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429章 慈不掌兵

第429章 慈不掌兵

“你眼前這些人,可都是銀甲衛中的精銳,若不是城主有命令在前,你恐怕不可能見到這些人。”

精銳?

騙鬼了吧!

引路人嘴裏的話,林風一萬個不信。

殿內,十幾人,高矮胖瘦,歪瓜裂棗,倘若真是精銳,他們的注意力應該集中在訓練上。

怎麽會,林風一行人進來後,殿內的十幾人就側頭注視?

真若是精銳,會留在這裏訓練嗎?

林風雖然不清楚眼前十幾人在殿內呆了多久,他掃了一眼,讓他選擇屬下,這些人沒有一個合格的。

“你小子事可真多,這些精銳你看不上,那你說,想要什麽樣的?”

林風揮了幾下手,麵露不滿道:“算了,剩下的四人我自己想辦法補齊。”

引路人聽出林風言語中的不耐,心中更是不滿,要不是城主的命令,你以為你是什麽東西?我才懶得理會你的死活。

“有幾人實力比在場的精銳還要強。

隻不過個個都是刺頭,都是其他銀甲衛隊伍不合群的,或觸犯銀甲衛殿規矩的,你有興趣我帶你去囚禁牢房看看?”

刺頭?

林風看了對方一眼,哈哈笑道:“刺頭好,我喜歡。

有勞了,帶路。”

引路人心中冷笑,喜歡刺頭?

事後攤上大事,可別怨恨我,這是你自找的。

“囚禁牢房在外麵,你們都在殿外等著,我們二人去就行。”

走出殿外,引路人發話道。

沒走幾步,引路人不滿的看著跟在林風身後的四人,冷喝道:“你們聾了?我的命令也不聽?”

引路人本意是想林風跟他去就行,誰知他說完,林風選中的六人,還是有四人跟上,這讓他感覺非常的沒有麵子。

“為什麽要聽你的命令?”

“我們是他的屬下,可不是你的狗腿子。”

“你們……行……我會記住今天發生的一切!”

林風對引路人的做法感到不滿,當他不存在還是咋滴?

當著我的麵指揮我的屬下,你這是給我麵子?

林風餘光看向站在殿外不知所措的二人,幹咳一聲,那二人連忙跟了上來。

“您大人有大量,別和他們一般見識,正事要緊。”

“哼。”

林風給足引路人麵子,看對方神情這事還不算完了。

小肚雞腸,難成大事!

……

囚禁牢房內。

昏暗的牢房內,火光忽鳴忽暗,氣氛被烘托的讓人毛孔豎立。

林風深吸一口氣,眉頭一皺,順著樓梯走下來後,就感受到環境陰冷潮濕,空氣中彌漫著惡臭味,這真不是人呆的地。

“正如你所看到的,囚禁牢房地一層都是其餘銀甲衛隊中的刺頭,或得罪過誰被打壓到這裏受罪的。

一共九人,你自己挑選。

還有,別去第二層!”

林風聽後,點點頭,麵露笑意道:“勞煩能把九人聚集在一起嗎?”

“聚集在一個牢房內?沒問題。”

林風見識到囚禁牢房內獄卒的“實力”,足足過了十幾分鍾九人才聚集到一個還算幹淨的牢房內。

“別進去,我是為你好。”

林風聳聳肩,輕聲道:“我如果連這都害怕,也沒資格招攬他們。”

林風低頭走近牢房內。

牢房不算小,九人分散開,林風進入後並未感覺到絲毫的擁擠。

林風環顧了一眼,九人身上或多或少有些傷痕。

“四珠寶劍?!”

“以前沒見過你,新來的?不對,新來的不可能有四珠寶劍才對。”

“你到底是誰?想幹什麽?”

林風咧嘴一笑,臉上露出純真的笑意,朝外招手道:“咱們玩個遊戲,最後能在牢房內站著的十人從今天起就是我林風的屬下,有我一口肉絕對有你們一口湯。

別懷疑,我手裏的四珠寶劍是城主賞賜的,行了,遊戲開始!”

