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國
字體:16+-

楔子

傾國楔子

風和日麗。這真是個適合啟程,邁向康莊大道的好日子!當最後一個紙箱被抱進公寓四樓的客廳時,搬家的大工程終於宣告結束了。

“啊,累死我了!”江甜甜大叫一聲,放下紙箱,往沙發撲過去。沙發雖然是二手的,但洗得很幹淨,坐起來又軟又舒服,累壞了的她,一坐下就不想再動了。

驀地,一隻白嫩的腳丫子卻狠心地往她的屁股一踹。

“起來。”江絲綺說道。

沙發上的懶蟲左挪挪、右蠕蠕,還是占著沙發不肯起身。

“不要。”

“我把蛋糕砸你頭上喔!”

“啊!”甜甜跳了起來。“千萬不可以,那是我們的生日蛋糕耶!”為了買那個蛋糕,她們還勒緊褲帶,挪出一頓的飯錢呢!

“那你還不起來?”江絲綺彎唇一笑,美麗的容顏雖然略顯蒼白,卻更惹人憐愛。“你不起來,我要坐哪裏?”

甜甜乖乖讓位,坐到沙發的角落去了。

江絲綺優雅地坐下,把可愛的蛋糕擺放在沙發前的桌子上,拿出店家附贈的蠟燭插在蛋糕上頭,小心翼翼地點燃,晶瑩的燭光,將蛋糕映照得更可口。

“可以吃了嗎?”甜甜急著問。“可以吃了嗎?”

“你急什麽啊?”絲綺瞪了她一眼。“難道你不等雪葵了?”

甜甜連忙揚聲,望著廚房大喊:“江雪葵,動作快!”

“來了、來了啦!”纖細嬌美的身影,匆匆踏出廚房。“來,我把杯子洗幹淨了。”她擦了擦手,打開大保特瓶裝的汽水,體貼地把每個杯子都倒了八分滿。

汽水的泡泡,滋滋滋地往上冒。

“為什麽不是冰的?”絲綺問。

“冰箱還沒插電。”

“啊?那晚餐的肉怎麽辦?”

“我們晚餐哪有肉啊?”雪葵指了指蛋糕。

“這就是我們的晚餐。”絲綺嘟著嘴,格外可愛。

“可惡,下個生日,我一定要吃大餐!”

“你這是許願嗎?”

“我也要許這個願望!”甜甜趕緊說。“要吹蠟燭了嗎?”

雪葵搖頭。“不行,我還沒許願。”

“你動作快點嘛!”

“你別老是催我。來,大家站起來。”沙發上的兩個人,同時發出呻吟,卻很堅持。

“慎重一點嘛,這對我們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呢!”

她們三個人同姓江,卻不是姊妹,事實上,她們連親生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她們是在二十年前,同一天被送進孤兒院的,江院長收留了她們。

二十年來,她們情同姊妹,互相扶持。即使江院長病重時,也不離不棄,照顧院長。直到院長去世,她們才決定離開孤兒院,搬到這棟破舊的公寓裏,展開新生活。

她們三個都是令人眼睛一亮的美人兒,不過風格迥異。絲綺最是漂亮,五官精致典雅,是不折不扣的古典美人。雪葵人如其名,膚自如雪,還擁有曼妙誘人的好身材、濃眉大眼,再加上紅嫩的櫻桃小嘴,整個人明媚豔麗。甜甜的個性最大而化之,長得清秀而可愛,擁有超級無敵的甜美笑容,隻要地嫣然一笑,任何人都會為那燦爛笑顏傾倒。

今天,是她們搬入新居的日子!

今天,也是雪葵正式找到工作的好日子!今天早上,她剛剛接到國內一家大醫院來電,要她下個禮拜就去報到上班。

今天,也剛好是她們的生日!

“來,舉起杯子!”雪葵興致勃勃地說著。

另外兩個人,也感染了她的興奮,跟著舉高杯子,重重地一撞。

“幹杯!”

“慶祝我們的生日!”

“慶祝我們的新生活!”

“也恭喜雪葵找到好工作,完成她從小到大最大的夢想一成為白衣天使!”

