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
字體:16+-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黃偉和娘炮的衝突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黃偉和娘炮的衝突

第二天早晨八點,北辰製衣廠。

作為車間主任管理著一百多號人的張芳,其實七點就到了,她每天都很忙碌,早晨五點半就要起床,給孩子做飯,把孩子送到學校之後,已經是六點半了,因為孩子上學的學校距離公司路程比較遠,她在路上一點也不敢耽擱。

七點左右到達公司,先是對昨天的生產量做了一個匯總,然後還要根據今天的生產計劃統籌一下,哪個員工今天請假了,今天的生產量是多少,這都是張芳所要考慮的。

七點五十左右,張芳放下計劃表格從辦公室出來,她四十多歲的年紀,一頭葡萄紅的波浪卷,看的出來皮膚保養的很好,魚尾紋雖說已經在她的臉上留下歲月的痕跡,但仍可以看出,這女人年輕的時候是個十足的美女。即使到了現在的年紀,那也隻能用風韻猶存這個詞來形容。

她是北辰製衣廠一車間主任,車間的工人大都是二三十歲少男少女。男生們沒事聊.騷的時候,談論的不是身邊哪個風華正美的女同事,也不是什麽蒼井空波多野結衣,而是這位風韻猶存的女上司。女生們沒事瞎聊的時候,談論的也不是哪個一線女明星如何如何漂亮,她們談論的大多是為啥張主任四十多對的年紀了,身材還保持的那樣好。

工廠開始上班的時間是八點整,這會兒車間裏麵已經來了不少員工了。

跟幾個班長交待好今天要完成的任務,張芳打算去一趟廁所。

廁所旁邊就是停車場,張芳經過的時候,廠子金大中正好從車上下來,張芳笑著跟他打著招呼:“早。”

“早。”金大中回應著,臉上帶著虛偽的笑,他想起昨晚的事情,突然覺的很對不起這個在工廠工作了四年有餘的女人。

他很愧疚,愧疚自己的無可奈何,可他又沒有什麽好的辦法。

帶著心中的這種愧疚,金大中提著文件包,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而張芳也是一臉的疑問,金廠子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至於到底哪裏不對勁,他卻說不出來,自己以前跟他打招呼的時候,金廠長總是很熱情,然而今天的表情卻是顯的很不自然。

張芳搖頭苦笑,不在去想這件事情。

北辰製衣廠有專門的員工食堂,但隻有兩個打飯窗口,為了解決排隊等候時間長等問題,班長以上的員工都會選擇十一點五十就去打飯。。

張芳的飯量很小,一點米飯還有一點青菜就夠了。

她端著不鏽鋼餐盤走到窗口的位置坐下,吃了沒一會兒,金大中便坐在了她的對麵。

“吃這麽少啊張主任,你看你都瘦成啥樣了?”

坐下之後,金大中笑嗬嗬的說道。

“我飯量小,吃不多。”

張芳微微一笑:“對了金廠子,今天怎麽沒見你那個秘書小劉啊?她還答應我今晚陪我去逛街呢!”

“哦,她早晨給我打電話,說她不舒服住院了,我準了她兩天假期。”金大中想起昨晚的事情,心虛的回道。

張芳點點頭,又說道:“怪不得半天都沒看見她,給她打電話也關機了。”

“嗬嗬……”

金大中尷尬的笑笑沒說什麽,隻是那表情看起來耐人尋味。

張芳更加覺的不對勁了,金廠長今天這是怎麽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當然了,張芳心裏也明白,金大中是一廠之長,好像和自己一樣屬於離異狀態,為了避免別人說什麽閑話,也不能問他是不是不舒服,更免的金廠長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金大中想著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想著今天晚上要發生的事,他一直在考慮著該怎麽跟張芳說。

又過了一會兒見張芳馬上就要吃完飯了,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金大中暗自咬牙,鼓起勇氣道:“張主任,今天晚上我要會見兩個客戶,小劉請假了,你跟我一起去吧?”

“嗯?”張芳有些納悶,自己在北辰製衣廠這麽多年了,主要的工作就是就是管理車間,監督工人工作,從來沒有插手過銷售,會見客戶這種事情。

今天金廠長為什麽會讓自己陪她去呢!就算她的秘書小劉沒有上班,辦公室的其他文員也多的是,他們在這方麵比自己更擅長,為什麽不讓他們去呢!

看出了張芳心中的疑惑,金大中解釋道:“張主任,你在公司工作的時間不短了,你手下的幾個班長也都不錯,都有了獨擋一麵的工作能力,公司昨天開董事會了,打算讓你這兩年主管一下銷售方麵。今天晚上正好有兩個客戶要見麵,你跟我去看看吧!”

