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654章 血債血償,暖心

第654章 血債血償,暖心

“默多克,我聽到一個很不幸的消息,立馬趕過來了。聽說你的寶貝孫女被暗殺了,請節哀。”

阿蘭*布裏茨,笑眯眯的望著默多克*年輪,心裏美滋滋的。

不愧是被譽為第一狙擊手的家夥,實力的確不同凡響。

這件事,做的很完美。

默多克,你個該死的老雜種,我就站在你麵前,你的女兒已經別我殺死,這一次隻是警告,我的收購方案你若不同意,那你的孫女,我照樣會殺死!

想到開心的地方,阿蘭*布裏茨忍不住笑出聲來,此刻,任誰都能看出,他是來搗亂的。

手術室內,還有病人正在搶救。

而他,卻站在手術室外,談笑風生,任誰都會埋怨一句,或者皺一下眉頭,對這種行為表示不喜。

默多克*年輪,起身,盯著一臉偽善麵容的生意死對頭,指了指林風,介紹道:“給你介紹一下,他,是我孫女的未婚夫。”

阿蘭*布裏茨打量了林風一眼,嘴角露出不屑的弧度,鄙夷道:“懦弱的華夏,貧窮的華夏豬。

默多克,我這一次來,是想和你談談,你手裏的股票,打算什麽時候轉讓給我。”

“現在,就現在。”

默多克*年輪餘光看了一眼林風,見對方臉色如常,心裏暗暗佩服不已。

眼前這位年輕人,年紀不大,城府頗深!

連一向眼光毒辣的阿蘭*布裏茨,都看走了眼,他主動送上門,簡直不知死活。

對於一個將死的人,他本著積德的想法,緩緩道:“你想要低價收購我持有的股票,這件事等你到了天堂,不妨請求上帝賞賜給你。”

阿蘭*布裏茨臉色一僵,狠辣的目光盯著默多克*年輪,指著手術室方向,低沉道“默多克,我真佩服你,這個時候還有心思和我開玩笑。

如果這就是你的決定,那我要很遺憾的告訴你,你不妨準備殯儀館吧!”

言語中的威脅,不難聽。

“慢著!”

林風看著阿蘭*布裏茨,淡淡道:“你屁放完就想走,我讓你走了麽?”

“華夏豬,你算什麽東西,你充其量隻不過是默多克家族的入贅孫女婿,混賬東西,你有什麽資格和我講話?”

阿蘭*布裏茨很是氣憤,他感覺自己被默多克*年輪給戲耍了。

早知道如此,就該讓那第一狙擊手直接要了莫妮卡的性命。

如此一來,也省得今天無功而返。

默多克家族沒有了繼承人,老默多克出點意外,那默多克家族的生意,將全歸我阿蘭*布裏茨。

早已有心生吞默多克家族的阿蘭*布裏茨,怎會錯失良機。

他等待這一天,足足等了二十多年!

默多克家族在阿蘭*布裏茨眼中,就是一頭養肥的豬,是被他圈養的,他想起來,想吃就能宰殺。

等過了今天,默多克家族將絕後!

老默多克,這一切都是你的原因,是你不懂得屈服,是你的狂妄自大造成的。

啪!

一個耳光,眾人注視下,阿蘭*布裏茨遭林風甩了一個大嘴巴子。

“你,我要殺了你!”

阿蘭*布裏茨話音剛落,又是一聲響亮的“啪!”聲,兩個大耳光,甩在他臉上。

“你們這群廢物,給我打,往死裏打。”

阿蘭*布裏茨話音未落,他就被眼前的一幕所驚呆。

他帶來的保鏢,竟然被年輕人身後走出的四名保鏢捏住脖子提起來。

一人提著兩名保鏢,看樣子還很輕鬆。

再看他的保鏢,雙腿不停踢打,臉龐脹的充血通紅,雙眼血紅。

林風一擺手,冷笑道:“把阿蘭*布裏茨先生的保鏢丟出去。”

“你……你……”

啪!

林風反手抽了阿蘭*布裏茨一個大嘴巴子,一字一句道:“我是你口中的懦弱華夏人,記住了麽?”

當眾挨打,還是當著默多克*年輪的麵挨大嘴巴子,他的內心無比苦澀。

讓我死去死,一了百了。

“殺了我吧!”

阿蘭*布裏茨開口咆哮道。

啪!

又是一個耳光,林風凝視著指使者的眼睛,言語充滿殺意,“道歉,你不該羞辱華夏,那是我的祖國母親。

羞辱我的母親,你說我該怎麽對付你呢?”

“我……”

“別打,別打,我道歉,我道歉。”

林風捏著阿蘭*布裏茨的嘴巴,低聲道:“你是不是在慶幸默多克家族將要絕後?

躺在裏麵的那位,是我林風的女人,是我最愛的女人之一。

你敢派人暗殺她,就是奪走我的最愛,我,你口中的華夏豬,宰了你,不過分吧!”

宰了你,

不過分吧!

