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三章 醒悟

第三章 醒悟

這一下午,便在我和巫流的互相攻擊中平靜的渡過了,北京城不愧為末世中心,新事物層出不窮,什麽人都有,看得人目不暇接,猶如土包子進城似的。

我們臨走時,將隴城的錢換成了北京通用的新貨幣,顧星煌還給我讚助了不少,因此還是非常富有的,沿途買了不少小東西,臨近日落,才吭哧吭哧的搬著東西,叫了輛獸車回秦家。

我趕著回去吃飯。但沒想到,到秦家的第一頓飯,就吃出事兒了。

我們回去放了東西沒多久,俞連便來叫我們到前廳吃飯,我以為秦九洲也在,誰知道了地兒,確實一桌子陌生人。

長桌,隔的挺開,一眼望去八個人,有男有女。

這有點兒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心說,這些莫非是秦家直係的人?秦九洲的親屬未免也太多了吧,真是讓人一點兒準備都沒有。

主人不在,跟一幫陌生人一起吃飯,還是挺別扭的,但我們人都已經到了,總不至於轉身再離開,便隻得坐下。

我率先開口跟眾人打招呼:“你們好。”由於想著這些是秦九洲的直係親屬,我算是來做客的,所以我的態度絕對是相當好的,但誰知,我這笑臉卻貼了冷屁股,含笑著問好,這一溜八個人,卻沒有一個回應我,隻有一個長發姑娘,神情有些高傲的打量著我們三人,點了點頭,道:“不用客氣,你們是九洲的客人,有什麽需要,盡管告訴俞連。”

很顯然,這是一句非常沒有誠意的麵子話,她神情高傲不談,說完這一句。不等我回話,便連個多餘的表情都沒有,便跟桌上的其他人交談起來了。

這幫人就跟一個模子裏刻出來似的,談吐、舉止、用餐,都顯露出良好的出生環境,那種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是令人難以忽視的。

這一瞬間,我覺得我們三人,有一種相當格格不入的感覺。

古蓉沒有說話,神色很平靜,拿著筷子開始用飯。

巫流的臉色也頗為難看,但這次他沒有說什麽,以巫流的脾氣,是個見了天王老子都敢掀桌的,但這一次,很顯然,他在給我麵子,不願意在秦家發飆,給我難堪。

“九洲今晚不回來了,聽說是顓家那邊有什麽大動作了。”最先跟我說話的那個年輕女人抿了口果酒,神色有些懨懨的,似乎打不起精神。

另一個約莫三十來歲的中年男人冷笑道:“那幫跳梁小醜,就知道在背後捅刀子。”

“你們都別說了,當家的之前吩咐過什麽,你們忘了。”

“我吃飽了,加班兒,最近就沒有消停過。”一個短頭發的姑娘打了個哈欠,擱下筷子起身。麵前的食物沒動幾口,轉身便走了。

緊接著那幫人便閑聊起來,都是些鎖事,但除了最開始應我話的女人,中途招呼了我們一句外,其餘幾個人,看我們就跟看上門而打秋風的一樣,高傲中帶著不屑。

那種高傲,和秦九洲的高傲是完全不一樣的。

秦九洲高傲歸高傲,他看不上你,大不了不理你,看向你的目光,也是平平淡淡的,雖然顯得傲慢,但卻感受不到鄙夷之類的情緒。

俺兒這些人的高傲中,透露出的鄙夷和不屑,卻是相當明顯的。

我哪裏還吃得下飯,吃了幾口便沒胃口,古蓉和巫流也一樣,於是我道:“吃飽了,回去吧。”

我們三人也不再理這幾人。既然人家瞧不上你,那目光跟看上門要飯的叫花子沒兩樣了,又何必熱臉貼冷屁股。

出了前廳門,我立刻道:“委屈你們了,等秦九洲回來,我就跟他告辭,咱們三個還是自己找地方住吧。”

古蓉看了我一眼。道:“你決定了?秦先生對你不錯,他有心要你留下來,你不必因為剛才的事生氣。”

我心裏悶悶的難受極了,道:“他們可以看不起我!但我不能讓你們因為我而受委屈!”巫流臉色好看了許多,難得不攻擊我了,而是說道:“算你有良心,不過古姐說的對。秦家勢大,你跟著秦九洲,確實能受到很大的庇護,至於那些人,無親無故的,也用不著管。我和古姐已經商量過了,我們先了解一下北京的局勢。然後再想想是加入軍隊,還是加入家族。”畢竟末世中的能力者都在爭奪資源,而要想獲得資源,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直接進入‘內部體係中’。

不過這會兒我心意已決了,事實上此刻我心情是比較低落了,打從一來北京。知道秦九洲的真實情況和所代表的勢力後,我就意識到了我和他之間的天差地別。

之所以還厚著臉皮,想著試一試找機會表白,完全是因為還抱著一絲希望。

但剛才飯桌上的情況,讓我很清楚的意識到,身份和地位的差距,會給人帶來多大的影響。秦九洲會不會接受我,我不知道,但在整個秦家的人看來,我就是來打秋風的吧。

是我這個外人重要,還是他的直係家族重要呢?

