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俠傳
字體:16+-

第四回 女俠飛紅巾

楊雲聰怔了一怔,看著納蘭明慧策馬飛馳而來,聲音顫抖,神色淒惶,頓時失掉了主意。這個敢在十萬軍中來去自如,勇敢果決的奇男子,如今給一個少女哀憐的目光所驚住,思想像一股浪潮重擊著另一股浪潮,他想起被無辜欺負淩虐的哈薩克人,而自己所挾住的正是哈薩克人的大對頭;他又想起在帳幕中溫馨的幾個晚上,想起自己的性命,就是這個異族少女救的。他突然勒住了馬,回過頭來,一伸手,解開納蘭秀吉的穴道,將他擲在地上,迎著納蘭明慧說道:“小姐,你的父親在這裏,他絲毫沒有受傷,你可放心了吧!”

納蘭秀吉籲喘著氣,望著女兒,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納蘭明慧將父親扶上了馬,衝著楊雲聰說道:“謝謝你。”楊雲聰道:“用不著謝!你救了我的性命,我還你的父親,我們誰也不欠誰的恩情!”兩腿用力一夾,駿馬嘶鳴,頭也不回,疾馳去了!

楊雲聰口中說得那麽斬釘截鐵,心裏卻是充滿悵惆。他感到生命的充實,又感到感情的空虛!他是一個英雄,但卻不是一個超人,他驅逐不開心頭的倩影,他不敢想起她是“仇人的女兒”,然而這卻是一個殘酷的事實;那樣一個溫柔明理的女子,卻有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父親。

楊雲聰迷迷惘憫的策馬飛奔,向南疆馳去,火紅的日頭漸向西移,天邊一抹晚霞,映照著大草原,發出霞輝麗彩。楊雲聰喃喃自語道:“白天就快過去,黑夜又要來了!”驀然間他覺得又倦又餓,他今早在布騰河畔,奪命之時,搶了一個軍官的馬,卻沒有搶他的幹糧。在心裏所思,迷惘策馬之際,饑餓,像一個隱蔽多年的敵人,沒有出來襲擊;現在紅日西移,“隱蔽的敵人”出來了!他感到饑餓的襲擊了!

一陣晚風吹來,楊雲聰依稀聽得前麵有馬鈴之聲,心想:若碰到客商就好了,他伏在馬背上,輕拍它的頸項,那馬驟的放開四蹄,風馳電掣般追上去,追了一會,見著前麵有兩匹白馬,馬上人騎術精絕,楊雲聰人倦馬乏,雖然拚命衝去,卻總是追不上他們。

楊雲聰正在大感失望,忽然前麵那兩騎馬放慢了腳步,並轡而行,楊雲聰大喜,催馬趕上,隻見一騎馬上,是一個俊俏的姑娘,頭上包著一條紅中,迎風飄蕩;另一騎馬上,則是一個年青的小夥子。楊雲聰正待開聲相喚,忽聽得晚風中斷斷續續飄來的話語:

“飛紅巾,你為什麽要催著馬兒趕路呢?讓我多活一刻,……你不也是沒有幸福嗎?……哎,飛紅巾,你真的這樣忍心嗎?”

前麵飄來了一聲歎息,充滿著女性的溫柔,兩匹馬更慢下來了。

楊雲聰心頭一震,“飛紅巾?難道前麵的少女,就是草原上馳名的女英雄?飛紅巾是羅布族老英雄唐努的女兒,真名叫做哈瑪雅,她騎木劍術兩俱精妙,常馳聘於天山南北,像楊雲聰一樣,也是塞外的傳奇人物,因她喜歡披著紅巾,在馬背奔馳,因此得了飛紅巾這個綽號。楊雲聰久聞她的聲名,可是軍旅匆匆,從未與她見過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