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您的護夫狂魔已上線
字體:16+-

第298章 漫天大火

第298章 漫天大火(1/3)

也不知道這些汽油到底是什麽時候灑的,她那會兒進來的時候,甚至這會兒都沒覺得有什麽更濃鬱的氣味。

汽油的氣味並不特別明顯,空氣中是一種機油混合著灰塵的氣味,還有輪胎的膠味兒。

她本以為這種氣味很正常的,卻沒想到掩藏在這氣味下的竟然是這麽多的汽油!

沒錯,很多。

盛思嘉下去的樓梯口隻是一條細長的引火線,放眼望去,整個房間地板的顏色都不一樣。

而因為這裏的地板是水泥製的,加上汽油的揮發,踩上去並沒有水質的感覺,所以她才沒發現。

當然也有可能是在短時間內才倒上去的。

不管到底是怎麽樣子的,看著房間內的情形,曲茉都覺得糟糕透了。

盛思嘉在那條細長的汽油中途放了一個小紙殼,火苗被小紙殼擋住,點燃小紙殼大概有幾秒的時間。

小紙殼上沒有汽油,下麵也沒有,隻有等這個小紙殼燒完了才會重新燃到汽油上。

相當於有十幾秒的緩衝時間,大概也是為自己逃跑爭取時間吧。

二樓的窗簾原本就是拉上的,先前她為了不讓人懷疑到她跟底下的人有聯係,在陽台上站了後再進來也把窗簾拉上了。

窗簾布很厚,目前這樣的火勢不至於讓底下的人看到光。

但這十幾秒一結束,等到小紙殼燒完後,她麵臨的,可就是大禍了。

滿屋子的汽油,還有很多設備,更有這麽一輛車在邊上,要是真給燒透了,那可就真是要命的事!

“唔……唔唔!”

曲茉試圖發出聲音來引起底下人的注意,但奈何盛思嘉那女人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圈膠帶,把她的嘴貼得嚴嚴實實,根本沒一點張開的機會。

這樣的聲音,根本就不可能傳到底下人耳朵裏去。

腦袋連續被打了兩次,她現在耳邊嗡嗡響個不停,那女人做事也是做得絕,她的手腳都綁得生疼,別說動作了。

沒辦法,曲茉隻好使盡權力在椅子上扭動,想著能這麽倒下去也好。

然而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她才動了三四下,那小紙殼就已經燃完了。

“轟!”

如同爆炸一般,火舌“騰”地竄得老高,不過眨眼的功夫就在整個房間蔓延開了。

那女人,甚至連車子底下都灑了汽油!

不……

曲茉頭發發麻,睜大眼錯愕地看著這一切,她甚至沒想到,盛思嘉竟然在她剛才下去的樓梯口都倒了汽油。

這樣的火舌一竄起來,連她剛才走時站立的地方都燒起來了!

“唔!唔唔唔!”

除了從鼻子裏發出來的聲音外,以她現在的體力和情況根本製造不出任何聲音,就連她現在發出的聲音都被火點燃輪胎的聲音掩蓋了!

“怎麽回事?!”

裝成路人的幾個保鏢剛剛才看到從二樓傳出的光跑著集聚到樓下,火勢卻在這時已經從裏麵竄出來了。

一樓,二樓三樓,整棟小樓竟然在他們說話的短短幾秒鍾時間裏被熊熊大火包圍。

“不好!”其中一人大呼不妙,二話不說扔掉偽裝用的公文包和眼鏡朝後門奔去,其他幾人隨後。

“咚咚!”

防盜後門從裏麵被人鎖著,幾個保鏢輪流都沒能把門撞開。

“這兒有窗戶!”其中一個的聲音從側麵傳來。

隻聽“哢嚓”兩聲,窗戶玻璃應聲而碎。

“不行!”保鏢們上前,本是想從窗戶過去救人的,誰知窗戶才一打開,火舌就從裏麵猛地竄出來。

火勢之大,溫度高得根本就不能近身。

“還愣著幹什麽?!找消防啊!”五人中的老大平地一聲吼,聲音幾乎傳透整條街。

“這有水!”幾人著急跺腳,其中一人眼尖的發現旁邊擺著一個水桶。

“唰!”

話音剛落,就已經有人端起水桶潑到身上,想也沒想要轉身從窗戶進去救人。

“不對!那不是水!”

“啊!”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用水潑了一身的人壓根兒還沒進去,不過是被火苗給飄到了,他渾身就被大夥包圍了。

對,那不是水,是汽油!

