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25、第25章

第25章

“他們想出一個好方法,既能運送寶藏又不怕被人知道地點,就是請鏢局運送,他們再於到達目的地之前搶奪。說到這裏,欽聿也不知該佩服或搖頭歎息。

此時欽聿不由自主地輕拉緋聲的手,希望緋聲能得到一些安慰。

“可惜我爹本領太高,總讓他們搶不到寶藏,所以他們在一氣之下索性想法子殺了他?”提到爹的快刀和死亡,緋聲既是得意又是失意。

“梁家百餘人一起攻擊,任你爹再強也不是對手啊!”欽聿的神情十分憂傷。

緋聲點了點頭,乖乖地趴在欽聿懷裏,枕在欽聿強壯的手臂上。

“緋聲?”欽聿輕喚一聲。

“嗯?”

“你該不會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吧?”欽聿的口氣輕柔,就是臉色有點蒼白。

“什麽?”緋聲天真地回問。

“你正好壓在我的傷口上。”欽聿得咬緊牙根,才不至於呼痛。

緋聲對此事倒是沒有什麽反應,他自顧自的問道:“你的傷,也是梁家人的傑作吧?害我好想給他們好看!”緋聲學著小娃娃的聲調說話,讓整句話聽來特別沒有說服力。

聞言,擁著可人兒的欽聿卻渾身一僵,他直覺懷中的人兒真的會做出什麽驚天動地的大事來。

“緋聲?”欽聿語帶責難。

他希望緋聲能為自己好好保重,畢竟梁家並不好惹,尤其是現在的梁老太君、當年的焰武太監總管,他的“血手”可不是浪得虛名,他這身抓痕就是梁家人的傑作,臂上那道三寸長的傷口,自然是“梁老妖”下的毒手。

而且,緋聲壓得他好痛啊!

“沒辦法,看見你受傷我心情就不好,既然殺不到梁家人,拿你出氣也一樣,誰教你不好好保重身子,要受傷呢?”緋聲話一說完,就往欽聿受傷較輕的另一條手臂咬了一口。

緋聲說話的語氣軟軟的,讓人骨頭都酥了,可是話裏的涵義,足以讓欽聿發瘋;不過欽聿沒有說什麽,他決定要低頭品嚐緋聲朱豔的小嘴。

他可沒有笨到去跟緋聲爭執說追捕那些人是他的工作,他很清楚就算梁家人偷走的是玉璽,緋聲都會叫他們重刻一個就算了。

可是欽聿也不得不承認,緋聲的話讓他心頭甜絲絲的。

他在擔心他耶!不希望他受傷、不要他難過、擔心著他……

緋聲柔順地半抬起頭,讓欽聿的舌順利地滑進他的口中,探取丁香小舌,順便汲取蜜津。

親吻時兩人各懷心思,緋聲決心去找梁老妖怪,給梁家人好看。

欽聿則決定要加派人手好好看住緋聲,千萬別讓緋聲出府。

緋聲不是白癡,他當然知道這是什麽情況。

大清早時欽聿還在,緋聲睡醒時欽聿也在,中午兩人還卿卿我我地一起用了午膳,你喂我一匙、我還你一口的,玩得不亦樂乎。

用完午膳後,欽聿甚至還細心地幫緋聲重梳頭發,緋聲則幫欽聿重新上藥,恩愛之情溢於言表。

然後,趁著緋聲小解,欽聿便消失了,留下緋聲和總管麵麵相覷。

一反前兩日的行徑,緋聲沒到後院待著,此時他正待在廂房內,坐在炕上剝橘子吃。

他的左邊站著前兩日一直跟著他的護院甲乙,右邊則是今天剛出現的護院丙丁,正前方站著武功高強,今年臘八粥吃完也才三十二歲的總管。

廂房外頭還站著護院戊、己、庚、辛、壬、癸。

而且無論是總管或是這“十幹護院”,他們全都不介意陪他吃飯、洗澡、睡覺,甚至上茅廁。

分明拿他當犯人看,該死的欽聿!

“我不能出去嗎?”將最後兩瓣橘子一起塞入口中,緋聲口齒不清地問道。

“爺有交代,為了您的安危希望您不要離開。”總管必恭必敬地回答著。

經過昨天一整天,看著爺和緋聲公子兩個人如同被麥芽糖黏著一般的密不可分,他若還不知道這兩人是怎麽一回事的話,就枉為總管!

“那麽,除了出門以外,隻要待在府裏什麽事都隨我做嗎?”緋聲狀似無心地問道。

緋聲努努嘴巴,朱唇吐出數粒種子,動作優閑,眸子裏卻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按理說,是這樣沒錯。”總管不知為何,冷汗一顆、一顆滴了下來,他怎麽都覺得眼前這家夥有陰謀。

“今天天氣真冷啊!不知道行人多不多?”

他大概是欽聿的口水喝多了,講話跟欽聿一樣,不知話裏的重點何時會出現。

“緋聲公子,這件事我直說無妨,反正無論您知不知道,都不能離開府裏就是了。”總管以為緋聲是想套出府裏的位置,方便等會兒逃跑。

“我不會離開。”緋聲微笑保證,可惜沒有人相信他。

“這兒位在城東,大門正向東大街,現下天氣雖冷也還沒到大雪時分,何況人一天要吃、要喝、要穿總得到街上買,不到大雪,東大街都熙來攘往、人潮洶湧。”

總管繼續往下說,聽得緋聲眼睛直發亮。

“我記得東大街賣的是南北貨和古玩,你們這兒靠近哪裏?”緋聲拉拉蓋在身上的小被,真是冷。

但是,若非沒錢可賺,平日的這個時刻他早已起床在外頭想法子賺錢了。

被欽聿拎來的這幾天,真是損失慘重!

“恰恰在中間。”總管老實地回答。

他就不信緋聲公子能憑著三腳貓的功夫,從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跑。

最多他再點住緋聲公子的穴道,讓他躺在**睡到爺回來,隻要人還在府中而且沒死、沒病的,爺對如何留人意見不會太多。

“那好,非常好。”

緋聲笑眯眯的望向眾人,看得總管渾身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