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無敵
字體:16+-

第八十六回、蟲洞理論2

他把酒喝下去,說道:“你是這世界上第一個發現蟲洞的人。陳大俠果然沒有看錯人,他苦練了二十多年內景經,還是沒有發現蟲洞。但他找對了接班人!”

王之渙搖頭說道:“我並沒有刻意尋找水泡……噢,這些蟲洞。我很自然地發現了它們。”

高適點頭道:“這就是天才啊。能夠和二哥這樣偉大的刀客相識,小弟榮幸萬分。”

王之渙苦笑道:“老弟,你是挖苦二哥吧。”

高適瞪大眼睛,頭搖得象貨郎的小鼓。

王之渙喝了口酒,說道:“算了,不說這些。”

高適說道:“現在你練功,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候。如果你總是漫無目的地移動,明月刀的威力就無法充分發揮出來。”

王之渙又是一愣,這也正好是他苦惱的地方,如何把握移動所到達的位置!高適指著明月刀說道:“全在這把刀上。你刺向蟲洞的方向,就是你將要移動的方向。刺入蟲洞的刀速和深度,就是你移動的距離。”

王之渙喝了口酒,默默念叨高適的這句話。回憶起最近幾次的移動,果然如他所言,刀尖的方向就是他移動的方向。

他抬眼更加奇怪地瞪住高適,他對高適的來曆越來越感興趣了。

高適卻不理會他眼睛裏的疑惑,說道:“移動的距離和所移動的物體多少,還和你發現的蟲洞大小有關,隻有足夠大的蟲洞才能助你穿越更遠的距離。”

王之渙徹底無言了,他真不明白高適是什麽人。他怎麽會完全知道明月刀的秘密!

***

青二這次留下來,完全是為了協助老牛幫監視王之渙。王之渙還是回到他的小院裏,這讓她鬆了一口氣。她讓牛大山放下所有幫務,監視王之渙的小院。

牛大山派人住近王之渙小院,隨時報告情況。並且在臥牛城散布人員,監視官府的動態。

忙完所有這些,已經天黑下來,她回到客房。

隔壁還沒有點燈,郝在還沒回來。

她把門關上,卻無法安靜心情。腦子裏總是想起郝在,想起這個英俊的公子哥兒。青二是一個本分的人,她一直這麽認為。

所以想起郝在,這個已經和青三上床的男人,她感到嚴重的負罪感。

但她止不住自己的想法,甚至是回味。回味昨夜迷糊中的歡愉,郝在趴在她身上帶給她的快樂,咬她帶給她的刺激。

夜深,青二還是沒有聽見隔壁的動靜,郝在還沒有回去。她忍不住將自己的房門打開,虛掩起來,支開一條小縫。

任何路過的人,都會看出這扇門沒有拴上。

青二失眠了。雖然她不是第一次失眠,曾經多少次盼望有夢中情郎相伴。她失眠的厲害,翻來覆去,和過去完全不同。

確實不同,她第一次做了某個男人的女人,而且是一個迷人的男子、青三的情人。她怎麽也不曾想過,自己會和青三擁有一個共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