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仙俠傳
字體:16+-

第五十章 智鬥神女 幽州觀衣

紫氣中的女子,那般不動聲色的對敵,著實讓石基不由得心驚。

這樣輕而易舉地應敵手法,應該不是修者,而是神人。他冥想間,發動玄功,將真氣貫入十指,猝然騰身向紫光中的女子射去。

與此同時,接上剛才那女子說的話:“難道這雪蓮是你種的麽,這麽凶,這輩子恐怕隻好出家當尼姑了。”這話可真夠刺激人的,原也是因她要活葬人家,先說了不敬之語。

“混帳,我乃九天神女,下界專為天帝看守流失凡間的寶物,爾等定為惡人賊子,采了人間之寶絕不會去做好事,想從我這裏拿走萬年雪蓮,癡心做夢。”話似冰刀,睛光淩厲,妨同一座雪山冰窟,寒氣盛人。

呃,石基聞言,暫收住博發的真元,以劍光護體,不禁道:“原來是神女姐姐,我也是天帝派下界來的護花使者,現為瓊花太守。”說這話時,心裏壞笑,敢情是同行啊,傳聞也可以拿來一用,嘿嘿!:“而且,我的朋友就是被神女姐姐所說的惡人施了熱毒,無法救治,危在旦夕,所以才來雪山采摘雪蓮,卻不知是神女姐姐在看守,多有得罪,還望能看在大慈大悲的菩薩麵上,賜一朵蓮花,在下感激不盡。”說著便朝紫光中的神女拜了又拜,一臉的虔誠。

石基這一口一個神女姐姐,直喊得身旁的二梅心裏憋不住地樂:這小子用心可真“險惡”,現時她們已停止了攻擊。

而同樣被叫停板的神女,亦是冷麵露出溫顏,心道:他也是天帝派遣的護花使者?嗯,看此三人似乎也不象壞人,冥想中神召乾坤,測出這三人的來曆。

“罷了。”她於是道:“你就是揚州瓊花觀的柳石基吧,看你剛才能衝出我封洞的巨石陣,姑且功力不凡,你若能抵得住我三招,不許用劍光護體,我就送你一朵萬年雪蓮,放爾等去吧。”

嚇!不愧為九天神女,貨真價實啊,不象我這冒牌的。石基心裏想著口卻道:“好吧,不過還望神女姐姐手下留情。”暗歎一聲,事到如今,我柳太守也隻能死要麵子活受罪嘍。

在說話的當兒,他依言收起劍光,隻將玄氣托護於身,慢慢飄至峰巔的一塊大岩石上,做好了承受一切的準備。

此刻淩於空中的二梅卻為他捏著把汗,尤其是彩逸。她倆剛與神女角逐過,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任憑姐倆的劍光如何的利害,也是清湯之水,一見到底,勝負一看便知,羸弱無比。

何況他柳石基還不可施以劍光護體,這神女不明擺著在賣乖麽?不給雪蓮還要占盡風頭,找便宜。

她倆正自擔心又憤憤不平,隻見神女輕拂腰身,玉指向石基所站的岩石隔空虛彈,隨即紫光大放,將人與石頭圍裹,似要把它們頃刻化去。

卻哪知忽得從石基身上騰起一圈圈耀眼的藍光,如飆輪電掣般上下流轉,亦是把腳下的岩石護實,任你紫光如何的強大、狂暴,也奈何不得半分。

“天罡正氣。”神女愕然,收手間驟然紫光消失:“不錯,你雖為傳說中的護花使者,但來日前程無量,自重。那朵石縫中的萬年雪蓮歸你了,自去取吧。”說話間人已不見,隻聞餘音嫋嫋,向似天籟梵音。

耶!石基於岩石上一蹦多高,居然忘了可以馭劍飛行,隻朝著上空,向二梅連連呼喊:“快去那洞裏采摘吧。”

當她們三人重新聚攏於洞中,對著那雪蓮,嘖嘖讚歎不已。它在彩英的手掌心內,熠熠生輝,異彩綻放,如綿似玉的花瓣,密織交錯,守護著居中的花心,純潔得纖塵不染,真乃冰清玉潔的寶物。

“垢兒終於可以得救了,我們趕快去幽州城找世民兄和鍾師傅,告訴他們這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石基欣賞著,一邊對二梅說道。

“可不是呢,盡顧自個高興了,他們不知等得有多心焦呢。”彩逸說著拉起阿姐,三人於是駕起劍光,馭飛而去。

再說李世民和鍾離兩人,自打石基他們走了之後,果真是在焦灼中等待著。為緩解心中渴望的急切心情,也是為了混時間,還是鍾離機動靈活,說是第一次來這邊遠的雪鎮,想在這城裏各處轉轉,看有沒有好的成衣鋪子,都有啥新鮮的樣式,趕明回長安也好照著做幾件擺擺場麵。

李世民聽了隻有點頭稱是,反正等著也是等著,不如去看看城內的風土人情,消磨下時光,於是二人便一路行將過去。

這幽州雪鎮,位於天山腳下,乃極寒之地,天寒地凍,街上少有人煙,不象溫暖如春的中原,巷頭街尾,到處繁花似錦,一派蒸蒸向榮的氣象。

可當他們走到幽州驛站之時,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怎的?事情原要怪鍾離多事。他要找成衣鋪,也本是借口,打發時間,同時想替朋友做番消遣。但走著走著,看到一路還真有不少賣衣扯布的店裏,掛著許多顏色鮮亮,且富有民族氣息的禦寒冬裝,把他看得眼花繚亂,真就吊起了他的興趣。

在途經幽州驛站時,恰逢站道邊駐立著一位年輕美貌的姑娘,亦是穿著紅邊碎花雪衣,那款兒在她的身上怎麽看怎麽叫俏麗,端莊,就倆字:合體。

古代那會兒,成衣上鋪,隻是被掛將起來演示,沒有象現代這樣用什麽模特兒試穿的。因此,那姑娘便成了活模特,看得鍾離直眉瞪眼,瞧得人家姑娘臉紅耳熱。

事有湊巧,這女孩兒卻還是個煉家,脾氣似乎也不太溫和,當場就光火了。自然,一女子被一陌生男總是目不轉晴地死死盯看,誰都受不了,即便是在那奇寒的雪城。

“這位大爺,您瞧什麽呢?這麽熱辣辣的,都快趕上那包子店的麻辣湯了。”姑娘將手往後一背,明眼人一看,餓滴個神呐,那手扶的不是一把焰龍刀麽。非常著名的刀啊,鍾離認得,當然,李世民也認得。

一句話將鍾離驚醒,得,小姑娘誤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