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
字體:16+-

20、逃不開的張強

20、逃不開的張強

所以。。會在某種程度上給予以少愛的人彌補。。

這樣一說,再傻的人也知道就是我周宗華的問題了,大家的目光熱騰騰的往我身上招呼著……我大窘……這不是要當場逼婚吧!

隻能裝傻!張強這個禍害!真的是太讓我不好意思了,這臉自己都紅成了一片映山紅了……

等到沒有別人的時候的,看我不咬你個滿身蚊子包,哼!(三隻小熊:咦,周宗華,你不是來說分手的嗎,還說隻是看看就走的呀?……被滿麵春風的周宗華PIE飛,張強還補上一腳……)

林道清的那位說話了,叫什麽來著,剛剛介紹的時候,我一心都在張強身上,沒記住(o(s□t)o):“張強要是犯啥錯誤了,小周你就盡管折磨好了,但是離家出走那可就不太好了是吧!要是張強還是不聽你指揮的話,你就給這些哥哥們打電話,我們幫你好好修理他!”

在坐的各位馬上就笑成了一片,有人附合著說:“對,一天不行,就天天過去修理,直到小周你消氣為止!”

另一個就接著說:“今天就給大夥個麵子,小周你把張強領回去吧,看他都別扭成啥樣子了!以前他可是打不死的小強呢,牛得狠呀,嗬嗬!”

我輕輕地坐在張強的身邊陪著笑臉,可能他們以為我要比張強年齡上麵要小一些,所以才鬧脾氣吧,畢竟從我的身材上來講,看上去是不那麽比張強大多少!(俺們這是心理成熟!!)

我看著張強,張強別扭得不理我,我就厚著臉皮地伸出一隻手去拉他的手,他輕輕地一掙之後,我趕緊用點勁抓住,他就不在掙了,算是給我個台階下!

之後,包廂內的氣氛熱烈起來,真的有了為遠來的張強接風和慶祝我們小別勝新婚的意思……

大家推杯換盞,不斷地有人過來要和我喝一個,張強開始是笑著看我的熱鬧,後來,一看他的這些個兄弟真的是拿我不當外人,就沉不住氣了,直接的操起杯子加入了戰鬥!

我是解放了,沒喝多少,正是微熏的時候,看著張強生龍活虎的和朋友們喝著,心中又開始又甜蜜又酸楚……

想了想,時間有點很晚了,我沒有和家裏說不回去,現在張強我也見到了,不如……借個尿遁閃人得了!

要不更是沒法和張強說清,真正的是剪不斷,理還亂了……

我假裝有點喝多了,就說要去洗手間……可是,我一走出包間,還沒邁到二樓往一樓下樓的樓梯處,就被後麵伸出來的一雙有力的手臂緊緊地困在懷中……張強灼熱的呼吸噴在我的耳邊,讓我不由的直顫抖著想躲開……

然後,張強的熱火朝天的雙唇就吻上我的耳際,我整個的變成了一塊木頭,接著,張強的臉就對上我的臉……等我反映過來時,我們兩個人正在進行著深深地舌吻,再然後,張強就擁著我回了包廂……

不用說了,傻子也知道:我沒跑成!本次逃跑計劃滑鐵盧了……

而且,看張強的架勢,這回我就是真的內急想去上廁所,張強也會用那種熱得我冒汗的目光看得我不敢說真話了!

我真是個可憐的情人!這就是這一刻我給自己的最準確的評語!

他的右臂一直用力的擁著我的腰,和大家說說笑笑喝喝鬧鬧的空,就是不斷地親吻著我……

全然不顧,我的年齡比他要大上個五六歲,我再怎麽也是公司的一大BOSS,就當我當個情竇初開的小男孩一樣的,狂吻亂親……搞得我都有反映了……

後來,大家陸續的先走了,隻剩下我們兩個人在包廂裏,我開始還沒有明白什麽意思,後來才傻傻地領悟過來……這些是給我們創造機會,讓我們當場合好呢!這都是些什麽朋友,也太夠意思了吧!GAY是有點前衛和瘋狂,可是也不能讓他和我就在這裏吧……

再說,看到現在眼眼色眯眯地盯著我的張強……我能不有點緊張嗎……其實,我心裏對張強是真的有感覺的,而且是非常的有感覺……但是,我又怕這種感情沒有結局,最終又要害了一個人!

別以為,以前他搞得那些小貓膩我一點都不知道,我隻是也想偶爾給自己的心放一點點假而已,現在我已經在外麵休息了近一個月了,和張強的關係,我現在不認為自己有承受的勇氣,再說,我也是真的喜歡他的!

但是我的生活中已經有太太秋蓮和兒子小耀陽,她們就是我沒法拋棄的責任,這樣的情況下,讓我把張強置於何處,張強他是那麽一個優秀的好男人,離開了我,他應該很快就可以找到一個更適合他,能夠珍惜他給他個長遠未來的人!

而不是我這樣一個,懦弱到極點的人,長痛不如短痛,我現在就直接地回絕了他,讓他對我死心之後,他才可能去找個比我更適合他的人!雖然我的心中也在隱隱地痛著……

但是,這隻能是我唯一的選擇!我不能再害了華東,秋蓮和小耀陽之後,再害了張強,這樣一個陽光一樣的好男人,能出現在我的生命中,給我帶來了那麽多的快樂,讓我要垂死掙紮的時刻再次品嚐到愛情的甜蜜,那我還要再奢侈地追求什麽呢……我沒有這種資格!

我已經是因為自己的罪孽深重衝動地去自殺過一次,因了張強的及時救助得以死而複生的人,日子就得繼續的過下去。難道讓我在父母和嶽父母們健在的時候,因為自己的個人私下愛欲就殘忍的拋妻棄子嗎!

那樣,不是更加的禽獸不如了嗎?

這種事情我沒辦法做得出來,我在關鍵的大事情上,就是不能狠下心腸來!也沒法狠下來,傷害他人的事情,我已經做過了,結婚前是傷害父母和秋蓮,結婚後是傷害華東和張強……

為什麽,我總是要傷害對我最好的,最愛我的人呢?

不然,當初和我相處了那麽多年的華東又怎麽會傷心地遠渡重洋至今音信全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