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俠傳
字體:16+-

第四回 女俠飛紅巾

楊雲聰怔了一怔,看著納蘭明慧策馬飛馳而來,聲音顫抖,神色淒惶,頓時失掉了主意。這個敢在十萬軍中來去自如,勇敢果決的奇男子,如今給一個少女哀憐的目光所驚住,思想像一股浪潮重擊著另一股浪潮,他想起被無辜欺負淩虐的哈薩克人,而自己所挾住的正是哈薩克人的大對頭;他又想起在帳幕中溫馨的幾個晚上,想起自己的性命,就是這個異族少女救的。他突然勒住了馬,回過頭來,一伸手,解開納蘭秀吉的穴道,將他擲在地上,迎著納蘭明慧說道:“小姐,你的父親在這裏,他絲毫沒有受傷,你可放心了吧!”

納蘭秀吉籲喘著氣,望著女兒,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納蘭明慧將父親扶上了馬,衝著楊雲聰說道:“謝謝你。”楊雲聰道:“用不著謝!你救了我的性命,我還你的父親,我們誰也不欠誰的恩情!”兩腿用力一夾,駿馬嘶鳴,頭也不回,疾馳去了!

楊雲聰口中說得那麽斬釘截鐵,心裏卻是充滿悵惆。他感到生命的充實,又感到感情的空虛!他是一個英雄,但卻不是一個超人,他驅逐不開心頭的倩影,他不敢想起她是“仇人的女兒”,然而這卻是一個殘酷的事實;那樣一個溫柔明理的女子,卻有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父親。

楊雲聰迷迷惘憫的策馬飛奔,向南疆馳去,火紅的日頭漸向西移,天邊一抹晚霞,映照著大草原,發出霞輝麗彩。楊雲聰喃喃自語道:“白天就快過去,黑夜又要來了!”驀然間他覺得又倦又餓,他今早在布騰河畔,奪命之時,搶了一個軍官的馬,卻沒有搶他的幹糧。在心裏所思,迷惘策馬之際,饑餓,像一個隱蔽多年的敵人,沒有出來襲擊;現在紅日西移,“隱蔽的敵人”出來了!他感到饑餓的襲擊了!

一陣晚風吹來,楊雲聰依稀聽得前麵有馬鈴之聲,心想:若碰到客商就好了,他伏在馬背上,輕拍它的頸項,那馬驟的放開四蹄,風馳電掣般追上去,追了一會,見著前麵有兩匹白馬,馬上人騎術精絕,楊雲聰人倦馬乏,雖然拚命衝去,卻總是追不上他們。

楊雲聰正在大感失望,忽然前麵那兩騎馬放慢了腳步,並轡而行,楊雲聰大喜,催馬趕上,隻見一騎馬上,是一個俊俏的姑娘,頭上包著一條紅中,迎風飄蕩;另一騎馬上,則是一個年青的小夥子。楊雲聰正待開聲相喚,忽聽得晚風中斷斷續續飄來的話語:

“飛紅巾,你為什麽要催著馬兒趕路呢?讓我多活一刻,……你不也是沒有幸福嗎?……哎,飛紅巾,你真的這樣忍心嗎?”

前麵飄來了一聲歎息,充滿著女性的溫柔,兩匹馬更慢下來了。

楊雲聰心頭一震,“飛紅巾?難道前麵的少女,就是草原上馳名的女英雄?飛紅巾是羅布族老英雄唐努的女兒,真名叫做哈瑪雅,她騎木劍術兩俱精妙,常馳聘於天山南北,像楊雲聰一樣,也是塞外的傳奇人物,因她喜歡披著紅巾,在馬背奔馳,因此得了飛紅巾這個綽號。楊雲聰久聞她的聲名,可是軍旅匆匆,從未與她見過麵。

楊雲聰雖然饑餓,但也暫時忍住,放鬆了馬,聽聽他們在說什麽。過了一會,隻見飛紅巾將皮鞭一揮,叫道:“你再給我唱一首歌!”

那年青的小夥子吹著一根蘆笙,聲音非常淒楚,又好像充滿懼怕和失望,吹了一陣,唱起來道:

“姑娘呀!

記得在那快樂的時辰,

你說你的愛情——比海還要深!

你怎能這麽忍心?

要傷害你的愛人?

你稱讚我的歌聲,

說是草原上的夜鶯,

它歌頌你的美麗和聰明,

這美妙的歌聲,

你往哪裏尋?

你怎能這樣忍心?

把我趕上死亡的旅程!”

楊雲聰感到一陣顫栗,他突然想起了納蘭明慧,他想:難到飛紅巾和這個年青小夥子,也像他和納蘭明慧一樣,是愛人和敵人?但看來又不似呀?正思疑間,那少年乘著飛紅巾如醉如癡之際,突然一個拉馬,縱馬飛馳,飛紅巾柳眉倒豎,長鞭一揮,叫聲:“押不廬,你找死!”少年的馬剛一回頭,飛紅巾長鞭一卷,就把他卷了回來。楊雲聰“啊呀”一聲,叫了起來,飛紅巾回頭一望問道,“你是誰?”楊雲聰道:“我是一個迷路的旅人。”飛紅巾道:“既然這樣,你趕你的路吧,別多管閑事!”楊雲聰縱馬上前,抱拳說道:“女英雄,恕我粗魯坦率,我的於糧和水都沒有啦!你若有多的話,能不能給我一點?”飛紅巾望了楊雲聰一眼笑道:“你這個漢人很好,不會做作。”隨即從皮袋裏取出一包幹糧,連同水壺拋過去道:“這包幹糧給你,水可不能喝完。”楊雲聰喝了幾口水,送下幹糧,將水壺拋了過去道:“謝謝姑娘!”飛紅巾道:“好,你走吧!我不要和你一路。”楊雲聰應了一聲,策馬斜刺衝出,過了一會隻見飛紅巾和那少年,又策馬飛馳,霎忽趕過他的前頭,飛紅巾不斷揮鞭,似乎在威脅那個青年快走!

