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
字體:16+-

18、生活真的無法回複原樣

18、生活真的無法回複原樣

其實,我想寫的是那種張強式的小流氓一樣的調戲口吻的文的,

寫出來就變了.....

但是那一天,小耀陽偷偷地跑來貼著我的耳朵,吹著癢癢的熱氣打“小報告”說:“親愛的爹地,偶有發現媽媽最近常常的會迷眼睛哦,可是都沒有風的說!”

不由的,我就猜測出幾分,我心懷不安的哄騙過了覺得奇怪的小耀陽之後,仔細地想了想,就找了一個時間,把秋蓮約出去一起吃個午餐!

在我的旁敲側擊下,秋蓮終於掩麵流淚了,她點點頭表示她已經知道了我出差的真相,好像是張強親自往我家裏麵打的電話……

秋蓮是什麽人呀,我們可是一起認識了多年的“夫妻”,她**的就問張強我是不是有意外發生,如果張強不說,她就帶著孩子直接過去看我(這是秋蓮自己說的詐一下張強的話……)

結果,為難的張強就說了我的情況……

得知真相的秋蓮,反而冷靜下來,請求張強好好的照顧我,並不要告訴我她已經知道了這一切……

秋蓮和張強還一起哄我父母和小耀陽說我是真的出差一些日子……

我無語又覺得報歉的看著秋蓮許久……

之後,秋蓮一反淚水漣漣的憔悴樣子,突然就堅定地轉移了話題……講起陽兒的幼兒園,畫畫……根本不給我張口說道歉的機會。UC小說網:Http://

事情就這樣的翻了過去,至少在短時間之內,我是這樣子認為的,我鴕鳥的認為,一切還會像從前那樣,雖然是壓抑的,違反了我的本意的,可是,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隻能繼續的走下去,哪怕是真的錯了……

我在回N市的第二天,就從銀行轉賬了一張支票過到張強父親的醫院,數額應該是隻多不少吧,但是,對張強的那一片心,我無法估價,也不敢再表現出我的任何態度,我沒有勇氣……

但是我的生活真的是再也無法回複原樣了,誰也不能說明明變了的心,會能夠輕易的再回複沒有變的時候那樣的麻木,心變活了就是活了……生活亦然!

盡管還是在原地守著不動,但確實是心活了……

我和秋蓮開始了真正的貌合神離的夫妻,連不在一起同床都不隱藏了,父母私下裏和我聊了一次,我隻推說,我們有點不方便,就讓她先和小耀陽睡一段時間!

我不知道秋蓮有沒有做什麽工作,反正父母從那之後就不再管我們的事情了,但是,對我的那種失望卻也毫無保留地表現了出來……

我把整個二樓重新裝修了一下,設計成了相鄰的但是不相通的兩個超大房間,我住在裏麵的那個有點深的房間,靠樓梯的那個大的房間給秋蓮居住!總之,除了愛情我沒法給秋蓮外,我別的什麽都聽她的安排!

我以為我就這樣鴕鳥一樣的生活著,躲著一切有關張強的聯係,那我就可以勉強的過著我現在的平靜的生活,但是我想錯了……

張強就是張強,他不是我,也不是為了我什麽都舍得放棄甘願犧牲的華東!

張強就這樣的,一個強勢無比的電話直接的就打到了我的公司辦公室裏:幹脆利落地通知我他來N市了,而且,就在我公司的附近有一個小的私人豪華公寓,讓我下班之後就去他那”好好”談一談!

語氣硬硬的,好像是一堆石塊打在我的“保護殼”上,把我嚇得完全的清醒了!

張強的個性是很直的,對我也是真心實意的,要不誰願意在醫院不回家的守你個十天半月的,從頭照顧到腳,連我發脾氣他都忍著,還換樣的給我喂飯……跑題了……

就是熱戀的人也不一定願意,也不一定能堅持下來這麽多天的沒人替換的服侍病人!

我言不由衷地說著我忙沒有時間不能去的話,可是張強一聲不響的就把電話狠狠地掛了!

空線的強鳴聲擾得我的腦袋成了漿糊一樣的,一天都沒法正常地思考做事!

N市夜晚的酒綠燈紅比從前甚至還要更妖冶幾分。

走出了公司後,我猶豫著要不要給張強打個電話,可是,我心裏麵亂七八糟的沒有想好,猶豫不決的僵在那裏。

可是,想要再見到張強的**實在很大,我無法抗拒腦袋中橫衝直撞的衝動……還是忍不住,打了張強的電話號碼……

心中還不停的勸解自己說:就這一次,我隻是想聽聽他的聲音 絕對不想再和他發生點什麽,絕對絕對!

等待接通的時間,變得非常漫長,我的心跳突然很快,想聽張強的聲音,可是又很怕電話接通了……

等了好久,都沒有人接聽!我的心不由的慌亂起來,開始一次接一次地不停地播著他的電話號碼!

我的心裏更亂了,滿腦袋中想到的都是張強發生什麽意外……誰都知道,我們N市的夜晚不是那麽太平的,多“黑色的妖孽”做怪呀!

平時那套,攔阻自己去看張強的理論現在脆弱的不堪一擊!

我按著他給我的地址的過去,但那個公寓還真得是“高檔”:公寓保安人員邊上下像是防賊一樣的看得我渾身發毛,邊解釋說根本沒有看到該公寓內的主人回來!自然不會放我進去等待了!

我站在公寓的大門外,狂打電話張強又根本不接聽!急得想吐血!

百忙中,打電話給家裏,說有事要晚些時候回去,不用等我了!就守在張強的公寓樓下!

後來,總算是電話回叫響了,我趕緊接通: “是張強嗎?”等了漫長的幾秒之後,我沒有聽到那沉穩的聲音。

“……張強,是我。”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怎麽回事,腦袋中隻想見到他了就要好好的K他一頓……然後再好好的親他……心中壓抑的情感似岩漿般噴薄欲出……

電話那麵仍然是讓人緊張得要吐血的沉默不語,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又怕他掛了電話。

那些千言萬語堵在喉嚨,我隻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了,恨不得這一刻就見到他。

我又道:“張強,我是周宗華,你,你在哪裏呀,我……在你告訴我的那個公寓樓下等你好長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