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九章 暗流湧動

第一百六十九章 暗流湧動

十幾分鍾以後,秘書小杜匆匆趕來,隨後兩人直奔市政府而去。

到了政府四樓的會議室,才發現紀檢委的同誌早就到了。

陳書記笑著拍拍手,說道:“這麽晚了叫大家過來,我想大家心裏都帶著情緒吧,不過我想告訴大家的是,隻要這件事辦成了,我給你們批帶薪休假。”

確實,本來忙碌了一天都累了,這會有的可能在吃飯,可能有的陪著老婆孩子看電話,可陳書記一個電話就把他們叫過來,任誰心裏可能都會不舒服。

可當這些人聽陳書記說,隻要完成了下達的任務,就可以帶薪休假的時候,他們一個個臉上都浮現了一絲喜色。

陳書記將眾人的表情盡收眼底,嗬嗬一笑繼續道:“好了,同誌們,我們來談談正事,我讓你們暗查的事情怎麽樣了,有什麽眉目沒有?”

“是這樣的陳書記,我覺的咱們可以收網了……”

聽完紀檢委負責人的敘述,陳書記暗中點點頭,真沒想金牧塵真的也參與這件事了。

由於金牧塵職位較大,他打算請示一下上級在做打算,隨即讓眾人現在會議室休息,而自己一個人動了外麵的走廊,給徐書記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喂?你好,我是陳忠文,請問徐書記睡了嗎?”

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電話接通之後,便聽到陳書記小聲翼翼的問道。

“沒睡,他在書房看書,我去叫一下,你等會。”

“好的,謝謝。”

接電話的是個婦女,應該是徐書記的夫人,也就一分鍾左右之後,徐書記的和藹的聲音傳來:“小陳啊,這麽晚了找我有什麽事?”

“嗬嗬,徐書記,這麽晚了還打擾您,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我還沒有休息,有什麽事情你說吧。”

“是這樣的徐書記……”

等他說完,徐書記那邊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陳書記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就算放到全國,也算是不小的新聞了,他知道徐書記要考慮很多東西在裏麵,所有便一直沒有打擾他。

足足等了三分多鍾,徐書記終於開口了:“下麵的人,隻要有問題的,能抓的,全部抓了吧!至於金牧塵現在還不能動,你也知道,他在上麵也有關係,而且那個人的職位不比我低。我的意思是就算咱們因為這事抓了他,但這事還不足以徹底搬倒他。

他能靠著上麵的關係,早晚一天東山再起,到那時候,我們拿他還是沒有辦法。”

“徐書記的意思是?”

“繼續調查,不查到讓他徹底倒下的罪狀,那就不要動他!”

“我明白了,徐書記,您放心好了,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去做。”陳書記點點頭。

“嗯嗯。”徐書記應了一聲:“我知道,金牧塵是你的宿敵,你倆明爭暗鬥已經很多年了,但我跟你這麽說吧,最多半年的時間,我保證讓他下台。!”

聽到這話,陳書記精神為之一振。

有了徐書記這句話,他確實放心不少。

掛了電話之後,陳書記對紀檢委的負責人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們部門的人要做到隨叫隨到,手機二十四小時不能關機,隨時有任務,明白了嗎?”

“明白了。”

“好,你們現在回家休息吧,今天晚上應該不會有什麽事了。”

“行,陳書記,你也早點休息,我們先回去了。”

等紀檢委的人一走,秘書小杜不解的問道:“書記,你想抓誰,讓紀檢委的同誌直接帶人去抓就行,人手不夠就讓靳局長還有高隊長幫忙啊!可為什麽,非要從東海酒吧作為突破口呢!”

“等以後你會明白的!”

陳書記神秘一笑,秘書小杜則是一頭霧水。陳書記不點名,他也不敢多問。

時間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一點半,區政府門口,人頭攢動,黑壓壓的人群一眼望不到頭,今天是拆遷區住戶上報賬號的日子,上報了賬號,他們不久之後就會得到一大筆賠償款。

這些人當中,有一臉興奮的,也有滿臉愁容的,畢竟有的人在這裏都住了大半輩子了,拆遷了不假,但心裏麵多多少少會有一些舍不得。

嘀嘀!

一輛悍馬車在距離區政府五十米開外便停下了,韓光還有付越從車上下來。

“謔,這人挺多啊?!”付越瞅了眼區政府門口排起的長隊嗎,忍不住驚訝道。

“嗬嗬,我看至少能有一半的人都是過來湊熱鬧的,這些老百姓不都這樣嗎?”

“嗯。”付越的點了點頭,隨即道:“也不知道宋運來馬龍他們會不會過來。”

“過來管個屁用,他們也沒對方拆遷了啊!”

韓光哈哈一笑。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區政府的門口。

門口處有三個人,付越隨手扒拉開其中一個,作勢就往裏麵走。

“哎,你幹嘛?”

齊龍海有些溫怒,扭頭朝付越不滿道。

不過當他看清楚麵前的人時,立馬就咧嘴笑了。

“你到這裏來幹什麽?”付越瞅著齊龍海有些不滿的說道。

齊龍海一撇嘴:“這是你家啊?我想來就來,你管的著嗎?”

付越沒有說話,心裏麵卻是想到這家夥到這裏幹嘛來了?

難道他家也有房子拆遷了,他也是過來上報賬號的嗎?

突然,他的眼角瞥到屋子裏麵站的兩個人時,瞳孔不自覺的放大。

馬龍和宋運來!

宋運來伏在桌麵上,好像在簽字,而馬龍則是回過頭來,衝著兩人打了聲招呼:“你好哇!”

這下,付越更加驚訝了,他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進去看看。”韓光陰沉著一張臉,隨後兩人邁步走進了辦公室。

馬龍和宋運來正好出來,雙方打了個照麵。

看到兩人臉上輕鬆的微笑時候,付越心裏麵咯噔了一下,他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

不過他一字未說,跟在韓光後麵繼續往裏走。

而宋運來和馬龍知道一會兒可能有事要發生,趕緊出了辦公室,和齊龍海上了一輛麵包車,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