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7、第7章

第7章

等到緋聲跌跌撞撞地走到市集時天已經黑了。

街上一個人也沒有更遑論賣吃食的小攤子,沒了破廟擋風,他僅能抓著單薄的衣服,縮在角落裏發抖。

欽聿就出現在這個時候。

“幾兩?”

將頭埋在兩膝間的緋聲,驀然聽見有人在對他說話,那人的聲音冷冷的,像在談一樁買賣。

那人想要買什麽呢?

他什麽都沒有了,哪有什麽東西可以賣給他啊!

“你要幾兩?”男人催促著。

緋聲狐疑地抬頭盯著男人瞧,目光裏有的僅是迷惑。

這男人生得相貌堂堂、頗有威儀,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家出身的少爺,他穿著一件絳紅地百鳥穿雲錦袍,絳紅的衣料在夜裏為他添了幾分邪氣。

大概是因為緋聲功夫還算不錯,流浪至今這是第一次慘到露宿街頭,所以他以前沒見過買少年的男人。

而且單純的他實在想不出來,一個沒帶小廝的少爺,找上一個在隆冬夜裏坐在街邊的流浪兒會有什麽事。

“幾兩?你也想有個地方睡一覺、洗個澡、吃頓飯吧?”男人眯起眼睛,對緋聲的不上道感到不耐煩。

“你要買我?”緋聲恍然大悟,一臉的不敢置信。

緋聲曉得他的長相不差,以往在鏢局時也被很多人稱讚過,可是每次稱讚到最後,那些人總會加一句——可惜個性刻薄,一看就知道成天算計著人。

那時他一直覺得自己很冤枉,不過久而久之也習慣了,至少他的長相在男風日盛的今日,是屬於不會被人看上的類型。

可是,現在這個男人說要買他!不會吧?

“十兩,最高十兩,要不要隨你。”男人冷著臉說道。

“好。”緋聲一咬牙,應允了。

人活著就有希望,他可不想餓死街頭,況且,他也懷念暖呼呼的被窩,以及熱騰騰的飯菜。

“你的名字?”男人又問,表情仍是一貫的冷酷。

“很重要嗎?”緋聲掙紮著由地上爬起,口氣不好地回問著。

他口氣不佳算是情有可原,被凍得手腳冰冷爬不起來不說,這家夥看他爬得如此辛苦,竟不知要拉他一把,實在令他火冒三丈。

“當然重要,你是我第一個擁抱的男人。”

男人淡淡地說著明明很重要的話,聽得緋聲一陣呆愣,差點跌回地麵。

“沒關係,你也是我第一個男人。”緋聲站起身後,偏著頭想了許久,才道出這句蹩腳的話。

男人濃眉一挑,似乎對相貌精明,卻有點傻愣的緋聲起了興趣。

“欽聿,欽佩的欽,筆意聿。”

“緋聲,緋紅的緋,聲音的聲。”

緋聲開始覺得眼前的人有點有趣。

這個有錢人家的少爺不在家裏挑個好看的小廝養著,竟然會想買下來曆不明的他?

十兩……這個國家的物價不高,加上他隻有一個人,省一點用好好過個冬不成問題。

緋聲和欽聿就是這麽認識的。

在一個沒有雪,月光很亮的夜裏,緋聲邂逅了一位在他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人。

緋聲並沒有猜錯,欽聿果真是個富家少爺。

欽聿的父母早逝,留下大筆家產和一對孿生兄弟。

緋聲一直沒有機會問他們誰是兄長誰是小弟,因為他被欽聿帶回去的那一天,他滿心隻想著飯。

他餓很久了,真的很久,久到緋聲都以為他吃得下一整頭豬。

可是,一到府裏欽聿下達的第一個命令竟是要下人帶他去洗澡!

欽聿帶著他來到大廳,連杯熱茶都沒給他,旋即招來家仆帶他去洗澡。

聞言,緋聲愣住了,欽聿居然要家仆先帶他去洗澡?

“飯呢?”緋聲緊張地問。

緋聲肚子一餓便顧不得麵子了。

在被家仆拖出去之前,他用髒髒、黑黑的小手用力抓住欽聿的衣袖,著急的模樣活像餓死鬼投胎。

“會給你吃的。”欽聿的口氣依然冷淡。

“先給我吃!”緋聲堅決地說著。

不吃東西會死,不洗澡又不會死,若讓他來選,當然是吃飯優於洗澡!

欽聿沒有回應,但是見他一臉冷漠緋聲也知道他拒絕了。

“再不吃飯,我會餓死的。”緋聲改為哀求,大丈夫能屈能伸,若真的咽不下這口氣,大不了三十年後再報仇。

“你合作一點、洗快一些,就不會餓死。”

欽聿的態度依舊冷淡。

“給我飯!”

緋聲瞪著欽聿,直接提出要求,口氣十分堅持。

“你想要我把你丟回大街上嗎?”欽聿冷笑著。

聞言,緋聲一呆,鬆了手,事情就成了定局——先洗澡再吃飯。

兩根蠟燭在桌子上發出光熱,近窗處還有一對極粗的大蠟燭,足以照亮整個房間。

站在床邊,緋聲抓著上衣下o,無措地望著欽聿。

他的唇上猶有油光,下巴也沾上一點肉末,不知道是晚飯時的哪一盤菜,讓緋聲吃成這個樣子。

不過,對於一個餓了數日的少年而言,隻要不是餿水都會像珍饈吧。

“坐。”

欽聿坐在床邊,簡短地下了命令。

緋聲急忙坐到軟被上,冰冷卻綿軟的錦被讓他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

緋聲這才開始後悔,為什麽澡要洗得那麽快?水明明還熱著,他為何不多泡些時候?

做什麽吃飯要快得活像餓死鬼投胎?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他就啃完半隻雞,其餘他叫不出名字的菜也吃了不少,加了肚片的湯也喝了好幾碗。

總之,等緋聲回過神來,他已經抱著肚子,吃不下任何東西,就連聞起來很香、很甜、很好吃的梅兒糕都咽不下。

當緋聲意猶未盡的捧著肚子、舔著手指時,他才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件十分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