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27、第27章

第27章

“你!”就在大家看此情景看得有些癡呆時,緋聲指著護院丙叫道。UC小說網:“你送他回家,免得他被搶。”緋聲又指指一名抱著大批玉飾的男子。

“哦!好。”新來的護院丙比較呆,想也不想就跟著男子走了。

“快算帳啊!快!”

緋聲說話的短暫時間裏,一大群人抱著挑中的寶貝湊近緋聲;因為大夥兒都知道,結帳付款後東西就是他們的了,若是動作不快一點,等會兒衝出個人來跟自己競標,就得多花好多銀子了。

“要算帳找他。”緋聲往後一指,人群馬上衝向總管。

緊接著,緋聲又指揮好幾人去送貨、當保鏢什麽的,不消片刻,伍府裏的護院僅剩甲乙二人。

“你們兩個,送她回去。”緋聲笑吟吟地望著兩人,無論是麵部表情或是眼中光芒,全都狡猾萬分。

對於這兩個看守了他好幾天的人,他不送份大禮怎麽行呢?

甲乙兩人原想拒絕,可是定睛一看,需要人送的是名嬌滴滴的美少女,貨物又多到她扛也扛不完,兩人惻隱之心冒了出來。

反正少女應該就住在城裏,再怎麽送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就送吧!

緋聲揮手送走他們時,奸詐的笑始終沒有消失。

他是問清楚後才指派任務給他們的,那名女子住在深山裏,一年才來京城一次買辦貨物。

現下,十幹護院不在,總管又被人群團團圍住,他口袋裏的銀子也已塞得滿滿的,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一會兒後,東大街上出現一名跑得飛快的男子,後麵有個白發蒼蒼自稱隻有三十二歲的老頭,在大吼大叫。

“喂!不要擋住我,什麽叫老伯不要激動,會早死?我今年才三十一,還未娶呢!就算今年喝過了臘八粥也才三十二……什麽叫不敢嫁給一個老頭子?我說了我才三十一!”

離開伍府,緋聲第一個去的地方當然就是盼縈樓。

倒不是緋聲太久沒回去想念樓裏的一切,而是因為他的家當全在盼縈樓裏。

不過在回盼縈樓前,緋聲先到城外走了一趟。

他記得星流當初說過錦繡坊裏有他想要的答案。

星流的話有一定的可信度,正確的說法是,隻要不得罪星流,星流的話都很可信。

星流所說的城外應該就是東城門外,因為星流既然知道伍府就是焰武國在昭陽的根據地,又通知對方捉走了他,怎麽想錦繡坊都該在東城門外。

不過星流和默言是焰武人,此事就在緋聲的意料之外。

那天他隻不過試探地問了一句,沒想到欽聿竟會點頭承認星流真是焰武人;從焰武到昭陽,夏羽是必經之地,難怪星流會對各種薰香了若指掌,他說過夏羽國什麽東西都有嘛!

緋聲邊想邊尋找錦繡坊,果然跟星流講的一樣,隨便找個人問,大夥兒都知道錦繡坊在哪裏。

不過很奇怪,他一問起錦繡坊所有人的臉上都堆滿了笑,直對他說恭喜。

謎底揭曉得很快,緋聲站在錦繡坊門前就知道為什麽了——

錦繡坊,用比較通俗的白話來說,就是間鳳冠霞帔的專賣店。

緋聲在錦繡坊前站了約一刻鍾後,便怒氣衝衝的想回盼縈樓去。

旁人朝著他說恭喜,該是以為他要迎娶美嬌娘,不過他很明白,星流叫他來錦繡坊看看,是叫他嫁了就算了。

真是太過分、太過分了!

緋聲因為太過生氣,走沒幾步後又掉頭走進錦繡坊,最後決定訂下一套最貴的鳳冠霞帔,再叫店家去盼縈樓找星流付款。

“你回來了啊!”

緋聲一反常態地由正門進入盼縈樓,語冰也跟平常不同,竟然會主動跟緋聲打招呼。

“你可以當作沒看到我,我一會兒就出去。”緋聲冷然應道,兀自朝裏頭走了進去,目的地是他的竹屋。

“你兩三天不見人影,一回來臉色就這麽難看,是誰給你難堪了嗎?”語冰收起平日與他鬥嘴用的刻薄嘴臉,關心地問道。

畢竟他和緋聲相處了好幾年,會關心他也是很自然的事;而且他有不好的預感,似乎幾天之後,他就再也見不到緋聲了。

緋聲沒有回話,隻是靜靜的由懷中掏出當日在梁府簽下的字據,將字據遞給語冰後他才繼續往內走。

“三十萬兩!殺人嘛!”語冰在緋聲背後尖叫。

語冰也是個求“財”若渴的人,看到三十萬兩的字據,不發瘋才怪。

緋聲不管語冰,逕自繞過廚房,進竹屋前手裏還拿著把斧頭。

“你當真要付?”

語冰抓著字據的手在發抖。

“嗯。”緋聲表情淡漠,語氣裏也聽不出怒火,舉起斧頭的動作卻大得驚人。

“你不想付,也不必拆房子啊!”

語冰還來不及尖叫,竹屋裏最大根的竹子已被緋聲劈裂了;跟著碎竹一起落在地上的,全是金條和銀子……

語冰看呆了,“你真的連老本都賠進去了啊?”

若是平時語冰八成會趁亂搶走兩塊金子自個兒花用,可是緋聲此時那張冷冰冰的臉,讓他無法落井下石。

“你等會兒,你先在這裏等會兒,我馬上就回來。”語冰指著緋聲叫了幾聲,立即往外跑。

緋聲可能不記得,但是語冰又怎麽會忘記他的相公慎勤,好歹他也是昭陽國的二皇子、慎王爺啊!

緋聲置若罔聞,提起斧頭又往第二根竹子劈下。

盼縈樓是煙花之地,往來的都是皇孫貴胄,即使他隻是個掌櫃不比花魁,每日賺來的銀兩也是多得嚇人,雖然他收的小費沒有倌人、豔妓多,但他不必添行頭、胭脂,長年下來反而存得更多。

三十萬兩是很多,不過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