“那好吧,今晚和你一起去,不過我女兒六點半放學,我要先把她接回家,還有,我不能回去太晚了,我女兒今年才六歲,她自己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

“行,客戶約定的見麵時間是今天晚上八點。你準備一下吧!地點就在國際飯店。”

“好的廠長,我一定準時到。”

“嗯。”

這會兒張芳已經吃完飯,她跟金大中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金鷹商廈三樓,某知名品牌服裝店。

展示櫃上五顏六色的衣服,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宋運來帶著張小東和黃偉已經在附近晃悠了至少三趟了,不過一直沒有找到心儀的衣服。

黃偉拖著猶如灌了水泥的雙腿,忍不住朝宋運來埋怨道:“我說宋叔,商場這麽多衣服就沒有你能看上的?差不多就行了,你還真把自己當新郎官啊!能不能不跑了,我腿都快斷了!”

“你丫懂個屁,我的事不比新郎官差,破鏡重圓你懂不懂?”

“我他麽不懂!願意逛你們去逛吧,我是走不動了。”

黃偉一屁股坐在服裝店的四方凳上,雙手揉著小腿肚子,再也不想起來了。

“那你就自個在這呆著吧,走,小東,我們去樓上看看。”

宋運來拉著小東的胳膊,轉身就走:“一會我請你吃烤魚。”

“切!誰稀罕呐!”黃偉不屑的一撇嘴。

這個時候,一個黑褲黑馬甲黑皮鞋的男子走了過來,麵無表情的對黃偉說道:“對不起先生,如果您不在這裏消費,是不能坐在這裏的。”

“不能坐?”

黃偉一陣納悶:“這個凳子,不就是供客人累了休息的嗎?怎麽還不讓坐了?”

“店裏有規定,您不能坐,如果您不打算在本店消費的話,請您出去。”

這個男子五官還算端正,皮膚很白,頭發三七分油光可鑒不說,梳理的也是一絲不苟,不過整個人看起來比較娘,身子單薄,一點力氣也沒有,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理發店專門給人洗頭發的小哥一般。

黃偉並沒有起身,反而笑著說道:“反正這會你們店裏又沒人,我坐下休息一會兒怎麽了?要錢啊?”

“我讓你出去,聽不懂人話嗎?”這位酷似發廊小哥的青年突然發火,指著黃偉的鼻子語氣不善道。

“哎呀我操?”

黃偉本來就不是什麽善男信女,脾氣不是一般的火爆,青年說出這話來,他哪裏還能受得了,當即伸手就抓住了青年指著自己的手指,臉上皮笑肉不笑的問道:“哥們,你剛才說啥呢?再說一遍試試?”

青年疼的齜牙咧嘴,身子往前弓著:“你他麽鬆開我,不然我叫人了!”

“你叫啊?既然我敢在這裏對你動手,你覺的我還會怕嗎?”

“來人!快點來人!打人了!”

青年張嘴大喊,話音剛落,幾個穿著和青年一樣的女銷售員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朝黃偉七嘴八舌的喊著。

“你幹嘛啊?為什麽打人?”

“趕緊鬆手,再不鬆手我們可叫保安了。”

“老公,他為什麽打你,嗚嗚……”

黃偉被這一群能說會道的銷售員吵的心煩,無奈下隻好鬆了青年。

青年見自己同事都來了,氣呼呼的,攥著拳頭就要往黃偉臉上砸。

黃偉站在那裏一動不動,雙眼瞪的跟銅鈴似的,青年嚇的不敢上前,隨即指著黃偉罵道:“你這種人沒素質,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他伸著蘭花指,活像電視劇當中被閹割的太監。

黃偉一陣狂暈,心裏麵暗暗想到,世上怎麽會有這種男人?如果自己的兄弟像是這樣,恐怕早就被自己一拳打飛到火星上麵去了。

他忍不住嘟囔一聲:“男不男女不女的,這是什麽妖怪。”

這句話正好被青年聽到了,他立馬變得白臉俏紅,胸口一起一伏的。其實這青年也知道自己性取向有問題,所以才這麽打扮的,每天起床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在化妝台前麵打扮一番,有時候比女生打扮的還要精致。

不僅如此,他的房間也和正常男生不一樣,正常男生,房間要麽貼的是古惑仔,或者喜歡的明星,而他的房間除了貼了一些性感美女之外,整個房間的格調也是粉紅色的。

雖然這樣說,但他最不願意聽見別人說他娘炮了。

所以,當聽到黃偉說他男不男女不女的時候,他徹底怒了,轉身抻著十個留的長長的,而且塗著指甲油的手指,朝黃偉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