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
字體:16+-

第三章 無處可逃

第三章 無處可逃

天花板上麵的各種管道和龍骨錯綜複雜,也幸虧這些東西支撐著,不然脆弱的天花板肯定支撐不起,一百四十多斤的馬龍。

上麵灰塵密布,像是裝修了很久,馬龍剛把鞋穿上,就吸了滿鼻孔灰塵,嚇的馬龍連忙用手捂著口鼻,還是打了個聲音不小的噴嚏。

靜靜聽了一會沒什麽動靜,看來那個便衣並沒有發覺自己已經逃了,這才放下心來,趴在龍骨上麵往東側匍匐前進。

來的時候馬龍就注意到了,會議室的東麵是洗手間,他打算從那兒下去。

同一時間,市局大樓門口處,剛才審問馬龍的便衣正招呼著趕過來的特警:“快點,犯罪嫌疑人被我控製住了,就關在會議室!”

“快!”

領頭的特警隊長聞言,將掛在腰間的警用手槍拔出,嘩啦一聲擼動了套筒,子彈上膛!

另外三名端著95式突擊步槍的特警隊員,也是做好了戰鬥準備,跟隨隊長衝進了市局大樓,順著樓梯直奔二樓!

四名特警的身形消失,站在門口的便衣嘴角勾勒起一絲詭異的弧度,他拿出手機快速編輯了一條短信發出去,但內容不詳。

會議室東側的男士洗手間,穿著保潔服的大媽正在打掃衛生,天花板上方,馬龍汗流浹背的等此人離開。

胳膊上麵的紗布已經被汗水浸透,火辣辣的疼痛雖說讓馬龍揮汗如雨,但他的臉上沒有一點驚慌和恐懼。

這對於一個身經百戰,曾經被困叢林三天三夜的戰士來說不算什麽。

保潔大媽收拾完衛生,終於提著一個大黑塑料袋子走了。

走廊裏一陣寂靜,悄無聲息,馬龍這才小心翼翼的打開一塊石膏板跳了下去,兩步竄到門口往走廊左右一瞧,一個人影也沒有,正準備出去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樓梯間傳來。

馬龍很快又退回去,瞬間躲到靠著門口的坑位裏麵,關門反鎖。

“人跑了!”

走很,會議室的方向傳來一聲喊,馬龍心裏明白,再呆下去遲早被抓住。

他拽開木門,兩步竄到窗戶前,單手撐在窗戶沿上,另隻手抓住不鏽鋼窗戶,直接跳了下去。

雖說隻有二樓,但也足足有五六米高,下麵還是堅硬的水泥地。

人還在空中,馬龍就將雙腿微微彎曲,落地的那一瞬間,整個身子前傾,就地打了一個滾,卸掉了不少慣力。

“站住!別跑!”

二樓走廊的窗戶,探出便衣的腦袋,馬龍扭頭看了他一眼,一聲不吭的往西側的圍牆跑去。因為他已經看到市局大門已經關閉,並且那個門衛大爺已經提著警棍朝他跑來。

遠處的高樓大廈以及路燈發出的燈光,投射在牆頭上,深綠色的碎玻璃渣子泛著幽幽寒光,馬龍一邊跑,一邊將上衣脫下來撕成兩半,分別纏在兩條胳膊上。

二十多米的距離轉眼既到,馬龍一腳蹬在距離地麵半米多高的牆麵上,這時可以看到他的身形明顯往上一竄,在空中有0.1秒的停滯!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馬龍纏著衣服的雙手抓住了牆頭,雙臂用力一晃,整個人都站在了牆頭上。

“站住!不然我開槍了!”此刻,特警隊長拿著手槍對準了馬龍的後背,停在距離牆頭十米開外的位置。

“操你瑪!你們抓錯人了!”馬龍咬牙罵了一句,縱身跳了下去。

幾乎同時,三聲連續的槍響炸起,子彈打在牆頭上泛起一陣火星子,碎成粉的玻璃崩濺的到處都是。

“快追!”見沒有打到逃犯,便衣收了槍朝幾名特警大喊。

“誰讓你開的槍?!”

