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七十二章 怪物

第七十二章 怪物

我們三人正閉目養神呢,這突如其來的哭聲,著實將人嚇了一跳,我不由得睜開了眼,側耳傾聽起來,

那聲音似乎離了有一段距離,斷斷續續,若有似乎,十分飄忽,但卻不容人忽視,

巫流嘀咕道:“還真有嬰兒的哭聲,真是奇怪,”一邊兒說著,他麵露興奮之色,竄了起來,說:“休息夠了沒,快,咱們去看看,”

雖然才休息了十來分鍾,但事到如今,我和古蓉也穩不住了,二話不說跟著起身,一致同意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查看一番,三人當即便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摸索了過去,

由於正麵冰壁是一片延伸而去的,因此順著找過去並不困難,沒過幾分鍾,便在冰壁下方,發現了那個所謂的地洞,

聲音正是從地洞下方傳上來的,之前還若有似無,而我們靠近地洞後,那聲音便聽的更清楚了,

這個地洞呈一個不規則的圓形,直徑至少有十多米,非常大,

站在洞口邊緣往下一望,下麵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黑幽幽一片,深不見底,看起來有些陰森森的,

而陽光所能照見的位置,則是普通的冰壁,看起來並沒有任何不同之處,也沒有瞧見有別的什麽生物活動的跡象,

這黑幽幽的深坑,仿佛連接著地獄一般,從下麵一陣一陣的傳來嬰兒的哭聲,

巫流就近找了個冰塊兒,直接順著往下一扔,想根據這個來大體判斷一下洞穴的深度,誰知這一大塊兒冰扔下去,卻半晌都沒有傳來回音,

我們三人不禁麵麵相覷,有些犯怵了:這冰塊扔下,半天探不到底,也傳不出聲兒來,這洞穴可真夠深的,古蓉抿了抿唇,說道:“如果是直上直下的洞穴,至少該有點兒回音傳上來,扔下去的冰塊一直沒動靜,我估計,這洞穴下麵,恐怕連接著一個更廣闊的空間,”

我們的繩索長度是一百米,從這兒下去,也不知能不能到底,

洞穴比我們想象中的更深更大,那時不時傳出的嬰兒哭聲,經過洞穴回聲的天然加工,形成了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音效,

一想到我要一個人進入下方漆黑的洞穴中,說實話,我內心有些犯慫了,但都走到這一步,這時候打退堂鼓,未免太遜,

我們三人中,經常是古蓉挑大梁,她照顧我和巫流年輕,事事都在前麵擔著,我如果一犯慫,以古蓉的性格,十有八九會親自下去,

十多個能力者下去了都出不來,我能讓她去冒險嗎,

當然不能,

當即,我振作了精神,深深吸了口氣,說道:“裝備給我,我下去看看,”古蓉將裝備包裏的東西整理了一下,拿了手電筒等東西給我,說道;“主要是打探,萬一有什麽不妥,不要硬來,以你現在的能力,自保應該沒問題,有危險就發信號,我們立刻把你拉上來,”

我點了點頭,另一邊,巫流已經在冰麵上打好了地釘,地釘深深的紮入冰層中,露出一截在外麵,繩索就套在地釘上,緊接著,他將繩索扔到了洞裏,

這種單繩也必能用快掛,但好在下比上容易,可以戴手套,因此倒也不打緊了,

我收拾妥當,便拽著繩索下了洞=,慢慢往下鬆,雙腳踏在洞壁上,一蹬一放之間,整個人便順著下滑了十來米,再蹬了兩下,便整個兒滑入了光線照不到的深度,

到了黑暗中後,我便直接隱形了,打開了手裏的手電筒,一路往下,離那種嬰兒的哭聲也越來越近,

估摸著聯係滑了六七下,大約六七十米時,燈光中所呈現的洞穴已經變的很寬了,這時,周圍已經不再是冰壁,而是顯露出了久違的地層,土層非常緊實,裏麵還能看見岩石層,

而離奇的是,當我下滑到這個深度時,原本已經聽的很清楚的嬰兒哭聲,不知怎麽的,竟然一下消失了,

我心裏咯噔一下,打著手電筒警惕的四下觀察,然而,便在我將手電筒打向左手邊時,從那個方位,突然撲過來一個東西,

那東西來的太快,我根本看不清是什麽,隻能看見外麵是藍色的,大小約莫有一個兩三歲的孩童大,這東西很顯然看不見我,但卻對我手裏的燈光非常感興趣,因此撲過來的方位,恰好是我拿著手電筒的位置,

