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11、第11章

第11章

家丁輕蔑地睨著他,緋聲的臉色登時變得鐵青。

他並沒有期待欽聿什麽,真的沒有。

“你別期望爺能給你什麽,爺帶你回來僅是因為爺不想娶妻,偏偏幼時已訂下的親事難以推卻,爺才會隨便找個少年回來,表示自己喜好此道,不能娶妻。”

他的話像拳頭般一字一字地擊在緋聲的心上,痛得他難以承受。

他很清楚他與欽聿僅是萍水相逢,欽聿對他沒有責任,他對欽聿也沒有義務,不管今天他們做了什麽,明朝都會分離。

可是為什麽聽說欽聿有別人時,他會這麽難受?

他不懂……

年輕的時候,人總是比較衝動。

因為身上有一點銀子,又自認沒有責任、義務,所以緋聲決定要馬上離開這裏。

他帶著幾件欽聿做給他的衣物、飾品和銀子,便趁著欽聿外出時逃跑了。

他不是傻瓜,一想到欽聿可能會來尋他,買完糧食後他便頭也不回地跑了三天三夜,覺得已經安全了之後才敢坐下來稍事休息。

在那之後他又急急趕了十天,見欽聿沒追來,緋聲便找了一間客棧休憩。

累極的緋聲應該可以睡得香甜,但入夢前,他的心頭依然惦著欽聿。

想起欽聿時,他的身子直發抖,應該是害怕吧!不然又會是什麽呢?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足以讓緋聲一輩子後悔。

離開欽聿時,他身上帶著一百餘兩銀子,和一些值錢的首飾。

對他而言一百餘兩銀子是多少,他沒有概念,隻覺得那應該是筆很大、很大的財富,足以讓他跑到別國去定居。

到別國是不成問題啦!可是才到了鄰國夏羽,他的荷包就空了。

衣服、首飾能賣的都賣掉了,也隻夠讓他撐到另一個冬天,畢竟他依然是名少年,又沒有能讓人信賴的背景,所以仍舊找不到工作。

又一個寒冷冬夜,漫天大雪的破廟裏,緋聲遇上了來夏羽買人、準備回昭陽國經營青樓的語冰。

從此之後他成為了盼縈樓的掌櫃,窮苦的經驗令他變得十分節儉,並將“大富由天、小富由儉”當成座右銘,在盼縈樓內努力掙銀子。

雖然他另一句座右銘是——拿多少錢做多少事。

站在燈火通明的梁府大廳,緋聲實在嘔到了極點。

護院頭兒滿臉得意的認定他是盜匪,並將他用麻繩緊緊捆綁,獻寶似的拎到大廳交給梁老爺。

隻見梁老爺神色凝重,看起來像是在惋惜緋聲年紀輕輕就做了盜匪。

但緋聲在盼縈樓不是一兩天的事,盼縈樓又是京城裏最大的青樓,梁老爺的喜好緋聲怎會不知道。

梁老爺的神情哪裏像惋惜了?他分明就是心懷不軌!

這老家夥鐵定是在想要怎麽利用此事把他逼上床,不管他的臉有多麽刻薄,畢竟他也是盼縈樓的四大美男子之一,而且比較容易“上手”的兩個人都已是別人的了。

至於默言和星流嘛……他們好是好,可惜默言武功太高,沒什麽人敢打他的主意;此外星流到現在仍是清倌一名,自然有他厲害的地方。

“混帳!”緋聲小小聲地罵了一句。

不管怎麽說,他現在落在別人手上,想說什麽難聽的話,也得等脫身後再說。

“你說你來是為了捉人,怎麽捉人的反被人捉?”

低沉蒼老的聲音在緋聲麵前響起。

說話的人是梁府的老太君,正是梁老爺的親生母親,她可是梁府裏最有分量的人,亦是梁府中最像妖怪的人物。

“因為有人白癡到在屋頂上灑油,害我捉不成偷兒,反而被那個人捉來領賞。”緋聲指著那名護院頭兒,沒好氣的說道。

如果他現在手腳能動,一定要將那個護院頭兒按在地上痛打泄恨。

可惜此刻他手腳被綁,還被梁府的人團團圍住,加上一堆護院正拿著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令他插翅難飛。

“可是眾人都看見那人等著你,你該不會想說你們不認識吧?”站在梁老爺身旁的梁二夫人字字都帶著刺。

緋聲嘴角抽搐了下,氣得說不出話來。

因為那個該死的男人,他是真的認識啊!

雖然他們已經多年未見,雖然他們相識的時間不長,可若說不認識便是說謊啊!

說謊會下拔舌地獄耶!怎麽辦?

“認識又怎麽樣?全城裏的人都認得梁老爺,梁老爺又不見得認識每個人;我們盼縈樓可是全京城最大的青樓,認得我的人自然多如牛毛。”緋聲腦筋轉了轉,想到一個好藉口。

“你不配跟我們家老爺相比!”大嗓門的護院頭兒,再度發揮他唯一的“長才”。

“我隻是打個比方。”緋聲瞄了護院頭兒一眼,態度頗為不屑。

緋聲估量著眼前數人,護院頭兒愛名、梁老爺好色、梁二夫人僅是想保住既有的地位,害怕他入府後會起波瀾,至於梁老太君嘛……他看不出來。

唉!照這個情勢看來,他最後八成會死在梁老太君的手上。

“你……”

護院頭兒想給緋聲幾拳,卻被梁老爺製止了。

“你說你是來捉賊的,有何證據?”梁老爺問道。

梁老爺色迷迷的目光一直在緋聲的身上打轉,隻差沒流下幾滴口水;如果身旁沒人,他八成會當場將緋聲拆吃入腹。

“就憑我有份工作,不需要當偷兒。”緋聲邊打嗬欠邊說,他累得好想睡。

見梁府中最有地位的梁老太君不說話,緋聲歎了口氣;這回他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了。

護院頭兒一心想在他身上安罪名,梁老爺又在一旁想陷害他,他原本就算比白絹還清白,此刻也黑成一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