“謝謝。”嗬嗬,雪葵笑得好甜。從護校正式畢業後,她在短時間之內就找到了這份穩定的好工作,非常幸運。

“唱歌唱歌!”甜甜嚷著說。

三個人互看一眼,默契十足地張嘴,唱起卡通“小甜甜”的主題曲。這是她們最常唱的一首歌,歌詞像是有種魔力,隻要一唱出口。就能為她們增添無比勇氣。

如今,她們正要踏出新生活的第一步,燦爛美好的未來,正等著她們。

嘹一見的歌聲,迥蕩在公寓裏。唱到最後,她們歡笑著舉杯,興奮地大聲唱道:“自立自強有信心,前途光明又燦爛——”

轟!

柔和的光裏,傳來聲音。

“醒來。”光的四周,飄浮著三個年輕美麗的女子。她們眼睫顫動,輕輕睜開眼睛,像是被從最深的夢境裏喚醒。起初,她們還有些茫然,愣愣地看著彼此。這是一個寬闊無邊的空間,雖然幽暗,卻不覺得恐怖,反而溫暖而教人安心。

細小的光點,在她們四周飛舞,碰觸到她們時,就像煙火似的碎開,散成更小的光點。

突地,甜甜發出一聲驚叫。

“啊!我、我我我……我在飄!”哇啊,她的雙腿踏不到地!

絲綺倒是很冷靜。“別嚷了,我們都在飄。”

“這是怎麽回事?”雪葵困惑著。

她記得生日蛋糕、堆滿紙箱的客廳、嘹亮的歌聲,還有……

轟!

柔和的光源,變得有些黯淡了。

“你們新居的樓下發生瓦斯爆炸,所以……”

三人目瞪口呆,望著那個光源。

半響之後,雪葵才顫顫地開口。“我們死了?”

所以。這幽暗的空間,就是死後的世界?

“是的。”光源裏的聲音,帶著惋惜的語氣。

“所以……”雪葵語帶懷疑。

“你是天使?”

“咳,有許多人類,的確是這麽稱呼我的。”

絲綺四下張望,伸手捕捉飄散的光點,光點如星,在她手中放光。“那麽,這裏是天堂還是地獄?”

“都不是。”天使的聲音,從光源裏傳出。

“呃……事實上,你們不該被炸死,但因為作業疏失,你們才會來到這裏。”

“作業疏失?!”甜甜猛地抬起頭來,撲向那個光源。“我們都被害死了,你該怎麽賠?”

光源飄開,逃離她的撲抓。“所以,你們才會在這裏。”天使的聲音裏透著滿滿的歉意。“你們將會複生。”

三個人同時瞪大了眼:“真的?”

“當然。”那聲音說著。“但是,複生得有條件,你們必須完成一件事。”

甜甜忍不住叫出聲。“是你的作業疏失,憑什麽又開條件?”

“這是規定啊!”

“我才不管!”

“等等。”雪葵抓住惱怒的甜甜,望著那光源。“什麽條件?”

“我要把你們送到一個地方去,你們得讓三個王握手言和。”

“王?什麽王?”賭王?船王?還是大胃王?

天使徐聲宣布一“驍王、獸王、厲王。”

“這名字好怪。”甜甜皺眉。

絲綺卻輕笑幾聲:“不難嘛!隻是讓三個人和好,簡單得很。”

跟複生相比,這條件簡單得教人起疑。

“是不難,所以,你們隻有六個月的時間。”

“還有期限?”甜甜又叫著。

“這是規定。”

“那有沒有規定作業疏失該罰?”

光源微微一顫,很快地又恢複原狀。“事不宜遲,如果你們答應,願意複生,就必須快些出發。”

雪葵率先說道:“我答應。”

“我也是。”絲綺點頭。

甜甜隻得跟著同意。“好吧!”

光源裏的聲音,明顯鬆了一口氣。

“那麽,我們就算達成協議了。”光源逐漸擴散,細小的光點都被沒入耀眼的光圈之內。

“如果你們齊心祈求,就能相聚。”

“要是期限到了,我們卻沒有成功呢?”雪葵追問著最關鍵的問題。

光圈持續擴散,吞噬了幽暗,也包裹了她們的身子。那聲音在光芒中迥蕩,字字清晰入耳。

“那麽,你們就得再回到這裏。”

“什麽?”

“不,我才不要再死一次!”

“我要反悔!”

三人爭著喊叫,卻在漫漲的光芒中,漸漸失去意識。她們感覺被某種力量用力地往下拖去,墜落了又墜落,跌進不見底的幽暗中。

三個人最後聽見的,是那聲音喃喃低語著!

“……這是規定。”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