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24、第24章

第24章

“簡單的說,你是被派來追人的,梁家人就是你的目標。緋聲三言兩語帶過此事;他才懶得聽欽聿細說從頭,無趣的事他一點也聽不進去。

欽聿不以為忤,把玩著緋聲的長發,繼續說下去:“梁老太君實際上的身分,是焰武國前太監總管,梁老爺是他的養子。太監無須、聲音尖細如女子,扮成老婦不容易被發現。”

“了不起,想得真周全。”對此緋聲很是佩服。

一說到緋聲有興趣的事,他馬上忘了欽聿身上還有傷,更忘了欽聿身上的傷,可能就是梁家人的傑作。

“他是焰武國的第一高手,你先前沒跟他對上,算你幸運。”欽聿說著揉亂緋聲一頭長發,他實在無法想像緋聲被梁家人殺死的慘狀。

“他是焰武的第一高手!?”緋聲尖叫,那個看起來像是快要死掉的老家夥武功居然如此高強!

“你武功底子不差,就是缺乏行走江湖的經驗才會看不出來誰才是高手。”

因為想起“總管事件”,緋聲噤若寒蟬。他能輕易地看出他人的性格,但武功底子……很難!

“你覺得我府上的總管今年幾歲?”欽聿舉個例子,想讓緋聲明白他看江湖人的眼光有多差。

其實依緋聲的年紀,他看人已經夠準確了,但與盼縈樓往來的多為名門貴胄,緋聲懂這些人,卻不懂江湖人。

緋聲睨著欽聿,總覺得欽聿話裏有詐。他一直覺得總管至少年過六旬,可是昨夜見總管身手靈活,再加上欽聿問話的口吻……

“五十。”緋聲一下子降了十歲,可惜與總管的真實年齡仍有一大段落差。

“今年吃過臘八粥後,他也才三十二。”欽聿慢條斯理地說道。

其實欽聿自己也覺得總管的臉壓根兒是用來騙人的。

“騙人!”緋聲尖叫道:“他那模樣會隻有三十二歲,怎麽可能?”

欽聿沒有回答,由著緋聲胡鬧;反正總管隻有三十多歲是事實,閻王爺不可能因為他看起來年邁,就讓他提早二十年出生。

“那些說你精明的人,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麽。”欽聿輕歎一聲。

緋聲扁著嘴沒有回應,他不夠精明是不夠精明,倒也沒聽漏欽聿的話。

欽聿說星流和默言是焰武國的人,又說他應該聽星流說過欽聿是焰武國的人,所以事情絕對跟星流有關係,他會被欽聿擒來這兒八成就是星流搞的鬼。

他的確沒有星流聰明,武功更不比默言好,可是他有他的生存之道,他也有他厲害的地方。

他一定會報複!

等緋聲情緒穩定後,欽聿冷不防地說出最令緋聲在意的事情。

“他們……害死了你爹。”說這話時,欽聿定定的盯著緋聲瞧,生怕緋聲會當場發飆。

“哦!”緋聲淡淡地答著,以點頭表示他聽到了。

此刻他除了聲音有些悶之外,其餘一切正常。

他知道欽聿口中的“他們”指的是梁家人,但是知道了又怎麽樣?他的爹娘已故,他沒繼承父業當武師,而在盼縈樓當掌櫃,事情就隻是這樣。

“你不生氣?”欽聿有些好奇。

“有一點點。”緋聲偏頭思考片刻後,誠實回答。

“不想報仇?”

“不想。”這次緋聲倒是答得很快。

“為什麽?我以為你會想報仇。”欽聿以饒富興味的目光瞧著緋聲,看來緋聲尚有很多他不了解的地方。

“沒必要。”緋聲答得一樣快速,顯示他內心的堅定。

“因為……冤冤相報何時了?”他揣測著。

“我沒那麽偉大。”緋聲皺著眉,完全不能理解欽聿在想什麽。

“一般人都會想盡最後的孝道。”欽聿淺笑著,他知道緋聲會反駁他,關於這一點,他對緋聲算是非常了解了。

“孝道是生前盡的吧?人都死了還盡什麽孝?”緋聲說得理直氣壯。“若真要論孝道,與其去報仇還不如把自己照顧好,別讓他們在九泉之下為我擔憂。”

欽聿微笑點頭,緋聲果真與眾不同,值得自己為他傾心。

“所以,我現在應該做的,就是多賺點銀子,成為大富翁。”想到銀子,緋聲立即笑眯了眼。

欽聿的笑僵在臉上,他的嘴角正在微微抽搐。看來,緋聲愛財的毛病是改不掉了,關於這一點,他也非常了解。

“等一下!我爹娘又不是焰武國的人,我們也不住昭陽,梁家人跟我爹的死有什麽關係?”緋聲大叫道,他的腦子轉啊轉的,終於想到了疑點。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並不知道你是誰,是兩年前著手查辦這件案子後,才發現你的身世。”欽聿和以往沒個兩樣,話都從最不重要的地方開始說起。

緋聲學會耐心地聽下去,於是起身端來被移置在不遠處的茶具、茶水,外加一盤喝茶時必備的小點心,像在客棧聽人說書似的。

“梁家人由焰武皇宮偷走不少金銀珠寶,自然需要找個地方藏,從梁府送到寶物的藏匿處,當然需要人來運送……”

欽聿說到一半口渴,也不自己倒茶喝,伸手就奪走緋聲手中的茶杯,就著緋聲飲過處一口將清茶喝乾。

“他們該不會好死不死的就找上我爹運送寶物,事後怕他泄露藏寶地點,才將他殺害了?”緋聲語調輕鬆,眸底卻薄薄地罩上一層悲傷。

畢竟他是他的親爹,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你說對了一半,他們是找上你爹運送,不過殺他的理由卻不是因為怕他泄密,而是害怕他的武功。”欽聿的神情有些複雜,不知該怎麽向緋聲解釋才好。

緋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