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大眾燒烤

第二十四章 大眾燒烤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馬龍便明白家裏來啥人了,本來還打算帶著他去城裏的大醫院檢查一下,村頭的醫生跟他說過,父親失血過多需要輸血,可現在他輸出的那麽瘋狂,看來也沒有什麽必要了。

既然沒事了,馬龍也不願在家裏多呆,轉身正要邁步離開,這個時候客廳門咯吱一聲被人從裏麵推開,一個婦女的聲音響起

“哎,老馬,這人是你兒子吧?”

馬龍扭過頭去,就看到客廳台階上方,一個四十歲往上的婦女和馬輝山站在一起,穿著一身裝嫩的連衣裙,紅色的高跟鞋,一大把年紀了染著焦黃焦黃的頭發,大波浪卷,老臉上也不知拍了多少粉底,胳膊上挎著小坤包。此刻正看著馬龍發笑。

馬龍皺皺眉頭,轉身就走。

“哎,你站住!”馬輝山的聲音響起:“你給我倆錢,我把賬給結了。”

“啥賬?”馬龍一時之間還沒有明白過來。

“你說啥賬!”

馬輝山胳膊上,腦袋上還纏著紗布,上麵隱隱有鮮血浸透出來,他嘴上叼著煙,歪著腦袋,非常不滿的衝馬龍喊道:“你看不到嗎?我還沒給人家錢呢!趕緊滴!”

馬龍氣不打一處來,摸出二百塊仍在地上扭頭就走。

“這小夥真會辦事,要一百給兩百,比你強多了。”

婦女笑眯眯的把錢撿起來就要揣到包裏,馬輝山眼疾手快,從婦女手中搶過一百,笑罵道:“你可滾犢子吧,你他麽是啥明星啊,幹一次要兩百,這一百是我兒子給我買酒花的。”

“你就是不如你兒子大方!”婦女嫌棄的說了一句,然後扭著水桶腰就要走。

“哎,你等會兒!”馬輝山叫住了她。

“這回想開了啊?就憑你這老王八每次都比別人多出一半的時間,我收你兩百一分不少!”

婦女扭頭就要搶奪馬輝山手中的錢。

“錢給你,你到我房間說。”馬輝山躲開,隨後用沒受傷的胳膊在婦女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哎呀馬哥,你受傷了還那麽能幹啊!真會照顧我生意!”婦女眉開眼笑,抽走馬輝山手裏的錢塞到自己包裏。

“那是你太.騷了,來,坐上來,我受傷了在上麵不得勁…”

啪啪啪……

……

從家裏出來以後,馬龍緊接著就給高遠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而他打這個電話的原因有兩個。

一是想問問那個局長胡光明審理的怎麽樣了,還有那個陷害自己的胡光華抓住了沒有。

二是想從高遠的口中探探口風,武婧把在地下賭場發現有手槍眼的事情告訴了他沒有。

電話裏麵,高遠告訴馬龍,局長胡光明,還有那個在公安局朝馬龍開了三槍的吳東來已經審理完了,他們不僅和胡光華裏外勾結栽贓嫁禍,還有一些賣官收禮,充當不法分子保護傘等嚴重的違法違紀行為,已經向江城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至於那個胡光華暫時還沒有找到,這個人好像憑空消失了一番,應該是逃到省外了,已經對他發出了A級通緝令。

還有就是那個被害的女孩,身份也已經查清楚了,她叫劉娜,今天才23歲,父母都是商人,家境比較殷實,和胡光華是戀人關係,因為胡光華這人好吃懶做,在兩人交往的兩年多時間,劉娜連偷帶騙,從家裏拿了接近二十萬供胡光華揮霍。最近胡光華看中了一款寶馬跑車,價格在一百萬往上,遊手好閑的他自然沒那麽多錢,所以便讓劉娜從家裏偷她媽的首飾還有他爸的存折。

劉娜覺的和胡光華在一起已經夠了,不但沒有答應,反而提出了分手的要求。隨即兩人產生了爭執,在爭執的過程中,胡光華不慎將劉娜掐死,但他並沒有慌張,他哥哥可是公安局局長,死個人算什麽,輕輕鬆鬆就可以擺平。

