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19、第19章

第19章

“梁府那件事你不要管。欽聿突地道出此語。

聞言,緋聲登時睜開雙眼,從銅鏡裏與欽聿對望,兩個人各懷心思。

“這才是你捉我來的目的吧?”

“不是主要目的,不過是有關係沒錯。”欽聿嚴肅地點點頭,放下梳子後又補上了一句:“在知道你的身世之後。”

用完早膳之後,欽聿就出門了,隻留下兩個怎麽看怎麽呆,完全不是緋聲對手的護院看守緋聲。

然而他那句讓緋聲驚愕萬分的話並沒有說下去,欽聿不多說,他也倔強地不去追問,欽聿走後才開始後悔。

他的身世?他會有什麽神秘的身世嗎?他不過就是個武師之子罷了!

娘的父母是在鄉下種田的,隻生了娘一個女兒,兩老皆在他爹娘成親後過世,留下的一畝薄田在爹娘遷居後就變賣掉了。

爹跟娘是青梅竹馬,原本也是莊稼人家的孩子,幼年時村中奇病蔓延,爹的雙親、手足皆染病亡故,後來被旅行至此的醫生收養。

他爹的師父,也就是他的師祖,因為厭倦飄泊不定的生活,在收養他爹之後便在村中定居,順便教他爹習武。

至於為何教武不教醫術,依緋聲的揣測,應該是因為他爹實在太笨,身體的反應永遠快過頭腦,習醫無成,不如練武。

在他三歲時還見過師祖,四歲時師祖已因年邁過世,死時極為安詳。

所以這個人丁單薄到僅剩他一人的家族,有什麽問題嗎?緋聲無論如何也想不通。

“神經病!竟然在想這種事。”

坐在前院思索的緋聲,終於因為想不通而放棄;他伸了個大懶腰,忽然想起欽聿並不在府中。

“這麽重要的事情,我怎麽忘了?”緋聲拍了額頭一下,開始怨恨自個兒的笨。

回頭左瞄瞄、右瞧瞧,負責看住他的人全在打瞌睡;一個軟軟地倚著牆,點頭像在敲木魚,另一個“盡職”的站得直挺挺,可惜雙眸緊閉、呼聲震天。

“昭陽國是怎麽回事?護院的素質怎會差到這種程度?”緋聲搖頭歎氣。

望著這兩個人,緋聲又想起梁府裏那個大嗓門的護院頭兒。

隻有三腳貓的功夫和大嗓門也能當到護院頭兒?若他願意的話八成能開一間聞名各國的大鏢局。

“糟糕,我忘了那三十萬兩銀子了!”緋聲掩口驚呼。

思及梁府,他才想到梁老太君這隻老狐狸逼他簽下的東西;三十萬兩耶!簡直是要他的命嘛。

旋即,欽聿的身影又躍進他的腦海裏,梁府要的人就是欽聿,欽聿亦因為梁府的事捉他回來,足見欽聿真的是盜賊,可是他要捉欽聿去梁府嗎?

可是欽聿對他不錯呢,給他換了套不完全合身,卻質料輕暖的好衣服,又讓他吃香喝辣,睡在好幾層被子墊著的炕上……真的要捉他嗎?

“煩惱這個幹嘛?反正又捉不到!”緋聲扁著嘴,嘲諷自己的能力不足。

緋聲當下決定,與其煩惱這個,倒不如想辦法賺足三十萬兩銀子。

思及此,緋聲立即起身,小心翼翼地不驚醒兩名護院,躡手躡腳的走到牆邊,提氣運功,奮力一躍。

“哈哈哈!自由了!”緋聲此時已躍過牆頭,往盼縈樓的方向奔去。

“果真跑了。”倚著牆、頻頻點頭的護院甲,忽然醒了過來。

“爺真是料事如神。”站著打呼的護院乙口齒清晰得不像剛剛睡醒的人。

很可惜,他們是欽聿由故裏帶來的武師,並非昭陽京城裏那些不中用的護院。

太陽漸漸偏西,盼縈樓應該開始準備做生意了,他雖然兼職做得多,但是盼縈樓給的薪水還是他最主要的收入,他自然不會放棄。

緋聲左彎右拐地走回熟悉的街道後,原本應該直接奔回盼縈樓的;可是,緋聲在地上撿到了一枚銅錢。

撿到銅錢對緋聲來說並不是什麽大事,當今人民生活富裕,一般人丟了枚銅板並不會刻意尋找,況且暗色的銅錢落在泥地上,若再讓個不知情的人給踩過,沒雙銳利的眼,還撿不著呢!

當然,緋聲不是見了銅板不會去撿的人,又因練武而有雙銳利的眼,所以常常撿到銅板,一個月下來,積蓄因此多出個一兩貫錢乃常有之事。

所以說,撿到銅錢對緋聲來說,不該是件大事情;但是緋聲此日的運氣特別好,一枚撿完後,一步開外又有一枚掉在地上等他去撿。

“幸運!”緋聲笑眯了眼。

一個箭步向前,緋聲搶在一名有張圓臉的胖男孩前奪得銅板,惹得胖男孩哭喪著臉。

緋聲尚未站直身,眼角又瞄到一尺開外有新的目標物。

哇!這個人還真是有錢,掉出碎銀子都沒發現!依緋聲的推測,那塊碎銀至少有半兩。

緋聲邁開大步,伸手探向碎銀,卻有一隻肥肥小手搶在他的前頭取走碎銀子。

圓臉男孩比緋聲站得近,自然速度快;若剛才緋聲將銅板讓給他,此時那男孩該是拿著銅板買糖去,不至於跟緋聲搶碎銀子,果然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一枚銅板換一塊碎銀子,老天爺也太殘忍了!”緋聲望著胖男孩漸漸消失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銅板,表情悲傷到了極點。

所幸緋聲悻悻然地走了幾步後,再度在轉角處看見一塊碎銀,雖然比剛才那塊小了點,不過有總比沒有好,緋聲當然跑得快速,拿得快樂。

“真是豐收的一天。”緋聲笑眯眯地拍淨銀子上的塵土。

他為銀子拍去塵土的動作忽然一停,眸子緩緩看向不遠處……

“哇!好棒,一錠銀元寶耶。”緋聲感動得差點流下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