答案不言而喻。

這就好像我當初毫不猶豫帶著肖慧離開貴陽一樣,即是為了幫她,更多的。是為了確認爺爺的消息,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我在腦海裏想象了一下,才發現我根本想象不出和秦九洲在一起的情形,他是秦家的家主,非常忙,這一點從他至今都沒有現身。還有剛才在飯桌間的一些談話就能聽出來。

其次,他的家族,末世前就是富商巨賈,末世後,更是位列京城的五大世家。

我擠到這樣的環境中來,算什麽呢?我自己想擠進來也就算了,可我剛才卻還連帶著自己的兩個夥伴。被人一通鄙夷。

一路走來,古蓉和巫流,都屬於末世中的強者,一直混的不錯,根本沒看過別人的眼色,這次為什麽忍下來了?不就是為了給我一個麵子嗎?

畢竟如果他們當場發作,礙於我和秦九洲的關係。最終難做的還是我。

他們如此為我著想忍讓,我如今還能不醒悟,抱著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嗎?

我和秦九洲可能嗎?

如果他一直是半年前的那個人,或許有可能,但現在已經不合適了。

巫流說完,我道:“反正目前也沒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我以後使用空間的時候小心一些就是了。沒必要非得受人庇護。這都快一年了,這一年裏,沒有什麽大勢力庇護我,我不也活下來了?咱們三個一起來,一起走,才不受別人的鳥氣,哼!他們算什麽東西。我是給秦九洲麵子,要擱在其它地方,早揍人了!”

巫流聞言,大喜,拍著我肩膀說:“你總算是從美男計中清醒過來了,我還以為你被那姓秦的迷的連自己是誰都忘了呢。咱們三個什麽時候受過這些鳥氣,就當給姓秦的一個麵子。等他回來,咱們客客氣氣的告辭,誰也不欠誰。”

說完,他又頓了頓,道:“這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姓秦的人還算仗義,他現在顧念著以前的交情。要護你、關照你,但誰知道以後的情形呢?這末世之中,人性涼薄看的還不夠多嗎?與其有一天相看兩相厭,不如嘶,那話怎麽說來著?對,相忘於江湖,做個普通朋友。距離、分寸要拿捏呢,這世上,沒有誰是能永遠靠得住的,靠誰都不如靠自己,是不是?”

我道:“是。”巫流這小子,平時吊兒郎當,但其實性格早熟,他說的這番話,正是說到我心坎上了。

白日裏我看見秦九洲的情況後,雖然心中有些自卑,卻還抱著不少希望,但此刻冷靜下來,遭遇剛才的事兒,腦子裏的東西。便越來越清楚了。

人是會變的,情義這個東西,能用到幾時呢?與其如此,不如保持普通朋友的關係,又或者,相忘於江湖,免得有朝一日,相看兩相厭。

當晚,我們各自歇息,第二天一打聽,才知道秦九洲昨晚半夜回來過一趟,拿了些資料,小睡了一覺,今天一早。又匆匆離開了。

不過他答應給我養的鵝,還真讓人給弄了幾隻,養在一個小院子裏,我心中雖然感動,但卻已經沒有之前那麽腦袋發暈了。

做人,還是要清晰一點兒,認清自己的位置,也認清別人的位置,這樣才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三人便都在北京城裏溜達,熟悉這個新城市。

古蓉說她以前到北京旅遊過,現如今的北京,除了幾處明顯的地標建築外,其餘的地方。都已經大變樣了。北京不再是一個擁擠的城市,人口不多不少,往來之間,幾乎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特色,你很難再看到一個‘普通人’,現在所能生存下來的,都有自己的本事。

普通人,早已經被這個嚴酷的世界給淘汰了。

除此之外,北京的治安也出奇的好,這大概就是人口多的原因,各種人都有,勢力之間互相製約著,使得沒有人敢亂來。

而在人口結構上,雖然依舊有一定的傾斜,道相對來說,已經是目前最為均衡的城市了。

在第四天的時候,秦九洲終於有空在家裏吃一頓飯了,於是飯後歇息了一會兒,我們三人正式向他辭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