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離開北行

第二十五章 離開北行

接下來,我繼續在旅店等著,三天後,巫流終於來匯合了,

我倆一個照麵,二話不說,先進了屋,鎖上門,

緊接著,巫流猛地捧住我的臉,將我整個腦袋搖來搖去,道:“我還以為你死了,”

我被他搖的發暈,道:“差點兒死,但沒死成,”

巫流鬆開手,笑眯眯的說道:“好人不償命,禍害遺千年,”這小子難得對我這麽和顏悅色,沒有一上來就跟我吵,我覺得自己該珍惜一下這麽和諧的場景,立刻道:“你的事兒辦妥了沒有,古蓉跟你說什麽了,”

巫流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背包,緊接著給我打開了,我往裏麵一瞧,卻見這背包下麵,是占了一半的能源晶石,背包的上麵,則有一些鐵製的盒子,

能源晶石是硬通貨,但士兵們發工資,主要還是以發北京的通行幣為主,即便是巫流在核心圈子裏任職,他的工資也是貨幣加少量的能源晶石,

但這會兒,他背包裏的這半包,換算成貢獻度一類的,那至少得攢兩年,我大驚,道:“哪兒來的,”

巫流卻不跟我說這個,而是道:“你管我是哪兒來的,我不是讓你看晶石,是讓你看這個……”說話間,他將晶石上方的那個盒子給打開了,卻見裏麵一溜有五支針劑一樣的東西,旁邊還擺放著注射器,

我最怕打針了,一看這玩意兒,心中便糾結不已,道:“這是幹什麽用的,”

巫流壓低聲音道:“科學院最新研製的速效充能液,能量用完後,來一針,立刻恢複,咱們要想離開北京城,必須要使用你的大空間,這東西,可以保我們順利出城,”

我頭皮一陣發麻,雖說怕打針,但如果這玩意兒這麽有用,那也就隻能忍了,

“科學院的東西,你是怎麽弄出來的,”巫流明明是被秦九洲安插在軍隊裏,他怎麽能弄到科學院的東西,

“山人自有妙計,”他神秘兮兮的說了一句,緊接著道:“準備好了嗎,”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問他準備什麽,他翻了個白眼,道:“擇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準備好了,開空間,咱們馬上走,”

這、這也太快了點吧,

見我沒反應,巫流皺眉道:“喂,聽見了沒有,你還舍不得走哇,等秦九洲嗎,”

他不提秦九洲還好,一提這個,我就覺得渾身跟蜈蚣爬似的,尷尬症都犯了,連忙道:“別提我那些傻逼曆史了好不好,誰年輕的時候沒有花癡過啊,我跟你講,以後不準在我麵前提他,誰提我跟誰急,”

巫流涼颼颼的說道:“你也知道自己之前傻逼啊,現在悔悟過來還不晚,這回招惹了穆沉香,姓秦的巴不得你趕緊走,”

我道:“他雖然不怎麽好,但你也別把人想這麽壞,他不過就是見死不救而已,好歹沒有落井下石不是,”

巫流頓時露出一副見鬼的表情,道:“都這時候了,你還幫他說話,你不會還喜歡他吧,”

我想了想,便道:“說起來,秦九洲並沒有真正做什麽對不起我的事,來北京之後,他很照拂我,而且那次進入神秘空間的機會,也是他給的,他唯一對不起我的地方,大概就是……在我惹了麻煩之後,跟我劃清界限吧……但是說實話,他沒有義務為我犧牲,他還有自己的家族,如果我是秦九洲心愛之人,他或許願意為了我而與穆沉香作對……可我並不是,”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憑什麽要求他為我犧牲,去招惹穆沉香那麽大一個麻煩呢,是,我是還喜歡他,感情本來就不是自己能夠控製的,與其說恨他,不如說我在恨我自己,每個人都應該學會不要感情用事;我這一次就是昏了頭,連累了你們,”

