有輪子,而是滑座。冰車前麵有繩索,套著一種雪橇犬大小的生物,但又和犬類長得完全不一樣,整個兒毛色紅亮,精神抖擻,威風凜凜的。

“嘩,這是什麽動物,用來拉車的?”巫流驚訝的看著,小狼興奮的朝著那隻毛色紅亮的動物衝了過去,發出低低的嗚咽聲,但那紅毛沒有理會它,相當高冷淡定的坐著。

我們三人就跟土包子進城一樣,看的一陣眼花繚亂,一路往前走。隻覺得無一不新鮮。在此之前,小狼是很特殊的,因為現在動物非常少,都是一些能力不錯的人才能圈養,甚至在末世養一隻動物,也是一種實力的象征。

一些勢力為了展現自己的實力,表示資源和能力的豐富強大。會特意想辦法弄動物來養,專門帶著出去溜,以此來獲得聲望,招攬更多的人。

可現在,我們在主城的大道上一路往前走,已經看見了好幾種動物,和末世前的動物皆不一樣,像是什麽新物種。

“這地方太棒了,我們接下來幹什麽?”再怎麽看,也沒辦法一下子看完,我收回了目光,詢問古蓉。

她道:“既然要在這裏定居,咱們就找個地方住下來,然後再考慮做些什麽,咱們兩個成年人得有自己的活計,總不能一直靠著小巫,否則我們就是壓榨未成年了。”

巫流立刻賣乖道:“古姐,我的就是你的。”說完警惕的看了我一眼,道:“不過跟你沒關係。”

“”臥槽,我知道跟我沒關係,我自立自強行了吧。這隻**裸的顏狗!

商議完畢,我們決定找個地方住下來,一打聽才知道,這地方的房屋,除了原著居民和最初那一批空間能力者保有房子外,其餘的空置房屋都屬於‘空間殿堂’,個人如果要購買、租用。都得去空間殿堂下麵的相關部門登記繳費。

巫流感歎道:“這麽快就國有了啊,這隴城的運轉也太完善了,我都找不到地方下手啊。”

我道:“你還真想把顧星煌拉下馬啊?你可真夠敢想的。”

巫流道:“你怎麽老幫姓顧的說話,他認識你嗎?別忘了現在誰才是你的飯票,吃裏扒外。”

我一噎,道:“我是怕你閑的沒事兒作死,到時候連累我和古蓉。”

巫流撇了撇嘴。道:“等我牛了,第一個就把你踹了,所以不會有機會連累你的。”一邊爭,我們一邊往租房的部門走去,那地方還挺偏的,饒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裏麵的牆上寫著房屋麵積、結構定價等等,不分地段,統一價。

事實上,好的地段都被地位高的人買走了,剩下的地段都差不多,沒什麽好挑的。

但我們很顯然低估了一套房子的價格,巫流一看就炸毛了:“我靠,200一平米?這是末世啊,房價怎麽還這麽貴。怎麽不去搶啊!”

旁邊登記的公務員涼颼颼的說道:“這是中心主城,當然不便宜,嫌貴你可以去內城買,內城買不起,等第三區修好了,你們還可以去第三區嘛。”總之滿臉寫著:這房子不賣給窮逼。

我們三人頓時囧了,考察一番,發現這主城房價真貴,就是租房也不便宜,還不如長租旅店呢。

這是目前新流行起來的方式,大旅店,房間可以長租,有食堂,想走就走。住多久都行,不用自己打理,唯一不方便的是,很多東西都是統一的,比如熱水什麽,什麽時候洗澡,什麽時候吃飯都是訂好的。沒趕上就自認倒黴。

最終我們三人決定去住長租旅館,找了家環境比較好的,三個人一月,連帶著熱水、夥食等,一共五十個隴元幣,和內城的物價簡直不在一個檔次!

相應的,這旅館的各項設施都不錯,至少洗澡每人能洗二十分鍾,有單獨衛生間,而不是隻能洗五分鍾的戰鬥澡。

不過零下二十多度的氣溫,沒有暖氣,也沒幾個人能天天洗,一脫衣服就凍成狗了。

做好這些,我們手頭還有一些錢,二話不說就衝上街采購。

末世以來,一直都是輕裝上行,我們除了一身行頭,什麽都沒帶,現如今既然安定了,那麽一些日用品和換洗的衣物是必不可少的。

這一逛就逛到了日落時分,這才心滿意足回到了旅館。

之前一直以為,主城肯定都是橫著走的精英人士,但進來後我才發現,其實並非如此。

主城一共分為三類人。

第一類是最開始的原住民,即便沒什麽本事,靠著比官方低廉的租房模式,也勉強可以度日,不過末世人手吃緊。官方拒絕這種不勞而獲的方式,因此對於私人租房是采取打壓態度的,一般都不敢明著來;有些人做不下去,就會倒賣一些小東西,或者住在主城,去內城或者第三區上班。

第二類則是我們這樣的散戶,要麽是組成團隊,高級帶著幾個低級的,要麽是一些諸如醫生、教師一類不可缺少的實幹型人才,這一類占的最多,出門就能碰見教授,扔個冰塊都能砸中能力者。

第三類也就是主城的核心勢力,比如空間殿堂下屬的管理人才,高級能力者,大型勢力等等,不一而足。

在主城的中心區就是空間殿堂,以前是政府辦公大樓,後來經過改建,弄成了偏歐式的風格,目前是整個隴城最氣派的建築,也是所有外來‘土鱉’進入主城後的必備參觀項目。

我決定。明天去參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