從二樓下來便匆匆端了事先準備好的汽油桶把汽油潑遍整個房間後從窗戶出逃,現在正躲在與這棟樓相鄰一棟樓的小巷子裏的盛思嘉看著眼前的情況,嘴角勾起嘲諷的笑。

她早就知道阮賤人不可能這麽好對付,所以她都算好了。

對方想抓住她,肯定不可能打草驚蛇,而引蛇出洞這一招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的一招,她自然也料到了這一點。

早先在決定把人叫到這來的時候她就蹲好點了。

後門的鎖是她在沒人的時候找了開鎖的人來開的,鎖也是她花錢重新換的。

裏麵的東西原來擺成的什麽樣,現在又是什麽樣,都是她在短短幾天內弄好的。

她知道這裏很久沒用了,也很久沒有人來了,她本來就是好學生,就算開鎖或者被人發現來這兒也沒有人會懷疑什麽。

再者,這裏根本就沒人管,何況她還都是趁著晚上才來的。

水?

嗬,在有火的地方她怎麽可能讓那種東西存在,就連樓裏的水龍頭都全部被她用水泥糊住了。

阮賤人,你就好好嚐嚐“痛苦”的滋味吧!

想著,盛思嘉飛快地轉了轉眼珠,轉身穿過小巷子隱沒在夜色中。

“怎麽了?”

這邊,祁慎看著從五分鍾前就顯得坐立不安的阮西,問道。

十分鍾前阮西才從曲茉保鏢在得知曲茉在那時候的五分鍾前沒事,也就是中間隻隔了十五分鍾。

可就是這十五分鍾,莫名讓阮西覺得異常的煎熬。

聞言,她扭頭看向男人,捏緊了手機,腳下有一下沒一下地跺著,“祁叔,我……我覺得好難受,心慌,想吐。”

她沒忘剛才在別墅裏的事,但這會兒莫名沒有心情去計較那些。

祁慎本來對在別墅的事對她是抱有歉意的,這會兒聽她不舒服,心更是軟,將本來隻開了一半的窗戶全開,“過來。”

阮西聽話地坐過去,

男人的手在下一刻捏了捏她的,然後從前座抽出一個保溫杯,蓋子一打開,淡淡的茶香隨之飄了出來。

祁慎把杯子遞到小丫頭麵前,語氣溫柔地道:“喝點試試。”

心慌想吐,跟暈車的症狀有點相似。

阮西捧著杯子喝了一口,清香立馬充滿了整個口腔,順著食道下去,好似的確有所緩解。

“感覺怎麽樣?”祁慎拿了紙給她擦嘴。

阮西點點頭,把蓋子從他手裏拿過來蓋上,可當她把杯子放回原處時還是忍不住道:“祁叔,我……我還是好慌,不知道為什麽,您說……您說會不會今晚要出事啊?”

她不放心,在五分鍾前又給了那個保鏢一個電話,可眼看著五分鍾過去了,那邊電話沒接,也一直沒給她回消息。

曲茉是個大膽警惕的人,即使出事,她也能在第一時間做出最迅速的反應。

而且她家的保鏢也都不是吃素的,隻要曲茉一給消息,盛思嘉絕對是跑不掉的。

她就是相信這一點,所以才會答應讓曲茉去的。

可現在,這莫名的心慌讓她很恐懼,比她自己麵對任何的時候都還要來得可怕。

“少看些電視,”祁慎揉了揉她的小腦袋,說。

隨即,他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阮西就聽他報了米旗車輪廠的名字,是讓他的人也趕過去了。

阮西感動,在他掛了電話後忍不住說道:“謝謝您,祁叔。”

祁慎將手機放回兜裏,勾了勾唇,執起她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別多想,沒事的。”

說話間,抬手攬著小丫頭的肩頭將人往自己這邊帶了帶。

換成平時,阮西肯定會為此羞得不得了。

可現在,她是真的一點別的心情都沒有,順著男人的力道微微側靠在他身上,但心卻一點也靜不下來。

從“elegant”別墅到那邊需得二十來分鍾,最快也得十七八分鍾,也就是還得八七分鍾大概才能到。

然而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阮西慌得手心都開始冒汗了。

“不好了,著火了!著火了!”

“快想辦法滅火啊!裏麵難道有人?!”

“有人!那幾個男的一直想進去救人,進不去啊!”

“這地方不是很久都沒用了麽?哪來的人啊!”

“快!水管連到你們家裏,先滅火!”

“打了消防隊根本沒這麽快,這火也太大了吧!”

“把孩子帶回去!你們別靠太近!”

“……”

短短的兩分鍾,車輪廠附近已經炸開花了,附近的居民紛紛從自己家裏出來往這邊來,也有的就在自己家看熱鬧的。

最近的消防隊就算趕來也得至少十分鍾,然而現在整棟樓已經燒了起來,火光照紅了半邊天,火舌亂竄,火勢大得嚇人,根本就沒人敢靠近。

就算已經有人在積極救火,可那點兒水,根本就不起作用!

“小姐!小姐!”

保鏢們已經在不斷地想辦法了,可已經有一個人被燒成那樣,剩下的人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