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12、第12章

第12章

“□無情!誰知道你說的話是真是假?依我看,還是將他押到縣太爺那兒才是上策。梁二夫人嘴裏依然沒句好話。

虧她生得清麗秀氣,個性倒是比長相刻薄的他還刻薄。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緋聲一惱火,成語用得比平常流利許多。

“好了!別吵了。”梁老太君再度開口。

她布滿皺紋的臉上有雙炯炯有神的瞳眸,直勾勾地盯著緋聲,像是要將緋聲看個透徹一般。

廳裏的人都望向梁老太君,等待著她的決定。

“說句實在話,不要說親眼看到當時情況的護院們,就連我這個老太婆子都不相信你。”

梁老太君的第一句話,讓緋聲的心直直墜下。

“你們派人去搜我的住處就知道了,我一樣東西也沒偷。”緋聲歎了口氣。

他這次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但兩萬兩銀子沒入袋,現下連能否安全脫身都不知道。

他倒寧可梁府將他交給縣太爺,反正語冰和湛憂一個攀上長皇子,一個勾到慎王爺,有他們為他作主,一定可以放他出來。

但是看梁家人的神色,他們動用私刑的可能性比較高。

“想也知道你不會把東西放在盼縈樓裏,白癡才去搜。”梁二夫人又說了句。

看著不言不語、端莊溫婉的梁大夫人,緋聲實在很想對梁二夫人說,就是因為她說的話太難聽,才當不上大夫人。

“不然你們送我去見官好了,一切交由官府定奪,各位沒意見了吧?”緋聲露出他在盼縈樓的招牌笑容,希望能騙住幾個人。

一但到了官府,他的好日子就不遠!

“誰不知道跟盼縈樓來往的都是高官貴胄,把你送進官府後還有我們梁府說話的餘地嗎?”

剛剛還讓緋聲覺得溫柔婉約的梁大夫人,竟說出這句讓緋聲幾欲抓狂的話。

“動私刑有違昭陽國的國法。”緋聲在顫抖。

他還年輕、他銀子尚未賺飽、他仍沒找到喜歡的人,他不想死啊!

“不被發現就好了。”大嗓門的護院頭兒,輕鬆地說著。

緋聲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眼護院頭兒,他保證,如果他能逃出生天,這筆帳必定十倍奉還。

“不要吵!”梁老太君的聲音再度響起。

廳中眾人一下子全閉了嘴。

“這件事讓梁家損失太多財物了,你的嫌疑頗重,我們放不得。”

梁老太君的話,讓梁府眾人露出了微笑。

緋聲的心則直直往下墜,他可不想落在那個腦滿腸肥的老家夥手中。

一想到他從欽聿以後就沒被別人碰過的清白身子,竟要毀在這個惡心的老家夥手裏,他就覺得胃部一陣翻湧。

“既然你說你是來捉賊的,那麽就用破案來證明你的清白吧。”梁老太君下了結論,布滿皺紋的臉上,有雙狡猾的眸子。

聞言,梁府眾人都傻眼了,縱“賊”歸山還叫他去捉賊?太君的腦子沒有問題吧?

緋聲也是一陣呆愣,要他做白工嗎?不會吧!“那、那賞金呢?”

如果沒有賞金,他做事的意願會下降很多耶!

“不把你打得半死再送進官府,就是最好的報酬。”梁老太君笑著,眼睛眯成一條縫,透出狡猾的目光。

緋聲看見她背後好似有好幾條狐狸尾巴在搖,這個老不死的妖怪!

梁老太君的話在梁家引起一陣大笑,當然會笑的人不包括緋聲、梁老爺和護院頭兒。

緋聲是聽得呆掉了,盼縈樓裏號稱“金剛不倒鐵公雞”的緋聲要做白工?不會吧!

梁老爺的色心無法得到滿足,不禁連連歎息。

護院頭兒跟梁老爺差不了多少,不過梁老爺是想用“人鞭”懲治緋聲,而他想用皮鞭……

“你沒有意見的話就可以走了。”梁老太君的話雖是對著緋聲說的,但她嚴厲的目光卻睨向自己的兒子。

知子莫若母,她早就明白兒子心底在打著什麽如意算盤了。孫子沒幫她多生幾個,妻妾倒是娶了不少,她可不容許兒子再搞個男妾回來。

“我能抗議嗎?”緋聲沒好氣地咕噥著。

“可以啊!可是沒人會理你。”梁府上下一起笑眯眯地說著。

緋聲覺得自己快暈倒了。

“為了怕你日後不認帳,麻煩你先立個字據吧!”梁老太君又道。

“字據?保證破案的字據嗎?”緋聲一臉不屑地問著。

賊人如此高明,別說是他了,就算是全天下本領最高的人,也沒把握一定能破案。所以要他立字據有什麽用?真是沒見識的人才會有的想法。

“立那種東西有啥用處?”梁老太君對緋聲的話嗤之以鼻。

緋聲沒說話,背脊處的寒毛一根一根立了起來,總覺得小命即將不保了……

“開一張三十萬兩銀子的欠條給他,一個月之內他若捉不到賊人,梁家的損失就由他負責。”梁老太君冷冷地說道。

聞言,緋聲就快暈倒了。

這招向來是他對付別人用的,沒想到眼前這個老女人,竟然也用這招對付他,真是不道德!

“嗚……小命休矣……”緋聲忍不住地哀號著。

緋聲回到盼縈樓時,天已經亮了。

盼縈樓內靜悄悄的,畢竟盼縈樓是在夜晚做生意,不到正午時分是不會有人過來的。

不過,那指的僅是盼縈樓內……

當緋聲懶洋洋的走到盼縈樓的後門,準備施展輕功躍牆而入時,一個不應該出現的人,卻在他的身後出現。

“緋聲,真早,又去賺外快了?”

盼縈樓的店主語冰乘著四人軟轎,晚緋聲一步出現在後門處。

語冰在緋聲正要翻身進屋的那一刻踏出軟轎,他和緋聲向來不合,一見麵當然不會有什麽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