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虛空
字體:16+-

第七章 萬眾矚目

七月七日,杭州蒙方政府在鎮遠大街貼出告示,限令全街兩邊屋宅居民,必須於七月十五日已時前,撤離居地,至另行通告為止,任何人等,都不得在該段時間內,進入該區。

屆時蒙軍開至,封鎖該地,擅入者死。

蒙古第一高手蒙赤行,將會與傳鷹決戰於鎮遠大道之中。

這個消息像瘟疫般蔓延,一刹間傳遍杭州,跟著向各省擴散。

此一戰已勢在弦上。

七月七日晚。

飄香樓。

高典靜走進飄香樓內,這時廳內站了一群人,除了官捷外,還有程載哀等幾個漢人高手。

眾人見到她進來,都躬身為禮,態度尊敬。

官捷的表情有點不自然。

叛徒的滋味,當然不好受。

高典靜微笑還禮。

她一舉一動都是風姿優雅,令人目不暇給。

她踏上二樓雅座的梯階時,仍隱隱覺得這批蒙方高手的目光,正注視自己的背後。

這幾位高手當中,以程載哀的眼神最足,據說他的武功與畢夜驚相若,當日田過客力戰而亡,正是以他為主的戰果。

高典靜有一種很奇怪的直覺,就是這些不可一世、趾高氣揚的高手之所以特別敬重自己,全因為對傳鷹的敬重而愛屋及烏。

他們雖然處對敵的關係,但現在形勢微妙,蒙古大汗已親自批準了蒙赤行和傳鷹的決鬥,無形中承認了傳鷹的身分,所以傳鷹雖然身為蒙人的死敵,可是現在即管他招搖過市,絕對沒有人敢動他分毫。

一切都有待決鬥的來臨和解決。

走著走著,來到一間廂房中,房內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專誠相候。

此人相貌堂堂、氣度非凡,一點也沒有因久候而有煩躁的表現。

高典靜踏進房內,他連忙起身讓坐。

房中照例放了她的古琴,高典靜也不多言,坐在琴前,調音後叮叮咚咚地彈起琴來,她修長而柔軟的手指,在琴弦上飛舞,奏的是憶故人。

琴音仆而不華,寧靜致遠。

一曲既盡,該男子喟然長歎,顯為琴音所動,有感於懷,不能自已。

高典靜亦是另有懷抱,一時兩人默默無語。

窗外遙夜微茫,月影凝空。

男子打破靜默,讚歎道:「典靜的琴技,真當得起天下無雙這個稱許。

尤其今夜這一曲憶故人,哀而不傷,已臻琴技的化境,他日我憶起此刻,定難自已。

」這人措詞優美,表現出個人的學養,含蓄地表達內心的感觸。

高典靜心想剛才我雖然在此彈琴,心神卻係於傳鷹身上,你卻如此感動,造化弄人,竟是如斯。

男子續道:「自去年一別,我奔波各地,每一次憶起你的音容,心中情思難禁。

早知這等掛人心,何如當初不相識。

」高典靜心神一震,抬起頭來,對麵這男子,無論人品胸襟,皆是上上之選,雖不能和傳鷹那種獨特的氣質相比,亦是萬中無一的人物,他每一次來都隻是靜聽琴音,從未像現在那樣**裸地透露心中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