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18、第18章

第18章

“什麽大富由天、小富由儉?你身邊多的是達官貴人,就算不想賣身,靠他們的關係不管做什麽生意都能致富才對啊!真是笨蛋一個。U C小 說網:”欽聿抱起緋聲時嘴邊猶輕聲責備著,眸底愛憐的意味濃稠。

此時被點住睡穴的緋聲仍然沉浸在好夢中,完全不曉得發生了什麽事。

麵對眉眼含笑的欽聿,緋聲心底竄出一股寒意,他直覺自己已成為砧板上的一條魚,隻能任人宰割了。

“我可不可以選擇回盼縈樓?”緋聲不抱希望的詢問著。

“可以。”

欽聿此話一出,在緋聲心中他馬上由惡鬼變成天仙了。

“真的!?”緋聲又驚又喜,像得到了大赦一般。

數年來,緋聲雖然心底明白他並不欠欽聿什麽,但是某種莫名其妙的罪惡感卻長年留在他的心頭,讓他害怕著欽聿追來的那一天。

此刻他為什麽要害怕?說真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僅是直覺的認為不能靠近欽聿。

“假的。”

欽聿依然眉眼含笑,但在緋聲心中他已由天仙變回惡鬼。

望著欽聿既溫柔又飽含戲謔的神情,緋聲的頭皮開始發麻,他敢跟任何人打賭一萬兩銀子,從今以後他不會有好日子過了。

欽聿沒發現到自己的一臉笑意,因為緋聲的清醒固然讓他欣喜,但此時的他仍氣惱著緋聲當年的不告而別。

“算了!”緋聲歎了口氣,垂下雙肩,他認命了;反正也逃不出欽聿的手掌心,他索性由著他。

“要先喝杯茶醒醒腦,還是先梳洗?”欽聿不厭其煩地再問了一次。

“我習慣先打套拳暖暖身子再洗臉,接著才到街上找零工做做,中午再回盼縈樓吃湛憂做的飯菜。”緋聲誠實地將他的習慣告知。

因為早餐無法免費所以他已經好久沒吃了;正確的說,從湛憂來盼縈樓當廚子開始,他就放棄早餐而隻吃午飯。

原本他會吃早餐而不進午飯是因為早餐的價格往往比午餐便宜,後來有湛憂煮的既好吃又免費的午餐後,他當然就棄早餐而改吃午飯!

“喝得慣粥嗎?我要他們端幾樣小菜過來,你梳洗完、用過飯再打拳吧,別受涼了。”欽聿微笑著說道。

即使欽聿表情溫柔、口吻和氣,但他的話卻不容他人反抗;言談之間,欽聿已推開窗子,朝門外的人招招手,要他們去準備早飯。

“我能說不嗎?”緋聲認命的歎息。

話還說著,緋聲便已走到火盆前蹲著,等人送熱水、飯菜來。

這幾年來,他從未忘記在欽聿身邊的日子。

“冷嗎?”欽聿坐在原處,目光緊盯著緋聲不放,生怕緋聲會有絲毫不適。

“在火盆前怎麽可能會冷?”緋聲嘲笑起欽聿的蠢話。

他抬眸往上瞟著欽聿,輕輕漾開一抹甜笑,那神情如孩子般天真,亦似妖姬般邪魅。

緋聲對他自身的美貌沒有自覺,才會在欽聿麵前笑得如此誘人。

不過他沒有自覺也是正常的,因為旁人在察覺他的美豔之前,總會先看見他銳利的眼,以及怎麽瞧都顯得刻薄的臉。

“嚐過溫暖的滋味,你還會想回到寒冬裏嗎?”

欽聿話中有話,他真正想問的是緋聲為何要離開他,日後還會離開嗎;說這些話的時候他斂去笑意,乍看之下有些駭人。

欽聿望著眼前如小貓般可愛的人兒,有一股衝動想將緋聲立即擁入懷中,以口唇好好愛撫一番。

“溫暖的地方?其實有銀子的地方我就留,沒銀子的地方我當然要走。”緋聲很認真的回答著。

聞言,欽聿先一怔,旋即換上跟緋聲一樣認真表情。“銀子很重要嗎?”

欽聿出生富貴,從小到大沒缺過銀子,倒是見多了為求權勢、富貴而發生的慘事,這讓他一直感到十分孤寂,身邊除了他的孿生兄弟外,沒有別人值得他信任。

如果說緋聲最想要的東西是銀子,那麽他真心追求的卻是個值得信任的伴侶。

“這種話隻有你們這些有錢人才問得出口。”緋聲睨著欽聿,一副受不了富家公子的模樣。“銀子當然重要!人生在世沒有銀子可能連命都會不保,命都沒了還談什麽其他的?”

在流浪的那些日子裏,緋聲見過許多因為沒有銀子而餓死、凍死的人,此外,盼縈樓內亦有不少因為家貧而被賣進來的童男稚女。

或許財寶買不到幸福,也無法讓人不寂寞;但是,沒了銀子代表失去一切。

“那麽……”欽聿欲言又止,神情認真。

“嗯?”緋聲螓首微抬,雙手在火盆旁烤著,因為溫暖而有些睡意。

“如果我給你銀子,你能不能伴我一生?”

欽聿的話說得很小聲,一般人一定聽不清楚;但是緋聲是練武之人,耳力自然不弱,欽聿方才的話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緋聲愣在當場,一股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讓他分辨不清真正的感受是什麽。

就像在喝酸辣湯,聞時極酸,入口後辣味立即出現,咀嚼時筍絲脆、木耳嫩、肉絲滑、蘿卜軟,樣樣件件都不同,滑入喉後,卻有一絲甜味留在心頭——原來是下廚者偷偷加了糖。

緋聲尚未反應過來,幾個家仆已端著熱水、捧著絲帕,魚貫而入了。

小房間裏頓時熱鬧起來,倒熱水的倒熱水、盛粥的盛粥、放菜的放菜,之前的曖昧氛圍頓時消散。

欽聿露出一抹苦笑,拉著緋聲到梳妝前,以一柄雕花翡翠梳子幫他梳理長發。

緋聲原先的微微不安,在冗長沉默後消失大半,後來在欽聿柔柔的梳理下,他似貓兒般眯起星眸,極享受地輕哼出聲。

他和欽聿,還真是意外的適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