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
字體:16+-

第九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九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十五分鍾以後,漢蘭達停在距離幸福小區不遠的街道上,旁邊是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店麵。

擰了車鑰匙,武婧扭頭對王威道:“給薛濤打電話,就說你跑出來了,讓他來這家麥當勞吃夜宵,你現在是戴罪立功,什麽該說什麽不該說,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說完,武婧將手銬鑰匙扔給了馬龍。

“清楚,清楚!”

王威點點頭,待馬龍給他解開手銬以後,他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喂,濤哥,你睡了啊?……嗯,沒事,我自己跑出來的,就那三人,還能攔住我嗎?我晚上沒吃飯,有點餓了,你過來一起吃唄?……就在距離你家最近的麥當勞,行,我等你!掛了啊!”

王威掛了電話,訕笑一聲問武婧:“美女警官,你看我幫了你們這麽大忙,能不能現在放我走?”

“現在不行,不過我會向法院向你求情的,下車吧!”

“可是……”

王威還想再說什麽,這時馬龍沒好氣的推了他一把,打斷道:“可是什麽,趕緊下車。”

他好像很懼怕馬龍似的,沒敢繼續說話。

三人下車,進了麥當勞店鋪裏麵,武婧去了一趟後廚,沒多久穿著一身服務員的工作服走出來。戴了頂帽子,帽簷壓的很低。

王威一個人坐在靠近窗戶的位置,武婧給他點了一杯可樂。

而馬龍則是直接坐在了門口的位置,什麽也沒要,順手摸了一張報紙遮住了臉部。

又過了幾分鍾,一輛山地自行車在麥當勞門口停下,一個穿著運動裝的青年嘴上叼著香煙下車。

他好像很謹慎似的,順著門口往裏麵瞄了幾眼,見王威正低頭喝著可樂,旁邊並沒有什麽人,這才放下心來,大搖大擺的走過去,坐在了王威的對麵。

不用多說,這個人正是薛濤。

“你小子挺有本事啊?都被人逮住了還能跑出來,我看對麵那夥人還有響!”薛濤毫無遮攔的大聲說著,衝王威做了個手槍的手勢。

隔桌的一對情侶正在說悄悄話,不滿的看過來,卻惹的薛濤一頓訓斥,看什麽看,想打架啊!嚇的小情侶急忙扭過頭去。

王威下意識的看了眼門口的馬龍,急忙對薛濤說道:“濤哥,你想吃點啥盡管點,今天我請客。”

“嗬嗬,有錢了是不?你說咱們認識多少年了,啥時候吃飯讓你花過錢?”

他說完之後又開始扯著脖子大喊:“服務員,趕緊過來,給我推薦推薦你們這裏的特色?”

穿著工作服的武婧走了過來,薛濤搭眼一瞧,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吆喝,這小妞長的挺不錯啊?!”

說完這話薛濤突然就站了起來,好像想到了什麽似的,指著武婧:“你,你不是……”

此刻,武婧已經到了桌前,聽到這話之後她緊接著就是黛眉緊皺,單手扣住了薛濤的胳膊,反方向一擰,順勢往下一壓。

“老實點昂,警察!”武婧冷聲說道。

薛濤的臉部緊緊的貼在桌麵上,他朝著桌對麵的王威大喊:“曹尼瑪的!你出賣我!”

“出賣你?”

王威麵色一冷站了起來:“濤哥,我叫你一聲濤哥是看的起你,平時我對你咋樣你心裏清楚,可你他麽人命關天的事,咋不告訴我呢?你這是想讓我下半輩子在籬笆裏麵度過啊?”

“你媽隔壁,告訴我你收沒收錢?”

“兩千塊錢是吧?我一會就轉你微信!”王威變的激動起來:“你玩我,那我還拿你當啥哥們?我去你MB的!”

“少廢話,走!”這個時候馬龍也走了過來,兩人押著王威和薛濤出了店門上了漢蘭達。

車上,武婧給高遠發了一個微信,隻有簡單的四個人:人抓住了。

這次是馬龍開車,還是去往光華小區,抓住了薛濤,高遠和武婧立即對他展開了突擊審訊。

這個薛濤比王威骨頭硬多了,顯然是個老油條,不管高遠和武婧怎麽問,他就回答三個字,不知道。

高遠家裏的條件比不上審訊室,給人不能造成心理壓力,最後還是換成馬龍來問。

僅僅三分鍾馬龍就從陽台出來,武婧問他搞定了沒有,馬龍說在等幾分鍾,隨即提出需要書本和錘子。

武婧先是一愣,很快明白過來馬龍要幹什麽,她猶豫了一下說這樣不好吧,然而高遠卻說沒關係,惡人自有惡人磨,對付薛濤這樣的人,常規審問肯定是不行的,需要給他來點特殊的。

高遠給馬龍找來了書本和錘子,拿著這兩樣東西,馬龍再一次走進了陽台。

看到馬龍進來,薛濤依舊是一副滿不在乎的不屑表情,那嘴巴都快撇到耳朵下麵去了,好像再說,你們今天就算是打死我,我一個字也不會說的。

可當馬龍一腳將其踹倒,用膝蓋抵住他腰眼,把書本放在他後背的時候,薛濤傻眼了,他似乎已經明白了馬龍的意圖,試圖掙紮了幾下,隨後扯著脖子喊道:“你要幹什麽?都用私刑,信不信我投訴你!”

“我不是警察,你投訴你馬勒戈壁啊!”

馬龍一點沒慣著他,一巴掌甩在薛濤的後腦勺上,隨後舉起了手中的錘子,作勢就要往薛濤墊著書本的後背砸去。

這是一種八九十年代,對待那些死不交待的犯罪嫌疑人,警察慣用的一種辦法。

將書本放在人的身體上,然後再用重物擊打書本,即便體內受傷了,外表也看不出任何傷痕來。

到了新世紀以後,隨著警察必須文明執法的推廣,這種私刑已經不常見了。

馬龍手臂下落,錘子輕輕砸在書本上,再次問了一句:“最後一次機會,你說不說?”

見馬龍猶豫,薛濤以為他純粹就是嚇唬他,隨即不屑的冷笑一聲,“我說你M……”

薛濤張嘴一張開,就看見馬龍的胳膊迅速抬起,又迅速落下。

砰!

一聲悶響傳開,緊接著,是薛濤鬼哭狼嚎的聲音。

“再給你一次機會,說不說?”馬龍又問。

“曹尼瑪,別砸了,我說……”

就這樣,薛濤交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