特警隊長槍口下移,扭頭對便衣怒目而視:“他隻是嫌疑人,並不是犯人,案子在沒有查清楚之前,你就敢隨意開槍?”

“他心裏沒鬼跑什麽?”便衣反駁道,他的腳下散落著三顆金黃色的彈殼。

“他真犯了事,還會跑到這裏報警嗎?老吳,你都在警校學到了什麽?”

“……”便衣沒有再接話,而是朝馬龍逃走的方向恨恨的咬牙。

市局外麵,某個不知名的小巷子內,馬龍正像個無頭蒼蠅似的瘋跑,引得家屬院裏麵一陣狗吠連連。

終於跑累了,馬龍在一處垃圾堆旁邊停下來,後麵並沒有人追來,馬龍鬆了口氣,將纏在胳膊上的碎衣服扯下來順手扔到了垃圾桶。

此刻馬龍想罵娘的心情都有了,這都是什麽事情啊,自己本本分分的開車掙錢小錢,卻差點被人搞死,來警局報警還被當成嫌犯,差點被警察開槍打死。

前段時間手機新聞上有報道,說一個黑車司機見女乘客長的漂亮起了色心,拉到沒人的路段先奸後殺,屍體拋到荒郊野外,事後覺的罪孽深重,承受不住內心的煎熬喝農藥自殺。

馬龍不禁再次聯想起門衛大爺的話,昨天晚上有個姑娘死在黑車裏,從而得到以下結論。

那個想殺害自己,臉上帶疤的光頭就是殺害姑娘的凶手,而且姑娘的死絕對不是昨天晚上,而是在光頭上自己車以前,也就是八月十號中午之前。

光頭上了自己的車殺了自己,然後再把那個姑娘的屍體放在自己車上,給人一種女孩慘遭黑車司機殺害的假象。

自己被勒暈以後拋進淮江,不久後被發現,然後凶殺案告破。

自己對女孩起了色心,在車上調戲女孩並且發生衝突,自己一怒之下將女孩先奸後殺,事後又覺得罪孽深重,忍受不住內心的煎熬,投江自殺……

也幸虧自己命大活了下來,如果自己真的死了,那真相豈不是永遠不會大白?真正的殺人凶手將會逍遙法外!

好凶狠的手段!

而且,馬龍斷定,這個光頭肯定和公安局的人熟悉,不然他去警局報案,那個便衣怎會把他關在會議室,然後第一時間通知特警過來抓捕他呢?

這他麽就是進了賊窩了!

這六年來馬龍一直在緬甸,當地的媒體經常報道一些國內的負麵形象,比如城管打人,警察辦案不利致使無辜人員入獄。

本來馬龍以為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就是緬甸當局對國家的不滿,從而對國家形象的一種貶低和造謠,甚至是胡說八道,可現在看來……

馬龍的老家位置屬於江城市的城鄉結合部,這裏由於種種曆史遺留問題沒有拆遷,至今百分之五十以上還是那種老式的平房或者瓦房。

但馬龍因為他父親的原因不願在家住,他在開發區租了一間屋子。不光因為這裏房租便宜,還有一個原因這裏距離火車站和金鷹市場都非常的近,人流量大,每天出門就能接活,能賺的多點。

馬龍光著膀子往開發區的家中走,但他不敢打車,現在他光著膀子,胳膊上纏著紗布,由於激烈運動,紗布上麵有鮮血滲透出來。後背上除了橫七豎八的刀疤之外,虎口處還有一處明顯的槍傷。

除此之外,還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觀察。

一輛閃著警燈的警車從不遠處駛過,嚇的馬龍當即跳進了道路邊上的綠化帶,好在那隻是一輛過路的交警車。

“嘎吱!”

就在馬龍以為沒事的時候,一輛灰色的比亞迪發出一陣強烈的刹車聲,橫在了馬龍前麵擋住去路,車窗搖下,露出一張熟悉的麵孔來……

——————

各位讀者大大,覺的本書寫的還行,麻煩點一下收藏啊,也就是把本書加入到書架。

每天看著那可憐的數據,要鮮花沒鮮花,要收藏沒收藏,要打賞沒打賞,要評論沒評論,我都沒動力寫啦!

動動手指的事,麻煩各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