巫流頓時沉默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道:“也不能怪你,按照原來的計劃,其實挺好的,說來說起,全是姓穆的那個變態惹出的麻煩,古姐這次可真憋屈,你這麽一說到也是,還真怨不上秦九洲什麽東西,隻能說你的魅力太小,人家不稀罕你,自然不會願意為你招惹那麽大的麻煩了,你現在醒悟了就好,我不管你還喜不喜歡他,但是,你不能再做出色迷心竅的事了,”

我立刻發誓,說道:“吃一塹長一智,放心,我發誓,要再色迷心竅,你就**我,”

巫流一頓,瞪大眼,道:“發誓不都是說什麽五雷轟頂嗎,”

我道:“被你**比被五雷轟頂可怕多了,”

巫流頓時氣的跳腳,道:“你什麽意思,我長得帥,器大活好,怎麽就比五雷轟頂可怕了,”

我內心嗬嗬嗬了兩聲,道:“器大,上次在野外噓噓的時候我看到了……”

巫流頓時臉一紅,更加狂躁了:“我還小,我還在發育,以後會好的,”為了避免他走入歧途,我不得不語重心長的對他說:“其實吧,這個東西,大不大不重要,重要的是剛剛合適,合適懂嗎,那麽大幹嘛,你又不是大象,”

“……”巫流嘴角下垂,臉色陰沉沉的轉移了話題:“你到底還要不要走,”

我忙道:“走、走、走,這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待了,”當即,我便施展了大空間,帶著巫流、小狼和那一包裝備,一步三米遠的離開了旅店,

即便周圍有人盯梢,也絕對發現不了我們已經沒了,

一口氣跑出了旅店的範圍,為了保險起見,能量耗盡後,我讓巫流迅速給我來了一針,這能量劑果然很厲害,一針打下去,**便如同一股洪流一般,直衝空間核,一瞬間便將能量給填滿了,甚至多的有一種要爆裂開來的衝動,

我不得不施展大空間繼續跑,一邊消耗,一邊還有多餘的能量繼續補充,那種舒爽的感覺就別提了,一口氣跑了十來分鍾,我們才停了下來,開始挑一些僻靜的小巷子往外走,

快到城門口時,我又來了一針,帶著巫流和小狼直接穿牆而過,一口氣跑到了北京城的城外,

直到能量再次消耗殆盡,我們才停了下來,站在原地氣喘籲籲的,

這裏植被茂盛,不像南方一樣冰天雪地,雖然隻隔著一道城牆,但卻儼然是兩個世界,一進入叢林裏,就仿佛回到了末世最初的那段日子,

這讓我不禁想起了一些故人,想起了當初和肖慧以及楊澈在叢林裏冒險的情形,真是讓人熱血沸騰,

歇了口氣,我道:“我們失蹤,穆沉香那邊最晚下午飯點的時候就會發現,到時候恐怕會派人追咱們,咱們得盡快北上,”

巫流點了點頭沒有意義,隻是說道:“我們這一失蹤,隻怕古姐那邊會看的更緊,也不知她屆時該怎麽逃出來,”

我不由得皺眉:“在這件事上,難道古蓉也沒有給你透露風聲嗎,”

巫流微微搖頭,道:“她說自己有辦法,但沒有告訴我,而且有一點她說的很對,不管她用什麽辦法,隻要我們一天還在被人的手裏攥著,她就什麽也不能做,我們離開,她至少有機會,我們留在北京,她才是動彈不得,”

我忍不住歎了口氣,心中擔憂的厲害,既擔心我們逃走之後古蓉的狀況,又擔心她屆時出不來,最可氣的是,我和巫流現在根本不能回去,

複雜的情況,注定了我們必須分頭行事,

搖了搖頭,我道:“走吧,古姐深謀遠慮,一定會沒事的,”我兩對視一眼,不再多言,帶著小狼,開始一路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