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仙俠傳
字體:16+-

第十章 官人演繹 眾人評品

柳石基正往前走,忽聽後麵有人叫他,回頭一看,原來是觀中老花匠武魁根老漢。他為人耿直、忠厚,不大愛說話,大家都喊他魁老爹。

“魁老爹,有事嗎?”石基問道。

老漢頭上戴著頂大草帽,直壓到眉下,隻露出半拉眼睛,手裏拿著花鋤,才從後花園鋤草出來,便看到走在橋上的柳石基。他知道柳太守不是一般的隋官,乃修行之人,這段日子沒見到他,聽說是在閉關修煉。此刻乍一見到他,以為看錯,便喊了一聲,誰知還真是呢。

“哦,沒什麽,我人老眼花,不中用了。嗬嗬!”他笑笑回答,輕歎了一口氣。

“魁老爹,我這些日子不在,觀裏有什麽新聞沒有?”柳石基索性停下,回過身,邊問邊等著走過來的老漢。

魁根老漢雖然不愛說話,但眼晴和心底可雪亮著呢。自打石基接任瓊花觀那天起,他就看出這小夥不一般,與其它知府衙門的老爺不一樣,謙虛通達事理,看到他就跟看到自己兒子似的有種親近感。

這時,老漢已走到橋前,聽柳太守這麽問他,便一反平日裏安靜的性格,樂嗬嗬的把喜豹如何同小雨的旋龜鬥煉的事說了一遍,還直誇喜豹認真、好學。

石基聽了微笑,也不答言,快走到橋頭才道:“那今天怎麽沒見他們呢?”說著,還四下裏望了望。

“哦,早晨我去花園裏還看見他們來著,後來好象聽有什麽人來觀裏了,恐怕是去接待客人了吧。”老漢回答說。

石基聞言,心裏想,觀裏來人了?於是又問來的什麽人,見老漢吱唔著也說不清楚,他便點了下頭,說是去前廳看下,便急步朝待客廳走去。

剛走到廳外,透過孔竅窗,便聽到裏麵的傳旨官與領軍的對話,立刻明白來了宮人,一路進門同時口裏開了腔。

大家一看是石基,便覺意外,喜豹首先站起迎上前:“師尊,你,出關了?”一臉欣喜和詫異。

石基衝他微一點頭,便轉向已麵朝自己的傳旨官一拱手:“下官柳石基拜見,因有事接旨來遲請多多恕罪。”

那傳旨官原已聽說柳太守在閉關潛修,視為不怪,他當傳言柳石基為下界來的護花天神是真,那下凡的天人自是要修煉的,無甚稀奇。倒是此刻,這位傳說中的人物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還真是有點誠惶誠恐。

他趕緊也抱拳還禮,雙方重又歸坐,將那隋煬帝於四明山受阻一事再次演說了一番,並將旨意重新傳達。

聽完傳旨官所言前後經過,柳石基心道:難怪今天自己會莫名的醒來,原來是冥冥之中早有所定啊。在現代,他一向是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前位人物。但自從穿越到大隋,從道以來,不知為何,對那玄之又玄的道學是越來越深信不疑了,難道真是修行改變了自己的世界觀?

於是他道:“皇上去請李家軍助陣應該是沒問題的,那李元霸李公子武藝超群,解四明山之圍非他莫屬啊。”他口裏這麽說著,心裏想,果然象書上所描述的那樣麽?李元霸威震四明山,橫掃千軍,如入無人之境?他真想親眼見識一下那個恢宏的戰爭場麵。

傳旨官聽後,卻說出另一段令在坐的人都歎為觀止的驚事。

說是隋煬帝這次一路上行,去了太原,觀看了李淵為其所修的離宮晉陽宮。本來很高興,宮雖不大卻修建得十分整齊,富麗堂皇。可後來聽說不知為何,又大為震怒,硬說是李太守原先就修好了的,是早有預謀,想要反上作亂。

才說到這,隻聽咚的一聲,小雨一拳擂在了座椅把手上,鼻翼因氣憤而強烈地煽動著。石基見了理解他此刻的心情,自己何嚐不是這樣?但他仍平心靜氣地朝傳旨官一點手,意思讓他別介意,繼續說下去。

那傳旨官看去也是個頗有正義感的有為青年,便又講了下去。

李淵見楊廣的舉態前後反差如此之大,便知一定是有人從中搗鬼,就請皇上明查。但隋煬帝此番這樣行事,是事前早就和宇文化及串通好了的,就是要借此加害李太守,以報原先之仇,因此哪能聽得進去。

眼看父親被白白冤屈,殿下的李世民急中生智,走上前替父求情,望聖上明渡,著人啟釘看樣,如若釘子生鏽,那沒什麽好說的;要不是,那定為人所陷害,請皇上作主,英明處置。

隋煬帝一聽也罷,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李淵給殺了,委實說不過去,眾心難服。隻好叫人依樣去取了釘來看,果然是簇新錚亮,沒轍,隻得放了李淵。而就此對李世民另眼相看,心裏甚愛,加封為秦王,並過為繼生。

柳石基聽了,頻頻點頭,當初路過太原時,就看這李世民不凡,果然與眾不同,睿智過人。

當他又聽到傳旨官說,那宇文化及的大公子--宇文成都,因李元霸看他不起,彼此比力舉石獅子時,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對麵而坐的小雨更是樂不可支。他知道師兄為何發笑,也非常清楚元霸的氣力,那不是一般人能比得過的。

再聽,果然是那宇文成都不濟,死不認輸,又要於教軍場上一比高低。

“這個家夥真是找死,不知天高地厚呢。”小雨忍不住插上一嘴。他現在可是跟元霸成了好朋友了,所謂惺惺惜惺惺,好漢憐好漢。

而在柳石基聽去,這卻不是普通的武藝切磋,乃是一場朝政的較量。事情很明顯,正如他柳太守當初所想的一樣,楊廣命自己舍近求遠,由太原下江南,就是要給李淵施加一個壓力。讓他知道,這離宮是非建不可的,而且修得要即快又好,且有瓊花太守作證,乃為天命,不得違抗。

唔!要不是李世民機伶聰明,那皇帝老兒估計殺了李淵還要我柳石基顛倒黑白作假證,說他殺得對,瓊花太守都看見了的。暈!這死昏君才真正該殺,聽信宇文化及這賊子的讒言,豈不知,此人更陰險狡詐,他到死都不會想到,自己其實才是別人手中的一粒棋子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