阿蘭*布裏茨終於醒悟過來,為什麽在他叫囂時,默多克臉上掛著詭異的譏諷笑意。

原來,

眼前的華夏人,不是一頭豬,他是一頭猛虎,會吃人的猛虎。

“請聽我解釋,我不……”

林風懶得聽他辯解,莫妮卡就躺在裏麵,管你有什麽目的,做了就是事實,我身為莫妮卡的男人,必須替她報仇雪恨。”

啪嗒!

手術室的燈滅了,一位醫生從裏麵走出來,他朝莫妮卡的爺爺點點頭。

“默多克先生,您孫女已經無大礙,子彈已經取出,修養一段時間就能下床。”

默多克*年輪上前握住醫生的手,不停開口感謝。

林風聽到醫生的準確答複,他轉身走入一房間,房間內,挨打的阿蘭*布裏茨,指使暗殺罪魁禍首,已經癱倒在地。

他看到了那位頗有盛名的第一狙擊手,此時全身綁著紗布,要不是看他胸口起伏著,一定會誤以為對方說木乃伊。

“你們兩位不是陌生人,沒必要拘謹,今天縱然天塌下來,你們二人的命,也會由我取走。”

林風點上煙,深吸了一口,目光在二人身上遊蕩,他深知,不管怎樣,醫院裏總不是好地方。

想要解決掉二人,必須要帶出醫院,這樣,也省得別人猜疑。

“求你,放過我的女兒!”

凶手眼睛眯成一條縫,即便如此,他嘴裏也不斷念叨著,為他的女兒和妻子求情。

林風從不認為,他是一個弑殺的人。

當敵人殺上門,傷了心愛的女人,也還能補救,倘若死了呢,丟了性命,冰根本辦不到讓死去的人複活。

這一次算莫妮卡幸運,那下一次呢?

林風必須擺出自己的態度,要讓那些蠢蠢欲動,或有想法的人知道,試圖打他身邊女人的主意,下場隻有一個。

人亡家敗!

“年輕人,這裏是浪漫之都,不是你們華夏國,不要試圖挑戰我們國家的底線,隻要你敢動手,絕不會有好下場。”

林風看了一眼阿蘭*布裏茨,譏諷道:“臨死前安靜會兒吧,你做的惡劣醜陋的事情還少麽,當年莫妮卡的母親,是怎麽死的,還需要我多講?”

“你……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林風上前一腳踩在阿蘭*布裏茨腦袋上,惡狠狠道:“當年的事,你真特麽的以為做的人不知鬼不覺,你錯了,隻要做了,總會被人知道。

隻是時間早晚而已。

等你死後,默多克家族會全盤接受你們阿蘭家族,不服從不遵從者,統統會被我送下去陪你。

忘記說了,我們華夏國人更喜歡說人死後,生平做善事的會去天堂,而像你這種惡貫滿盈的雜種,隻會嚇地獄受苦。

行了,該說的我都說了,既然做了就要死的像爺們。

半小時後,你們兩人的生命將要終結,趁著這僅有的時間,向你們萬能的上帝祈禱,懺悔吧。

我相信,上帝他老人家也不會幫助壞人,隻會懲戒惡人!”

林風說完,離開房間。

至於二人,會讓蟒血親衛帶出醫院,到時,讓二人人間蒸發,對於冰來說,應該算不上難事。

房外,默多克看到林風,主動上前,說道:“我知道我的一些行為,讓你很是不待見。

莫妮卡和您的事情,我不會反對,我隻希望在她麵前,你能對我,友善一些。”

林風點點頭,誰讓他是莫妮卡的爺爺,血緣關係總不是他能說忽視就能忽視的。

看到林風點頭,默多克*年輪心裏懸著的心,這才緩緩落地。

“莫妮卡清醒了,她說要見你,跟我來。”

林風看了對方一眼,淡淡道:“莫妮卡的性格不適合家族爭鬥,我帶她回國後,歡迎你來華夏國看望她。

如果有機會,我並不會阻止她來看望你,但我希望你明白,她不能成為默多克家族的繼承人。

那對她,不公平!”

默多克*年輪,聽完林風的話,指引著路,不忘沉思,或許是他的錯了。

莫妮卡個性開朗,她隻想做一位無拘無束的天使,又怎會喜歡被束縛。

“我明白你的意思,這件事關乎默多克家族的傳承,我會慎重考慮。”

林風沒繼續和他攀談,推開病房門,林風走了進去。

“要不要吃點水果,我給你削一個蘋果?”

林風坐在病床前,早上的時候還活蹦亂跳,挑選漂亮衣服的莫妮卡,下午卻無奈的躺在病**。

林風開始自責,是他的大意,才讓莫妮卡險些喪命。

以後,身邊的親人,都應該得到最安全的保護,決不能讓今天的事再次發生。

莫妮卡很是虛弱,但他眼睛卻異常明亮,她拉住林風的手,聲音中充滿興奮,“爺爺和我說了,他同意我跟你回國。”

林風咧嘴一笑,假裝不知情,“這下好了,等你康複,咱們就回國。”

“我要吃蘋果,我要你喂我!”

林風嘿嘿一笑,“沒問題,我用嘴喂給你吃。”

莫妮卡臉頰,刷一下紅到脖子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