而這出鬧劇,局長胡光明是徹徹底底的導演,胡光華是策劃人兼男一號,馬龍是毫不知情的反派,吳東來頂多也就算個男配,至於薛濤王威什麽的,頂多算是路人甲乙丙丁了。隻不過劇情並沒有按照他們的預想發展下去。

就連馬龍也沒有想到,自己會無緣無故牽扯到這麽大的案子中來。

好在事情已經解決的差不多了,馬龍道謝後便掛了這個電話,對於這個結果還算滿意,雖說胡光華已經跑了,但起碼剩下的人都抓到了,更何況這裏麵還有一個公安局長,一個隊長呢!

馬龍心裏還是很感激高遠和武婧的,如果遇不到他兩個人,說不定自己又要去緬甸了。

看來高遠並不知道地下賭場的事。這麽判斷的原因,那是因為馬龍知道高遠剛正不阿,從他一個刑偵隊長敢公安局局長出手就可以看出,別管你是啥級別,你觸犯了法律,我就敢抓你。

如果武婧將這事告訴了高遠,別管馬龍以前是否救過他的兒子,高遠肯定也會提及此事的。

其實馬龍還是有些後悔,他不該給陽陽打那個電話,在緬甸的時候,他記得陽陽提過一嘴,說在南泰市有個哥們玩的挺好的,開了個規模挺大的洗浴。馬龍再找周大發之前,本意是手裏有家夥想嚇嚇周大發,根本就沒想過開槍的事,可最後還是槍響了,幸虧沒有傷到人,不然可就麻煩大了,畢竟在我們國家,任何小案一旦涉槍就會變成大案。

看來武婧還是挺講究的,馬龍嘿嘿一笑,摸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已經接近下午四點了,六點左右還要回市場準備晚上的出攤,答應的請武婧吃飯,恐怕時間來不及了,因為馬龍不光是想請武婧吃飯,他還想跟武婧聊聊破鏡重圓之類的話題。

這事隻能等以後再說了。

有了王鵬和張小東的幫忙,馬龍算是輕鬆多了,一個是五百請來的員工,一個是管頓飯就行的夥計,這買賣簡直是太劃算了。

王鵬也不知從哪裏學來的手藝,肉串被他烤的外焦裏嫩,連一向嘴巴比較刁的張小東都讚不絕口,而且這人挺有商業頭腦,告訴馬龍燒烤店要有個名號才行,這樣更能讓顧客記住這家燒烤。馬龍對做生意這種事一竅不通,趕忙虛心請教。

王鵬也不藏著掖著,對馬龍說道:“你現在剛開業,人來的多少都沒有關係,關鍵是你能不能讓顧客第二次過來,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回頭客,你價格上可以保持中等,適量的搞一些優惠活動,比如說消費超過多少啤酒免費,再加上味道上超過其他燒烤店,這愁不能掙錢嗎?”

“那你說我起個啥名好呢?”馬龍問王鵬。

“名字不重要,起的通俗點,能讓顧客記住就行了。”王鵬簡單的回道。

馬龍是個實幹家,當即花錢找人製了牌匾,名字就叫大眾燒烤,看他興高采烈的騎著三輪車拉回牌匾,朝王鵬炫耀時,王鵬瞬間無語,半天憋出一句話:“你這名字可真夠大眾的。”

連高中都沒有上過的馬龍,其實腦子並不笨,隻是上學那會兒心思沒有放在讀書上,現在他已經學習舉一反三了。

不僅製作了牌匾,還花錢印製了小廣告,白天進完貨沒事就要人流量大的地方發小廣告,有時候也到馬路上往人家車裏塞,上麵的大概內容就是大眾燒烤新開業,為答謝新來客戶,現本店舉行優惠大酬賓活動,凡是在本店消費超過多少錢,本店將會免費贈送幾瓶啤酒和精致涼菜。

除此之外,他還增加了幾套桌椅板凳,反正旁邊的門店是張小東的,他白天才營業,根本不礙事,桌椅擺到他那裏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