好在我反應夠快,這一瞬間,便雙腿在壁上一蹬,整個人往後蕩去,而撲我的東西,也就這麽撲了個空,

但它沒有如果想象的一般跌落下去,而是直接從我左手邊撲到了右手邊的洞壁上,

直到此時我才終於看清了那東西的模樣,不看還好,一看反而覺得頭皮陣陣發麻,

這應該是一個新物種,但它的外貌,實在是太詭異了,

它整個人的長相,便如同一個兩歲左右的小兒,渾身光溜溜的,身體表麵呈現出一種藍色,而層藍色有些厚,在燈光下反射著油光,像是一層保護膜,又像是在身上蹭了鬆脂,鬆脂幹涸後所形成的表層,

而它屁股部位的尾椎處,赫然有一條長長的三角尾,像蜥蜴似的,

它的四肢爬行著,手掌腳掌更像是青蛙,似乎有某種粘性,此刻就那麽貼在洞壁上,

沒能撲到散發光團的東西,似乎讓這東西很是惱火,它趴在洞壁上,背對著我,突然猛地轉過了頭,,死死盯著我所在的方位,

確切的說,是盯著手電筒的光源,

事實上,我現在是隱身的,連帶著我的裝備都是一起隱身的,唯一沒有隱藏的,便是手電筒的出光口,因此在不知情的人看來,就仿佛是黑暗中憑空生出了一股光似的,

我以為這隻是某種外形酷似人的新物種,然而,當它憤怒的轉過頭盯著我,看清它正臉的一瞬間,我隻覺得後背一陣發緊,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

隻見那張臉,赫然也是一張人臉,

不僅如此,它還帶著嬰兒肥,臉顯得圓圓的,胖乎乎的,隻不過依舊是藍色,

它的五官,除了顏色不一樣,眼耳口鼻,無一不和人有差異,甚至嘴巴都是小小的,唯獨一雙眼睛,卻隻有眼瞳,沒有眼白,整個兒更類似於動物的眼瞳,

這是什麽怪物,

就算末世後有很多新物種演變出來,但也不至於這麽巧合吧,

這玩意兒,除了尾巴、手腳還有顏色不同以外,活脫脫就是個人類的嬰兒啊,

這種十分不協調的情形出現在這種情況下,讓人內心中一陣陣毛發,我心說:難道哭聲,就是它發出來的,

這東西有什麽厲害,居然讓之前下來的十多個異能者都沒能再爬上去,

這個洞穴裏,有多少這樣的生物,

我不敢大意,呼吸都屏住了,因為我知道,在極地寒流過後,還能求變生存下來的生物,卻對是有絕活的,絕對是相當強大的,

便在這時,那個東西不死心,又一次朝我撲了過來,我一直有關注它,因此在它撲過來的瞬間,便故技重施,又是一蕩,

然而很快我就發現,自己太小瞧它了,這東西聰明的要成精了,

它完全也是有準備的,這一次撲過來的速度比上一次慢,我一蕩以為能避開它,誰知它卻十分變態的尾巴狠狠擺了兩下,身體居然就在空中拐了個彎兒,朝我撲了過來,

蕩出去,自然會蕩回去,因此這一瞬間,我就直接和那玩意兒撞了個滿懷,我由於雙手抓著繩索,因此手電筒是被我叼在嘴裏的,嘴巴早就叼酸了,

被它這麽一撞,手電筒頓時落了下去,而我的頭臉,也剛好貼在了這東西肚腹的位置,

這一瞬間,隱約我還看見……是個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