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498章 說古玩一個雅字

第498章 說古玩一個雅字

“你小子會不會說話?

就不能一口氣把話說完?

還有什麽話趕緊麻溜的,一口氣給我說完。”

林風心想他能受得了,胳膊扛不住啊!

張小春,夏小雨下手狠著呢,胳膊這個時候恐怕已經紫了。

林風怕運氣二位美人掐不動他的胳膊,可這不運氣吧,胳膊就要遭殃。

那鑽心的痛,林風真心要扛不住了。

林歡指著林風,一字一句道:“遲冰因為你的事,被她的頭訓斥了。

不僅如此,她還被無限期現的放假。

誰讓她心裏不舒坦,我林歡就讓那人全家都跟著遭殃。

林風,是個爺們,咱倆單挑!”

單挑?

一旁的軒轅戰天,西門冷劍對視一眼,分明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出錯愕、哭笑不得。

眼前這位叫林歡的公子哥,別說他一個人,就算在喊上百十號人又能如何?

林風站在那兒讓他們拳打腳踢,也不會受傷,更何況,無需林風親自動手,他們二人中的一人就能解決掉林歡等人。

“西門冷劍,你說這世俗界規矩就是多,眼前這些混蛋要是在雪風城,本少爺早就送他們去見閻王爺了。”

“知道就好,頭可說了,到了世俗界,就要遵守規矩。

你已經惹了頭不高興,別在自找沒趣了,這種小事頭會處理,咱們就別多事了。”

“我哪還敢啊,我怕風哥不高興,直接轟我走。

見了父親,那可丟人丟到家了!”

二人心裏對話道。

……

林風嘴角掛著笑意,望著林歡詢問道:“單挑怎麽玩?

是我打你一拳,還是你打我一拳?

看誰先倒下嗎?”

林歡搖頭,盯著林風,二人的目光彼此對視著。

“我說的單挑當然不是徒手搏擊,那太野蠻了,不適合咱們這些文明人玩。

我說的單挑,不是你我二人比拚財力,那都是暴發戶幹的。

咱們玩點雅的,外麵不遠處就是京都最大的古玩一條街。

就你我二人,同時進入一家古玩店,一人購買一件,到最後比拚看誰的物件價值高。

我輸了,今後我林歡絕不會在騷擾你。如果你輸了,我讓你跟著我,去向遲冰道歉。”

古玩?

林風一皺眉,他根本不懂什麽古玩,以前也隻是聽別人提起過一些皮毛。

看林歡得意的樣,想必對古玩的理解,遠勝於林風。

“二件物件,哪個價值最高,這怎麽判定?認識你的人說你的物件高,那我豈不是輸定了?”

林風反問道。

對方說的話裏,明擺著有一個圈套,倘若不機靈點,準會上當。

林歡可是京都林家當代家主的四公子,認識他的人自然多。

他隨便拿起一個仿舊的一文不值物件,對方硬說是國寶,林風準輸。

聽上去,彼此都不吃虧,可細細一想,林風吃的是悶虧。

“這個不難,古玩一條街上有一家多寶齋,咱們就去那兒。

裏麵的周老是出了名清廉,為人沒挑,咱們就讓周老評價如何?”

多寶齋?

周老?

尼瑪啊!

越聽越覺得像是一個局。

林風也懶得繼續計較下去,點頭硬聲:“那走著。”

“爽快!”

一行人出了“購物天堂”,步行五分鍾到了京都最有名的古玩一條街。

望著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遍地的地攤,林風等人也算開了眼。

“甭看,看了也沒用,地上的99%是贗品,好東西都在四周店鋪裏藏著呢。

咱們單挑的地兒,叫多寶齋,裏麵的寶貝有真有假。

憑借的就是買主的眼力,別說我林歡勝之不武,一人隻有一次機會,該提醒你的我可都說了。

原本這些我不用說,看你是個外行人,好意提醒你一句。”

林歡的一番話,林風權當是聽笑話了,他會這麽好心?

才怪!