“你是白癡嗎?我們隻有九人,算上你剛好十人。”

“我們人人帶傷,你想玩出去玩,大爺沒興趣陪你玩什麽狗屁遊戲。”

林風把四珠寶劍丟在地上,轉身走出牢房。

“你們六人進去吧,我衷心的希望最後十人中,你們都在!”

林風說完,六人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衝入牢房內。

“來真的啊,給我狠狠的揍!”

“一群羊跑到狼群裏來了,哈哈哈!”

“把進來的六個菜鳥全部打趴下,我看這個遊戲怎麽收場!”

……

牢房內,頃刻間陷入混戰。

林風站在牢房外,雙眼死死盯著牢房內的戰鬥情況。

戰鬥力強的根本不會被自身的傷勢左右,隻有弱者才是待宰的羔羊。

熊力力量顯得格外引人注目,迎擊對方每一拳都能打的對方骨骼斷裂,簡直是人形坦克。

西門冷劍正如熊力所說,他非常的孤傲,進入牢房並未主動出擊,可每當有不長眼的上前挑釁,都會被他第一時間製服。

西門冷劍,宛如一把鋒利閃爍駭人寒芒的絕世神兵,讓人又怕又驚!

相較於二人,進入牢房的另外四人實力就差了許多,可以說一直處於被動挨打的地步。

“要出人命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

林風嘿嘿一笑,雙眼中閃過一抹神采,笑道:“安啦,我很意外,戰鬥會這麽快結束。”

隨著林風的話音落下,牢房內的混戰局麵已結束。

西門冷劍,熊力等十人或站著、或彎著腰喘粗氣……

值得一提的是,進入牢房的六人中,戰鬥到最後的隻有西門冷劍,熊力二人。

“恭喜你們,從今天起咱們就是一條船上的兄弟。

我還是那句話,有我林風一口吃的,就有你們一口肉湯。

現在你們可以從牢房內走出來了。”

林風話音未落,西門冷劍懷抱長劍第一個走出牢房,其次是熊力……

很快,林風身後站了九人,牢房內一人並未隨大流的離開,而是留在了牢房內。

林風盯著對方,在之前的混戰中,此人打法很拚命,每一拳每一腳都直戳目標要害。

實力不俗!

不料,林風最關注的人中,他卻沒有走出牢房,這讓林風很費解。

“我喜歡你戰鬥時身上散發的煞氣,打法不要命敵人就會害怕你,這是你的優勢。

出來吧!

我們一起讓敵人畏懼!”

“呸,老子沒興趣!”

林風微微眯起雙眼,笑著追問道:“考慮考慮唄。”

“滾蛋!”

林風聳聳肩,回頭掃了一眼身後的九人,淡淡道:“我需要一個人再次回到牢房,宰了他。誰去?”

九人看向林風的目光,陡然一變。

宰了他?

“不行,你……”

林風眯著的眼瞬間睜開,九人包括引路人心裏咯噔一聲,那眼神充滿殺意,令人畏懼!

眾人心中明白,這個時候誰要敢忤逆他的意思,下場和牢房內的那人一樣,必死!

“我去吧!”

西門冷劍第一個走出牢房,照舊是第一個進入牢房。

“你敢殺老子?你個瘋子,這裏是銀甲衛殿囚禁牢房,城主一定不會放過你。”

林風目光如匕首,刺向對方的胸口,冷冷道:“慈不掌兵!

我給過你機會,怨誰?”

噗嗤!

牢房內,一道寒光過後,一人死。

林風前後表現判若兩人,眾人心裏都種下了一顆種子,林風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

他們都以為林風的話是隻嚇唬對方,迫使對方屈服的手段而已。

誰都不曾想到,林風當真是動了殺機,他就不怕城主的怒火?

“走。”

林風看也不看牢房內的情況,走出囚禁牢房,進來時有人帶路,出去時,他走在最前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