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
字體:16+-

29、懦弱小受爭奪戰

29、懦弱小受爭奪戰

作者有話要說:感動是要留在心中的,慢慢品吧.....

偶要評呀,偶要分呀..

麽麽..

張強也不吭不卑地說道:“我是張強,我是周宗華決定從今以後永遠地一起生活的愛人!”

我的臉皮騰地一下就更紅了,本來我們三個剛剛拉拉扯扯地進來,就夠讓人側目的了,現在我一聽他們兩個這樣子一說,這臉隻有更加變紅的份了,這叫什麽事情呀,搞得幾個大男人在這裏爭風吃醋,我用眼睛餘光好像都看到了其他位置的客人們正在奇怪的看著我們這一桌的劍拔弩張……

我努力做出一番不激動的樣子,想讓他們兩個人和氣的講話,不要在爭了,我實在是丟不起這個臉,長這麽大,我還從來沒有臉像是現在這麽發熱呢……

我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尷尬,隻想打個地縫鑽進去躲藏一下!我隻想低調呀,低調啊.

張強與華東之間的目光,仿佛能閃出霹靂啪啦的火花一樣……讓我在旁邊坐臥不安,恨不能夾著尾巴落荒而逃……閃得遠遠的……

如果讀者願意的話,我現在寧可選擇那種暫時性的失憶症之流的什麽病,把目前的這個難關混過去,可是,太難了,雖然張強是讓我練習忽啦圈,可是,也還是有點效果的,想暈過去,不是那麽容易的……

我再偷偷得去看那兩個衣冠楚楚的大男人,都是努力的保持著風度,說的話雖然都是文來文去的,但我就是覺得刀光劍影的滿天飛……血雨腥風……

華東和張強兩個人無視我在旁邊的樣子,就這樣肆無忌憚的談論著和我周宗華有著重大關係的事情,卻又都把我當做是透明人一樣,我也不敢說話,你說讓我如何的表態,又如何得去馬上就決定要選擇誰呀?

我要是說選擇了華東,那張強就得把我當場的捏成照片;我要是說選擇張強,那華東就會馬上把我大拆八塊……

我要是兩個都不要,就得被他們兩個人齊心合力的給吃掉,我要是說兩個都要,那就得被他們個人就地分贓,一刀切成兩半……

這麽恐怖事件的主角,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想當的!雖然我骨子裏兩個人都愛,但是我沒有膽量去選擇誰,也沒有膽量去馬上就做出果斷的決定去放棄誰,我沒這個魄力!我自己早就清楚自己的能耐!

我縮……我縮……我縮……

後來,估計華東和張強兩個人也是爭來爭去的也沒有談出什麽實質性的結果,於是,他們終於想起了我這個坐在一邊,卻假裝是陌生人的……情人!

華東年紀最大,也是最沉得住氣的,於是,由華東先和顏悅色的提出來話題:“宗華,我們兩個人你決定怎麽相處?”

我哪敢直說呀,我的小命才剛保住沒幾天的時間,這兩個人都在我麵前那不是一般二般的強大的,讓我去張口得罪誰呀,我還想多活幾年,能喝到兒子小耀陽長大娶媳婦時敬過來的茶呢!

我低頭假裝沉思不語……實際上是想努力的拖時間,把時間拖得久一點了,他們二個人也覺得沒有意思了,自然而然的就不問了,沒準就此忘記了再次問我這樣的問題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周圍華東與張強的狀況,不禁冷汗直冒,不太像是會按著我的想法去走呀,我可怎麽辦呢,這麽快就做決定,這個,這個可是實在的不符合我的性格。UC小 說 網:

暗暗叫苦,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能來幫我出個不得罪他們兩個任何一個人的主意!太難了……我繼續不語……

張強看我一副沉思的樣子,好像是老僧入定了一般,估計是壓力不夠大的話,我就準備這樣子繼續的裝聾作啞下去了,就忍無可忍問我說:“宗華,這個事情你別想躲躲閃閃的逃過去,我是絕對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敢不選我你就試試……哼~哼!”

我一臉的為難,就是個傻子來了也能百分之百的看出來,可是華東馬上就趕在我說話之前放出話來:“宗華,我也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要是選擇別人敢離開我的話,我也有得是手段的……”伴隨著他的話,是他的手指慢慢地握成了拳頭,然後,骨頭一節節的跟著響的聲音,嚇死人了,華東什麽時候也學得這麽彪悍了(~\(RQ)/~啦啦啦)!

張強當然也是不肯示弱了,一邊慢條斯理地摸著手中的那隻無辜的咖啡杯,一邊又說:“別忘記了你前幾天是怎麽過的,還有你可是有答應過我的哦……”

想也知道,這個時候,華東和張強兩個人誰退步,誰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啊,這種發揚風格的事情沒有幾個人願意愛幹,雷鋒早就是傳說中反麵教材裏的風雲人物了!

我腦門上拚命的在冒汗,前幾天……是呀,前幾天我可是被張強給扣在房間裏,做了兩個月的“金屋藏嬌人”啊!費了好大的勁,我才剛出來,呼吸自由的空氣還沒有幾天的時間呢……

華東也跟著不客氣的說服教育:“宗華,你可是從小就答應過我要和我一起的哦,而且,我這幾年在國外,也不是白混的,可是接觸了不少的各階層的精英哦,真要想做點什麽不被外人知道的事情,我也能做到……”

我徹底的汗流滿麵,人家都說風流債風流債還得快,果然是不假呀……我,我回家以後,就立馬去哪個寺院去燒香敬佛去,人不信點啥看來還真是不行啊!

我這麽老實的人,我招誰惹誰了,平時對我溫柔有加的華東都被我給逼上梁山都當場給我放狠話了!張強今天也一直就是一副超級的強硬態度,我跟本就不敢惹火燒身呀……

華東和張強等我說話都快要等得花兒都凋謝了又開始結果……我還是沒有敢說出來我的決定!於是他們兩個人也不跟我客氣了,一致的槍口對我,命令我馬上的給出個結果!

說是選擇權在我,可是我哪有真正的選擇權呀!我看看華東,真的是又帥又穩重,眼光中閃著的都是成熟睿智的精光,這可是我從小精心策劃才培養出來的精英呀,不舍得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