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853章 戲耍狂歌宗弟子

第853章 戲耍狂歌宗弟子

“果然在這裏,小子,咱們又見麵了。”

“就是他,沒錯。”

“聽說你放話讓狂歌宗弟子來見你,我們來了,你下跪吧!”

林風望著走上二樓的狂歌宗弟子,笑眯眯的打量了一群人。

每個人都穿著狂歌宗弟子長袍,林風伸手道:“你們是替狂天辰還債的吧,靈器丹藥放下,你們可以走了。”

“大言不慚!”

“狂徒!”

“找死!”

林風沒有理會幾人的叫囂,從儲物戒指內拿出天劍宗內門弟子特有的長袍,直接披在了身上。

“既然你們不是來替人還債的,那我隻好把你們統統留下,親自動手拿走你們身上的儲物戒指。”

林風上前一步,領頭男子雙眼如同野狼的眼神,殺戮,冷漠、嗜血。

“既然你是天劍宗弟子,沒理由不知道狂天辰已經死了。

你,敢戲耍我們!”

林風攤開手,聳聳肩,坦蕩蕩的說道:“我隻說狂天辰欠我靈器丹藥,可沒說過不知道他死了。

他生是狂歌宗弟子,死是狂歌宗的鬼,你們都是他的師兄弟,既然他欠的債務沒有償還,我找你們,讓你們償還有錯嗎?“

狂歌宗弟子集體石化。

“胡言亂語,狂天辰已經隕落,你說他欠你多少還不都是你說了算。”

“行了,別和他廢話,他還是天劍宗弟子,咱們抓住他,宗門一定免不了獎勵。”

啪——

其中一人捂著紅腫的半張臉,錯愕的盯著一臉無辜表情的林風。

是他!

一定就是他幹的!

身後都是同門師兄弟,沒理由打我。

“你!”

林風又上前一步,滿臉無辜的表情,嘖嘖發出怪聲,“挺帥的小夥,臉怎麽腫了呢?”

“啊,我懂了,被人打的唄!”

林風恍然大悟的表情,使得狂歌宗弟子恨的牙根癢癢。

即便如此,卻沒有一人上前反駁林風。

剛剛林風露了一手,當著眾人麵賞了同門師兄弟一耳光,下一次會打在誰臉上?

丟不起這個人啊!

林風用手指點了點,笑眯眯道:“一共五人,雅間請,有什麽話咱們坐下慢慢說。

我這個人別的沒有,靈器真心不少,不信?不信你們自己看。”

嘩啦!

林風手一甩,儲物戒指內的靈器啪嗒啪嗒的在雅間內推成了小山峰。

狂歌宗弟子紛紛側頭,他們第一次見這樣的場麵,還是在宗門藏寶閣內。

這麽多靈器如果到手的話,自身修煉勢必會邁入

新的天地,不甩賣拿回宗門也是極好的。

“裏麵請,任何事情都可以坐下來慢慢談。”

林風又催促了一下,臉上的表情要多真摯就有多壞。

當狂歌宗弟子魚貫進入房間,林風眼神示意小二趕緊離開。

順手關上門,林風嘿嘿笑道:“先別急啊,其實吧,這裏的靈器隻是冰山一角。”

林風閉上了嘴,隻因他被狂歌宗弟子那赤紅的眼珠子看的火大。

貪婪,你呀的好歹掩飾一下。

這些家夥的智商,真心令人著急。

“把靈器統統交出來,我們保證,狂歌宗弟子不會在找你麻煩。”

林風說道:“當真?”

在場的狂歌宗弟子心中的真實想法,斷然不會輕易放過林風。

靈器到手,幹掉眼前的傻子!

眾人心領神會,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比之前還要濃上三分。

林風心中冷笑,暗想一群自以為聰明的家夥,看誰能笑到最後。

心中鄙夷眼前幾人,麵上卻露出為難的表情。

“你還猶豫什麽,還不趕緊把儲物戒指交出來。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得罪狂歌宗,哪怕你是天劍宗內門弟子也沒用,今天這事不解決,你休想活著回到天劍宗。”

林風連忙擺手,臉上困難的擠出不舍,假裝哀求道:“屋內靈器你們幾人平分掉,我這個天劍宗內門弟子事實上沒什麽真本事。

沒有了靈器,我回去不好交差啊!”

狂歌宗弟子聽後,臉上都露出了笑意,望向林風的眼神,充滿了譏諷和鄙夷。

“廢話少說,天劍宗弟子實力不行,濫竽充數,有誰不知道?”

“小子,別不知道好歹,交出儲物戒指,麻溜點,不然吃苦頭的是你。”

林風追問道:“剩下的靈器事關重大,你們既然決定討要,那好,你們自己拿!”

話音未落,林風手一甩,屋內狂歌宗弟子和林風一同進入九幽空間內。

“神秘空間!”

“不可思議啊!”

“快看,好多獸人族!”

林風站在那兒,安靜的仿佛不存在一樣。

“歡迎你們進入九幽空間,看看你們四周,上千名獸人族的戰士。

他們手上至少有一件靈器,多的十幾把也不是沒有。

能不能帶走,憑你們的本事咯!”

林風笑眯眯的樣子,落在狂歌宗弟子幾人眼中,好似地獄修羅的笑容那般恐怖。

“一群獸人族?我一個人足以斬殺這裏的所有奴隸!”

“吼!嘭!嘭!”

一人說完,四周獸人族紛紛低聲咆哮起來,九幽戰力榜前三百名的獸人族戰士,看向男子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個死人。

“別大意,這個空間,獸人族都很古怪。謹慎一些。”

林風見幾人不動彈,搖了搖頭,笑道:“玩夠了,開始吧!”

黑虎,石人族兄弟二人沒有上,林風有意製止了他們,狂歌宗弟子的水平太差,殺雞焉用牛刀。

“戰!”

“殺!”

從獸人族人群中走出四人,他們站到了狂歌宗弟子麵前。

“輸,死!”

四名獸人族戰士說著,不忘用手指在脖頸處比劃了一下。

仿佛在告訴對麵一臉呆滯的狂歌宗弟子,一個事實!

“修羅風,我要殺了你!”

“幹掉他!”

四人說著,身形動了,直逼林風襲去。

林風沒有動彈,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對方一群跳梁小醜而已,真要是被對方在九幽空間傷到,那數千名獸人族戰士還活著有什麽意義?

咚!

砰!

本著擒賊先擒王的狂歌宗弟子,還沒有碰到林風的手指,就被展出來的獸人族攔下。

一個照麵,獸人族動作整齊一致的朝狂歌宗弟子身上攻了一拳。

一拳,狂歌宗弟子直接被打飛出去,落地時重重的,直接砸出一個坑來。

“不可能!”

“一群奴隸,力量怎麽可能怎麽大!”

“我不信!奴隸不可能修煉!”

實力不如人,就要認!

林風還是頭一次見這麽無恥的人,不愧是狂歌宗中關係最不錯的幾人。

奴隸?

你們可是自傲的狂歌宗弟子,你們呢,連自己口中的努力都打不過。

那你們又算什麽東西?

林風衝著失神的狂歌宗弟子說道:“失敗者隻有死落一條,不過誰讓我仁慈,你們當中僅有一人能活著!”

“我!”

“我!”

“我!”

……

唯一的活命機會,誰也不會放棄。

林風心中冷笑,一群傻蛋,這麽容易上當,不愧是狂歌宗“精銳”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