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360章 千竹的強勢

第360章 千竹的強勢

“為什麽會這樣?”

“都死了,都死了!”

“到底是誰殺了他們?”

……

林風背影剛消失在第二關烈火沙海中,三大勢力參賽弟子四五人不約而同出現。

烈火沙海內,遍地屍體!

這些死者可都是古武者,是各大勢力精銳弟子啊!

都死了!

沒有一個活口!

他們都是被人殺死的,死之前沒有打鬥的痕跡,從這些死者臉上,還能看到臉龐上的愕然神色。

或許,直到死亡,他們也沒有想到,會死在這裏!

烈火沙海,是對肉體和心靈上的雙重折磨,目的是為了磨練參賽弟子的心性!

古武者,看重一個堅持。

當闖入烈火沙海,咬緊牙關堅持下去,等到補氣水的出現,成功闖關,又怎會慘死在這裏呢?

到底是誰殺了這麽多參賽者?

“闖關後的獎勵豐厚,可命都沒了,有再多獎勵又有什麽用!”

“我要退出比賽!”

“我也是,退出比賽!”

“繼續闖關,恐怕和這裏的人一個下場,我可不想死啊!”

……

闖關前,參賽弟子就被告知,假如加持不下去,可以中途退賽。

隻要對著高空喊:“我要退出比賽!”自然會被人帶離關卡!

還未開始闖關前,所有參賽弟子都拍著胸口說:“為了榮譽,為了所在勢力努力。”

當時,參賽者的目光都聚集在第一名上,誰都滿懷著自信,爭奪第一名,成為魁首!

一步登天,絕不是夢!

闖過三關,第一名會被赤焰宮吸納,改變命運僅需要一步!

邁過去,無論是誰,都能擁有名和利,哪怕你隻是某個勢力的內門弟子,隻要成為赤焰宮的人,橫著走也沒人敢去主動找人你!

赤焰宮弟子素來囂張,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向來是赤焰宮弟子到處欺辱別人,還從未聽過有人膽敢得罪赤焰宮弟子。

話說回來,一死百了!

能殺死數十名參賽者的人,倘若遇到,他們還有命?

到時小命不保,圖什麽?!

以至於,四五人主動退出比賽,引起的軒然大波才剛剛開始……

關卡外。

當主動退賽的弟子把第二關烈火沙海的情況說出來後,等候在第三關出口的眾人全部目瞪口呆起來。

全……全死了……?

怎麽可能!

千竹疑惑的打量著參賽弟子,這一次千竹山莊參賽弟子最少,算上百風竹也才三人。

百風竹他人呢?

為什麽他們二人都回來了,卻不見百風竹的影子?

莫非……百風竹已被害?

“怎麽就你們二人,百風竹他人呢?”

千竹質問道。這也引起其他人的側目。

突**況的發生,千獸山莊,千佛寺損失尤為嚴重!

勢力精銳弟子的死亡,決不可掉以輕心!

千竹的一句話,使得眾人把目光聚焦在千竹山莊內門弟子百風竹身上。

那些慘死的人,會是他所為嗎?

千竹也醒悟了,他的話很有問題。

百風竹無論是生是死,此刻都因為自己而引得別人留意!

“莊主,我二人眼看遍地是死者,搜尋了一圈,並未看到百風竹師弟的屍體。”

千竹點點頭,若有所思道:“萬幸,隻要找不到他,就足以說明他還活著!”

千竹的話還未落下,千獸山莊的四大護法圍上來,自然還包括千佛寺的和尚。

“千竹莊主,你是不是該給我們大夥一個交代?”

千獸山莊三護法胖子言語中的怪味,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他這是一口咬定,殺人者就是千竹山莊內門弟子百風竹!

二人之間有什麽仇有什麽怨?

為什麽彼此都要致使對方殞命才罷休?

千竹掃了圍上來的人一眼,淡淡道:“百風竹,是我千竹山莊內門弟子不錯。

本莊主記得還曾獎勵過他百笛竹!

這些能說明什麽?

難不成我千竹山莊一個內門弟子,一個不足二十級的古武者,能在烈火沙海中輕易扼殺千獸山莊,千佛寺的高手?

若真能辦到,我何必還要反駁呢!

有此一人,真若是他百風竹幹的,你們認為,你們勢力的參賽弟子,還能活著離開?”

千竹的話,不可謂不強勢!

他的話,像是刻意說給千獸山莊三護法聽,很直接的打臉……

“眼下要做的是統計弟子人數,看闖關弟子中,還有多少人活著!

死去的弟子,是被誰殺死的,這個結果遲早會查清楚。

難不成活著的弟子不管不顧,一心隻顧死去的人嗎?

要是這樣,本莊主不介意把百風竹直接帶出來,這種闖關不參與也罷!

免得讓某些人,誤以為我千竹山莊無人,千竹弟子任由別人欺辱!”

千竹說完,一甩袖子,別過頭去,態度堅定毫不遲疑。

眾人一看,得,想從千竹身上看出些端倪,是萬萬不可能了。

“千竹莊主可真是誤會了,我們過來隻是想確認一下,千竹山莊參賽者,百風竹的安全情況。

畢竟,我千獸山莊弟子死傷最為嚴重,其次是千佛寺。

現在我等終於可以安心了,千竹山莊參賽弟子三人,除百風竹情況未知外,其餘二人安然無恙。

千竹山莊弟子的優秀,是咱們三大勢力首屈一指的,這一點我想無一人能否認!”

千獸山莊大護法千鷹的一番話,給足了千竹麵子,又給眾人一個台階下。

言語的用法,千鷹已然大成!

“千竹莊主,那我們先告辭!”

千鷹主動告辭,眾人離開後,千竹內心也有十足的好奇,烈火沙海眾勢力弟子的死,是否和百風竹有關聯。

“大哥,難道咱們……”

千鷹一個眼神投給說話的老三,後者乖乖閉上了嘴。

“老二啊,你說說,本次比賽會不會是千竹山莊的陰謀?

此時看,千竹山莊拋出百風竹吸引咱們的注意力,到如今,千竹山莊什麽都沒有損失。

你在看看千佛寺和咱們千獸山莊,參賽弟子可都是精銳,十名弟子才能挑選出一位。

一場比賽,精銳多半殞命!

我一直琢磨不透,千竹那個老狐狸,他為什麽隻安排三人參賽,現在,我反倒覺得,有種上當的感覺!”

千獸山莊二護法千狐,目光眯成一條線,微微點頭,語氣破帶殺氣道:“找機會,把那個百風竹解決掉。

我隱約覺得心裏不踏實!

最終比賽無論誰是魁首,咱們千獸山莊已經輸了!

一場比賽,殞命過半精銳弟子,相信取得最終勝利,莊主他也不會高興吧!

大哥,奪命還在闖關,以他的實力,想來已經在闖最後一關。

知會他一聲,遇到百風竹先別動手,等比賽結束,對付百風竹的機會,很多!”

千鷹聽到二弟千狐的分析,臉上露出獰笑:“比賽期間百風竹一死,咱們對付千竹山莊的借口就喪失了。

隻要百風竹活著,咱們就有借口。

就這麽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