楊雲聰滿腹狐疑,十分不解。心想:這飛紅巾在南疆大大有名,不管她是怎麽回事,我都要探個究竟。要是得她合作,抵抗清兵,也多一臂之力。楊雲聰也是騎術極精,晴暗跟在飛紅巾後麵,保持著岡!看得見的距離,走了不久,天色漸黑,飛紅巾似乎很熟道路,徑自策馬走到一個古堡壘前麵,將馬係在路旁崖石上,和那少年攜手進入堡壘去了。

楊雲聰在外麵兜了一個圈子,其地已脫出沙漠,草原上水泊並不稀少,楊雲聰找到了水;讓馬飽喝了一頓,自己也飲了幾口水,送下剩餘的幹糧。養了一會神,將馬係在水泊之濱,施展輕功,夜探古堡。

其時已是一鉤新月漸近中天,楊雲聰借著月光,看那古堡上麵,刻有“烽火台”三字,楊雲聰通曉曆史,知道這是中國古代行軍所築,用木和釉土建成高高的金字塔形的東西,草原沙漠,道路易迷,古時的軍隊就築此來表示各地的距離,兼作“指路標”和“休息所”之用,有事之時,在上麵的戍卒,燃起烽火,又可互相救應。新疆的烽火台多建築於唐時,北疆甚少,南疆較多,加以日久年深,大半坍塌,若非熟悉道路的人,很難算準宿頭,利用“烽火台”歇息。

楊雲聰雙足一點,象大雁般掠上堡壘,這堡壘共有兩層,上層露天,可供戌卒眺望,下層方是人馬安歇之處。楊雲聰到了上層,蹲了下來,短劍輕輕一插,穿了一個小洞,伏下偷看,隻見飛紅巾和那少年正在下麵,他們取幹草點起了一堆火,似是談興很濃。

飛紅巾見上麵有些泥土彼彼落下,瞧了一瞧,並沒發現什麽,道:“這堡壘也太古老了,風一吹泥上就剝落下來。”但她還不放心,隨手一揮,楊雲聰急閃過一邊,用掌風一震,隻見幾根銀針跌在露台之上。心想:“那飛紅巾好厲害!她也提防上麵穿有小孔,有人偷看,所以放出飛針。若是我不避開,就瞎了雙目。”

楊雲聰震落銀針,再伏下來。飛紅巾見毫無動靜,也不再注意。楊雲聰隻聽得飛紅巾喝道:“押不廬,你還有什麽話說?”那喚做押不廬的少年道:“飛紅巾,你怎淨聽別人的說話,我的說話?你是我最愛最愛的人,我怎能暗害你的父親?老英雄在阿克蘇草原,驟遇清兵,受了包圍,激戰三天三夜我;都陪著他老人家,後來清兵人多,破了我們的陣形,衝進老英雄的帳篷,把他殺死,我痛心之極!你怎能怪我?”

飛紅巾道:“胡說,我的父親何等英雄,豈有同一帳篷,你能逃他卻不能逃出?而且我聽得長老說,他有憑有證,證實是你帶領兵夜襲,並將他暗害的!再說,如你不是做賊心虛,為什麽遠遠逃避,不敢回到部落?”

押不廬忽然抽噎起來,帶著哭聲說道:“飛紅巾呀,你怎能不信我,你是明理的人,你想想看,你父親是我們一族的頭領,清兵夜襲,當然先要捉他。我不和他一道死,是我不對,我做懦夫,我不反抗。但你要說我暗害他,那卻是太冤枉我了。你知道族裏的幾個長老都和我不和,他們陷害我,所以我不敢回來。但你來捉我,我不是親自來見你了嗎?飛紅巾,你是讓我去送死呀!”

這時飛紅巾似乎有點意動了,聲調也緩和了許多,低聲說道:“押不廬,長老說,他們有憑有證呢!你和我回到部落去吧。如果他們誤會的話,我請他們饒你便是。”押不廬道:“長老有什麽憑證,說我暗害族長?”飛紅巾道:“你們受包圍時,我正去羅布泊去聯絡,我還未回到部落,就得到長老報信,要我先捉你了。”押不廬道:“那你也還未見到什麽憑證,怎能輕信。飛紅巾呀,你放我走吧!要不然我和你一道到草原飄泊去,天天晚上,給你唱歌!”飛紅巾說道:“咱們的長老是正直的人。說什麽你也要回去和他們對質!”她話雖如此,可是聲調已更柔和。押不廬又取出蘆笙吹了起來,吹完一曲,輕輕說道:“飛紅巾,你還愛我嗎?”

楊雲聰正聽得出神,忽然堡壘外好像有腳步之聲。楊雲聰耳目何等聰敏,顧不得再聽,站了起來往外一瞧,隻見四條人影,已迫近堡壘。就在此際,下麵飛紅巾一聲冷笑,喝道,“抑不廬,你不許動。我看是什麽人敢來襲擊姑娘!”

揚劍軒居士掃描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