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仙俠傳
字體:16+-

第二十七章 喜見薲草 卻生異端

薛青睜開眼晴,周圍的一切變得更加美倫美奐。

先時的遠山,似在近前,流水淙淙,悠聲舔耳;綻放的花朵俏立石岩,嫩黃的芯穗恰在眼前。更令她不可思議的是,聖母身後的石窟,原來看去都是一個個黑乎乎的洞口,而現在望去,室間光明如彤,甚至透過洞門,可以看見門後置放的石桌香台。

她不由得揉了下雙眸,怕在做夢。這太離奇了吧,我薛青的眼晴怎麽會一下變得如此神異?她再次抬手想要去擦拭,卻被走過來的彩逸一把拉住:“好啦,不要揉啦,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你現在跟以前大不相同了。”說著衝她一笑,又道:“恭喜姐姐成為聖母的關門弟子,這下我可以叫你姐了吧?師姐。”笑得更甜。

“好了,小妹,不要鬧了。還不趕快把前事說來於姥姥聽。”站在青兒身側,始終未動的彩英噌怪地提醒了一句。

“哦,到是呢,高興得什麽都忘了。”彩逸不好意思地收起女兒之態,便即把剛才對姐姐說的又向花旗聖母重述了一遍。

“哦,果然采得,拿出來於我一瞧。”聖母臉龐頓時幻發神光異彩,雖然語氣淡定,但顏麵表露無疑她渴望的內心。就連一直淡然處置的彩英也走上前來,眼中流露出好奇。

青兒是知道的,但她並未親見,且聽喜豹說石基哥也得到了一棵,卻舍愛送給了彩逸,因此更是充滿了好奇,迫於一見。

當彩逸將錦匣拿出,小心地打開時,四雙懷著不同心情的眼晴同時看向匣內。隻見兩棵如葵樣莖狀植物安靜地並排躺在裏麵,碧綠中泛著微微的紫光,頂端的兩朵花冠緊挨在一起,好似一對相愛的夫妻頭碰頭,同床共枕。

這原是彩逸心中的想法,因隻有她才真正見到過這薲草花冠綻放時的景象。不過即便是這樣,不知情的其它三人,卻還是被這兩棵仙草神奇的舉態,親昵的模樣大大觸動。

花旗聖母也是十分慎重地將錦匣接過手中,並不敢以手汙之,恐冒犯了仙靈,仔細於眼前觀看。這就是自己在《念丹經》裏看到的薲草,她夢寐以求,用來煉製避水丹的藥引?“太好了。”她不禁說了一句,聲音低得幾乎聽不到。

但誰也不會想到此刻彩逸心中的期盼與納悶的複雜心情。“難道靈草裏的那一對俏佳人真得飛走了麽?”如果姥姥在不知情下,真得將這空殼薲草做了藥引,那他們不是無家可歸了?不知他們會傷心於否,先就她梅彩逸便要難過非常,這意味著她再也無緣與那王子和公主相見了。

這事非同小可,一定得跟聖母說清楚,況也是當初石基兄贈送時所叮嚀的呀。但是沒有看見薲草綻放時飛出的仙靈,姥姥如何會相信自己的話呢?

她這裏左思右想不得要領,愁苦之色不禁顯露於麵。“逸兒,你怎麽了?”隻聞得花旗聖母奇怪地詢問聲。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suimoxianxiachuan/12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