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仙俠傳
字體:16+-

第五十二章 胡女被擒 二男解放

可當石基他們來到這家客棧時,卻仍是一無所獲。

“我們再去別的地方找找吧,說不定陰差陽錯,跟我們走叉了呢。”彩英道。

正當他們跨出店門,卻聽身後傳來吱拗一聲響,三人一回頭,看見從客棧的柴房內走出一個著紅邊碎花胡服的年輕女子,見有人注意她,便即一閃身,快步走進客房內去了。

三人當即對視了一下,還上哪裏去找,八成就是這家了。石基低聲對二梅道:“你倆去客房找那女子,我去那間柴房看看,說不定貓膩就在其中。”

隨即三人立即回身,先不說二梅去了客房,石基箭步如飛,轉眼來到柴房跟前,可巧那門上的鎖是開著的,鎖頭無力的垂吊在鐵環上,他輕輕將門一推,走了進去。

裏麵本是漆黑一片,隨著門被打開,一道光線直直地照在裏麵堆著的一大垛柴禾堆上,看去足足占了大半個房間,除此之外,再找不到任何可見的物品。

“怪了,我的直覺出了問題?壓根就不是那麽一回事?但那胡女卻是貨真價實的吧,難道並非小夥計所說的那個女子?”石基滿心的失望,轉身欲出,剛跨過門坎,便與跑來的彩逸差點撞了個滿懷。

“喲,看你急火火的,又踩我腳上了,我這腳以後你負責給祭煉啊,不然非成殘廢不可。”石基找不到李世民和鍾離,鬱悶已極,又見彩逸總這樣行事毛糙,虎頭蛇尾的樣兒,不由得嗔怪了她幾句。

可彩逸卻沒有象平日裏那麽一點就著的光火,反而一把抓住他就往門外走。嘴裏道:“那女的跑了,阿姐已追去了,我們也趕緊的,看她身法之快,也絕非武家,說不定也是個道中高手呢。”

調虎離山之計,這個念頭當即在石基的腦海裏一閃。反叫住彩逸,回身朝身後的那堆柴垛走去。“你要幹什麽?”彩逸跟在他後麵,不明白他的意思。

正當石基要用手去推倒柴垛時,隻聽房上傳來打鬥的聲音,接著便聽彩英的嬌叱:“賤俾,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想燒柴房,真是癡心夢想。”

彩逸聽了,逐一聲阿姐,遁飛出去,祭劍助戰,雙禦勁敵。而下麵的石基業已跟手將柴垛推翻,嘩啦一聲響,裏麵露出兩個人來,卻是他們正在尋找的李世民和鍾離師傅。

隻見他倆被綁縛其中,身子因被柴禾壓覆太久而扭曲成團。

石基見了立即以劍削斷繩索,並道:“兩位受驚了,怎得會弄成這樣啊?”

原來,那叫韓芙的女子,將他二人領到客棧中,騙至柴房內,當即用勾魂法把兩人迷醉,之後追問李世民乾鏡一事。

這勾魂法是為迷其心竅之術,但人尚可說話,並有問必答。李世民聽女子問他,見其又生得美貌可人,便笑嘻嘻,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有關古鏡的情況述說了一遍。

韓芙聽到某些官府因寶鏡而勾心鬥角之節,不勉心驚,但這跟她毫無關係,並不去理論。隻聽他說來說去卻是沒有一點乾鏡的下落,知也再問不出來什麽,便隨即將二人捆綁起來,埋於柴垛中,想待天黑後再做處理。

誰料過了沒多久,便見有一男二女來到店中,象在找人。不禁心中一動:怕不會是那兩個倒黴蛋的朋友來了吧。

北國女子,似陽春白雪,聰慧明透,而北國的修行女子,更是強過常人眼力的百倍,當即將他們三人的身份識破。

於是又去得柴房,將埋藏的二人更加收拾得天衣無縫。當她走出來時,由於匆忙了點,也是她過於自信,暴露了自己。卻是萬萬沒有想到,是被酒家的小夥計給出賣了。

“這小女子太可惡了,真正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不曉她是何處的來頭?”鍾離一臉的憤憤然。

正說著,又聽一聲嬌叱:“進去。”隨後便見二梅押著那胡女,將其推進門來。

而此刻再看那韓芙,跟一隻鬥敗了的母雞一般,耷拉著腦袋,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經過一番審問才知,她姓慕容,全名叫慕容韓芙,是西域鐵木昊緬王子派往中原的刺客,按現今說法就是女間諜。

“我是被逼迫的呀,各位道俠千萬要相信我,我要不去他們會殺了我娘親的。”說到此處,韓芙盡嗚嗚咽咽抽泣起來,哭得跟淚美人似的,哪裏還有半點先時的殺氣。

“唉,我看就放了她吧,她也是被逼無奈的啊。”還是鍾離心軟,他年紀一大把了,最見不得女人流淚了。

石基等聽了也點頭表示同意,卻不想這韓芙姑娘到不願走了,說是任務沒完成,回去也是個死,不如跟著他們,四處漂流,隻要遠離西域,他們就不敢動她娘親一根毫毛。

“也好,隻是要委屈慕容姑娘了。”石基想了想,終於答應她留下。彩逸聽了不禁看了他一眼,弄不清他葫蘆裏賣得是啥藥?讓一個來路不明的“奸細”跟著,瘋了麽?她說的話誰能證明是真的。

她哪裏知道石基的最終想法。收回那洪荒寶鏡,乃師尊之重托,更是天命不可違。在聞聽韓芙說的經過後,他斷定那昊緬王子,一定與寶鏡一事有直接的關聯,有了韓芙這根內線作導向,說不定可以跟蹤出坤鏡的下落。他決定在辦完此事後,要親往西域一趟。

由此,石基西域一行,奇遇天罡正氣的克星天罡神錘,差點命喪沙漠,卻因禍得福,突破到煉虛大境,修至大乘。此為後話,暫且擱起待敘。

韓芙聽說自己可以留下隨行,不禁收起淚水,倒身下拜。彩英雖不知石基的想法,在聽了女孩的不幸遭遇後,無比的同情,便上前相攙,說不可如此,以後大家在一起都是道友,以姐妹兄弟相稱即可。

而彩逸站於一邊卻是悶悶的,去長孫府醫治好無垢姑娘後,自己與阿姐終究是要回聖母洞去了,石基哥身邊多了一個這樣的漂亮女孩,如何能叫她安心?

她這小心眼兒一早被石基看在眼裏,對她笑道:“逸兒,你又多了一個姐妹,以後也讓她去青城修煉吧。”說著便拉過她的小手,緊緊握了一下。意欲讓她放心,不要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