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仙俠傳
字體:16+-

第十章 官人演繹 眾人評品

柳石基正往前走,忽聽後麵有人叫他,回頭一看,原來是觀中老花匠武魁根老漢。他為人耿直、忠厚,不大愛說話,大家都喊他魁老爹。

“魁老爹,有事嗎?”石基問道。

老漢頭上戴著頂大草帽,直壓到眉下,隻露出半拉眼睛,手裏拿著花鋤,才從後花園鋤草出來,便看到走在橋上的柳石基。他知道柳太守不是一般的隋官,乃修行之人,這段日子沒見到他,聽說是在閉關修煉。此刻乍一見到他,以為看錯,便喊了一聲,誰知還真是呢。

“哦,沒什麽,我人老眼花,不中用了。嗬嗬!”他笑笑回答,輕歎了一口氣。

“魁老爹,我這些日子不在,觀裏有什麽新聞沒有?”柳石基索性停下,回過身,邊問邊等著走過來的老漢。

魁根老漢雖然不愛說話,但眼晴和心底可雪亮著呢。自打石基接任瓊花觀那天起,他就看出這小夥不一般,與其它知府衙門的老爺不一樣,謙虛通達事理,看到他就跟看到自己兒子似的有種親近感。

這時,老漢已走到橋前,聽柳太守這麽問他,便一反平日裏安靜的性格,樂嗬嗬的把喜豹如何同小雨的旋龜鬥煉的事說了一遍,還直誇喜豹認真、好學。

石基聽了微笑,也不答言,快走到橋頭才道:“那今天怎麽沒見他們呢?”說著,還四下裏望了望。

“哦,早晨我去花園裏還看見他們來著,後來好象聽有什麽人來觀裏了,恐怕是去接待客人了吧。”老漢回答說。

石基聞言,心裏想,觀裏來人了?於是又問來的什麽人,見老漢吱唔著也說不清楚,他便點了下頭,說是去前廳看下,便急步朝待客廳走去。

剛走到廳外,透過孔竅窗,便聽到裏麵的傳旨官與領軍的對話,立刻明白來了宮人,一路進門同時口裏開了腔。

大家一看是石基,便覺意外,喜豹首先站起迎上前:“師尊,你,出關了?”一臉欣喜和詫異。

石基衝他微一點頭,便轉向已麵朝自己的傳旨官一拱手:“下官柳石基拜見,因有事接旨來遲請多多恕罪。”

那傳旨官原已聽說柳太守在閉關潛修,視為不怪,他當傳言柳石基為下界來的護花天神是真,那下凡的天人自是要修煉的,無甚稀奇。倒是此刻,這位傳說中的人物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還真是有點誠惶誠恐。

他趕緊也抱拳還禮,雙方重又歸坐,將那隋煬帝於四明山受阻一事再次演說了一番,並將旨意重新傳達。

聽完傳旨官所言前後經過,柳石基心道:難怪今天自己會莫名的醒來,原來是冥冥之中早有所定啊。在現代,他一向是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的前位人物。但自從穿越到大隋,從道以來,不知為何,對那玄之又玄的道學是越來越深信不疑了,難道真是修行改變了自己的世界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