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俠傳
字體:16+-

第十四回 草原心盟

“飛紅巾!”納蘭明慧也喊了出來,驚異地望著楊雲聰叫道:“你認得飛紅巾麽?大哥,你替我報仇。”她的頭索性枕在楊雲聰的膝上,稱呼也由“大俠”改成大哥,一半撒嬌一半嗔怒地叫道。楊雲聰痛苦的“嗯”了一聲,輕輕地將她扶起,說道:“明慧,這仇報不得哪!”納蘭明慧板著麵孔問道:“為什麽?哼。我知道了,大哥愛上了這草原上的女魔頭啦!”

楊雲聰忽地輕輕地扳著她的肩頭,兩隻眼睛,如寒冰利箭一樣對著她的眼睛,用一種急促沉重的聲調問道:“明慧,我們說正經的。你說,在你的眼中,飛紅巾是什麽人,她是女魔頭?是你的敵人?如果不是她用毒針射傷了你,你也恨她,因為她和你的族人為敵,因為你的父親經常提起她,教你恨她,把她說成女魔頭,是嗎?”楊雲聰一口氣說了這麽多活,懷著憤激的感情,又懷著戰栗的感情,期待著她的回答。納蘭明慧的樣子是這樣的愛嬌,楊雲聰在她的身旁。好像感到一股溫暖;然而由她的話語所帶的陰影,又使他感到寒冷,這時,他的心裏已經有了個決定,如果她是站在她父親那邊,因為飛紅巾是草原的女英雄而恨她的話,那麽她就是他的敵人,他要把她殺死!最少也不理她。正是這個念頭,使他的語音感到顫抖,語聲也震驚了。

納蘭明慧奇異地看著楊雲聰,她不知道楊雲聰心裏的念頭,隻是她感到氣氛的沉重;她覺察到楊雲聰的話,似乎已超出愛情之外了,他的話不是一種兒女之情:而好像是他已奉獻給一種神聖的東西,飛紅巾也是一樣,所以他和飛紅巾的情誼是牢不可破了,納蘭明慧感到異樣的悲哀,她低聲的道:“你聽我說,我厭惡戰爭,你也厭惡戰爭,你對我這樣說過的,是嗎?但是我和你厭惡戰爭,戰爭卻偏偏把我們卷進去了,如果有命運的活,這樣我們就是一個命定的惡運。

“我不認識飛紅巾。但自從我來到這兒,我就常聽人提起她的名字。是的,你說的不錯,我的父親,我的族人,都把她說成女魔,殺人如割草的惡魔,我對她也感到害怕的,可是我也並不全信我的父親的話,我知道我們打進來時,也殺了不少的人,這是戰爭嘛,我們殺他們,他們殺我們,我們把飛紅巾稱為女魔頭,焉知他們不將我的父親稱為魔頭。”

“我有時甚至這樣想,一個像飛紅巾那樣的少女,跨著戰馬,在草原上飛馳,被她的族人尊崇,被我們的人咒罵,不管怎樣,她都是一個英雄,老實說我也曾偷偷的羨慕過她哩!”

“我不認識飛紅巾,直到我受到她的毒針射傷的時候,我猜,這樣精通武藝的女子,一定是飛紅巾。當針毒令我非常痛苦的時候,我恨她,恨她出手這樣毒辣。另外)我還有恨她的,大哥,我不說了,我知道你一定是她的好朋友!”納蘭明慧忽然嬌羞的低下了頭,眼見有著一種感人心魄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