淘寶貝的人過多,一行人走走停停,足足花了八小時才到了多寶齋。

“周老,林歡來看你了。”

林風仰起頭看了一眼“多寶齋”的牌匾,閃耀刺眼金色光芒的三個大字,很是動人。

透過玻璃能看到裏麵的架子上,放著花瓶,玉器擺件等。

牆上還掛著不知道年代的字畫。

此刻林歡已經和多寶齋的老者攀談起來,林風微微用力握住擔憂的張小春、夏小雨的手掌,笑道:“輸贏不到最後,誰也說不好。

咱們也進去。”

百十平米的店鋪已然不算小,林歡和一位身穿唐裝的老者聊天,林風三人進去後,倒也不顯得店鋪擁擠。

軒轅戰天等人,以及林歡的人都在外麵溜達,並未跟著進入。

“林風小友隨便看,你們年輕人精力旺盛的很呐。

不懂就問,這知識啊,

活到老學到老。”

周老的言語,頓時讓林風感受到對方的善意,談吐看人品,此話一點不假。

看樣子,正如林歡說的那樣,眼前這位周老,為人的確剛正不阿。

林歡和對方是否是忘年之交,林風不清楚,但就看二人交談甚歡,換做旁人恐怕心已然站在林歡那頭。

周老的公正,林風暗暗感激。

“兩位姑娘,讓他們兩個年輕人自己轉,你們來,老頭我帶你們看看古玉。

這俗話說玉養人,看上什麽給老頭子我說聲,就當是見麵禮。”

張小春,夏小雨乖巧的跟著周老去一旁觀察古玉。

“瓷器價最高,其次是名人字畫,再次是古玉。

林風,我已經挑選好了,你慢慢挑著,不急。”

林歡得意的笑了,好似在說:林風,你輸定了。

林風懶得理會對方,站在古樸的老木料架子旁,每一次的深吸,仿佛都能嗅到曆史的味道。

架子上的瓷器,看哪個都不錯,牆上的字畫,怎麽看怎麽舒服。

林風轉了一圈,已經不知道該怎麽選才好,他恨不得統統買回去。

林風自己也知道,這裏的古玩不可能都是真的,多數是為了充門麵。

在真假中挑選上等珍品,靠什麽?

自然是眼力!

林風苦笑一聲,他恰恰缺。

人生第一次踏入古玩街,古玩店麵,第一次真實的可以觸摸到古玩,那種激動和第一次碰女人的身體沒兩樣。

除了激動外,還有就是忐忑!

“要不要幫忙?我倒瞧好一件清三代的梅瓶,價值和我那件不相上下。

這樣輸了也不太難看,你說是不是?”

林歡趁機火上澆油,林風好氣又好笑,對方明擺著用他擅長的領域作弊嘛。

很光榮?

贏了就那麽光彩?

林風冷笑一聲,他什麽都認,就是不認輸!

他什麽字都會寫,就是不會寫輸字!

林風不急不躁,手在那些漂亮極具光澤的瓷器上撫過。

動作緩慢,好似對待一位心動的女人,林風拿起放下,打量的模樣生澀,手拿瓷器的姿勢一看就是外行人。

林歡幾次想笑,隨後又輕蔑的哼了幾聲,走到一旁去尋周老了。

留下也沒意思,林風一個外行,他能淘到什麽寶貝?

根本是不可能的嘛!

觀賞的擺件,他準能選中!

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我林歡贏定了。

想那林風也不是不要麵的主,到時帶著他去見遲冰,讓他當眾道歉。

這件事辦成了,遲冰一定會對我另眼相看,追求她的事,八字也就有了那麽一撇。

美事越想越開心,林歡咧著嘴,嘴巴都快要合不攏了。

“周老收藏的古玉,一件比一件珍貴。出了多寶齋,你想看一眼古玉,都難。”

林歡點了句,隨後漫不經心的嘀咕道:“真是個棒槌,一個不懂古玩的外行,他怎麽會有底氣和我林歡單挑?

腦袋準備驢踢了。”

林歡言語中的譏諷不屑,使得張小春,夏小雨目露不悅、不滿。

“我選好了。”

林風的話引起眾人側目,林歡定睛一瞧他手中的東西,嘴角,眼角因為笑意都露出了紋路……

真是個門外漢,還真挑了一件擺件。

林風,本少爺今個就讓你丟臉了,當眾丟麵。

林歡亢奮的想著,心裏那叫一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