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126章 打女人,你真行!

第126章 打女人,你真行!

次日晚,七點半。

林風坐在大廳的真皮沙發上,和參邀請來的服裝搭配師喋喋不休說了足足半個小時。

七點從房間出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接下來半小時林風非常非常蛋疼。

服裝搭配師?什麽鬼?

上流社會參加宴會拍賣等重要場所,都會花重金聘請服裝搭配師,以達到最佳出場效果。

事實上,服裝搭配師源於娛樂圈明星,沒有娛樂就沒有服裝搭配師這麽咖的職業。

服裝搭配師,知名一點的都端著,高傲任性外加嘴皮子啪嗒啪嗒說個不停,像討厭的蒼蠅。

“林先生,我的個人簡曆已經大概說了下,你要知道,參與慈善拍賣會,任何人都不會大意,都會精心打扮一下,男士要西裝革履,香水豪車都要配備上。

今晚我會隨同你出席四季會所慈善拍賣會,過了今晚你隻需要支付我十萬RMB。

如果林先生沒問題,請先支付給我五萬RMB,謝謝。”

林風翻起白眼,忍著嘔吐看著眼前身穿西裝革履的男子,他叫高什麽來著?

太不禮貌了,人家喋喋不休半小時,我卻隻記住他姓高,真難為我了。

林風凝視著高自戀的男子,詢問道:“慈善拍賣會是不是義拍義捐?”

“是!”

“那就是了,我參與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有需要的弱勢群體,病患兒童。

有必要像你說的要噴香水?開豪車?還要西裝革履嗎?”

“很有必要!”

林風點點頭,看了和參一眼,淡淡道:“和先生,替我送客。”

和參臉上並未露出意外的表情,看著臉色掛著愕然表情的高服裝搭配師,禮貌的示意,“請。”

“你!”

高服裝搭配師心中惱怒,對方派車把自己從家裏接來,到頭又讓自己離開,這鬧哪一出?

他很不爽,不是因為沒賺到錢,而是因為對方的態度。

想我高服裝搭配師,管你是有錢人還是娛樂圈明日之星,見了我不都獻媚的稱呼我一聲“高哥”

混蛋,別讓我遇到你,不然必讓你難堪!

和參送走高服裝搭配師,不解的看著林風,問道:“少爺,該出發了,阿瑪尼高級訂製西裝已經送到您臥室,要不要換上?”

阿瑪尼?

奢侈品!

林風擺擺手,沒好氣道:“以後少請那種太自以為是的家夥,浪費我半小時,現在走不晚吧。”

和參從林風臉上的微表情看出此時的他內心極度不爽,也暗暗記下,以後這種事少做,盡可能不做。

他出發點考慮林風或許會喜歡,年輕人嘛,都愛出風頭,他兒子就是如此,林風和他兒子年齡相仿,辦事卻截然相反。

林風明明有資格也有實力大出風頭,可他楞是不喜歡。

他兒子呢,除了花他這個老子的錢外,正事沒幹過一件。

兩者的差距,讓和參唏噓不已。

“之前那位高服裝搭配師,在燕京市名氣頗為響亮,少爺既然說不喜歡,那就按照少爺的意思來。

車就在外麵,現在出發八點到時間很充裕。”

林風點點頭,起身朝別墅外走去,即將參與人生第一次慈善拍賣會的林風,一身百十元的休閑裝。

和參依舊是一身黑色唐裝,跟隨在林風身側,步伐慢幾步,以此襯托林風的地位。

上了車,一路風馳電掣,二十分鍾後到達燕京市郊區四季會所。

林風看著二層樓五六百平米的四季會所,嘖嘖稱讚。

四季會所外裝潢以春夏秋冬為主色調,視覺上讓人看一眼就無法忘懷。

相較於四季會所的別致裝潢,會所外停滿了法拉利,拉博基尼等豪車,更彰顯出四季會所的金碧輝煌。

“少爺,已經開始入場,咱們過去吧。”

即便和參不提醒,林風也看到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開始入場。

林風仰起頭看了下夜空,今晚明月當空,月下卻盡是紙醉金迷。

月光下,林風掃了一眼入場的男女,男的頭發上不知道用了什麽鬼東西,亮瞎眼。

個個西裝革履,仿佛約定好了一般,不論胖瘦高矮都摟著一位妖嬈的美女。

美女身高沒挑,看誰穿的少。

相比之下,林風,和參二人寒酸了些,一沒靚女在身旁,二打扮上也顯得土掉渣。

“和先生,今晚我的女伴呢?”

林風看著那些豬哥趁著夜色占靚女豆腐,他呢,隻能幹瞪眼,左等右等不見和參說話,無奈他主動開口詢問道。

別人都有靚女在身側陪著,養顏的同時還能吃點豆腐,多美的事兒。

怎麽別人身旁都有靚女,唯獨他沒有呢?

搞什麽搞嘛!

和參看著林風一本正經的神色,臉上露出尷尬的羞愧,低頭道:“對不起少爺,我馬上打電話。”

得!

林風擺擺手,一聲不吭的朝入場口走去,和參額頭冒汗,暗罵自己考慮不周。

“哎呦喂,我沒看錯吧,莫非你也是來參加慈善拍賣會的?”

不悅耳的聲音傳來,林風側頭一瞧,吳邪一臉輕蔑的看著他,身側摟著一九十五分的靚女。

林風敢發誓,吳邪身旁的靚女不是嫩模就是娛樂圈明日之星。

瞧那瓜子臉蛋,在瞧瞧人家胸前兩坨,還有那鏤空看一眼都感覺涼意的弧度小蠻腰。

此妞一出場,之前那些都被秒成渣渣了。

“哎呦喂,美女!”

林風不理會吳邪的挑釁,用浮誇的語氣挑逗吳邪身側的靚女。

當眾被林風無視的吳邪,眼中閃過一道陰冷,當著他的麵調戲他精心挑選的女伴,這是打他臉啊。

我吳邪可是探花小王爺,要是就這麽被你打臉,還怎麽混?

當即,吳邪摟著靚女,在林風注視下手毫無顧忌的捏著靚女胸前隆起。

簡單粗暴的動作,讓林風甘拜下風!

“吳少,別,別這樣。”

靚女吃痛,哀求了一聲。

“啪!”

吳邪反手就給靚女一個大嘴巴子,怒喝道:“嗎的,臭婊子,拿少爺我的錢還這麽多嘴,我讓你多嘴。”

一個大嘴巴子不解氣的吳邪,抬手就要把靚女另一半邊臉打腫。

“幹什麽?鬆手!”

靚女捂著被打腫的臉,眼眸蓄滿委屈的淚水,她感覺很冤枉,自己說什麽了?為什麽就挨打了呢?

吳邪怒視著抓住他手臂的林風,冷喝道。

“打女人算什麽本事,喜歡打我陪你,如果你覺得不過癮,我找人陪你玩玩。”

林風上學那會為了夜晚的戰鬥力,沒少鍛煉,雖說最近沒鍛煉,起碼底子還在。

吳邪則不同了,夜夜笙簫身子早就垮了,動真格的絕非林風的對手。

林風手臂一用力,一推之下,吳邪後退了幾步,同一時間,林風走到靚女身側,摟著她的小蠻腰,安慰道:“今晚你屬於我林風,有我在沒人敢也沒人能欺負你。”

靚女深深看了林風一眼,她不清楚林風的身份,但她知道吳邪什麽身份,一個敢和吳邪較真的主,身份能差?

靚女乖乖點頭,林風所展示的男人風度,是吳邪沒有的,林風對她很尊重,吳邪則不會。

就衝這一點,靚女也沒拒絕林風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