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5章

第5章

“談男朋友了?”邱向涵說這話的時候沒看著麥星陽,語氣輕飄飄的,仿佛就是不經意問問。

這隨便問問,問得麥星陽躺在沙發上一個激靈,“男朋友”三個字一出,他下意識就坐了起來,咬了咬牙:“別跟我提那個傻、逼。”

邱向涵扭頭看著他,心想著一句話就能起這麽大反應,嘴裏麵罵著的王八蛋,心裏麵可是真不在乎?

邱向涵也沒說話,屋裏又安靜了。

“你跟這裏先躺會,我去收拾個房間。”邱向涵起身就走,中途卻被麥星陽“噌”地一下拽住了手腕。

“向涵哥,我有事求你。”要麽說采訪就是新聞人的半條命呢,這會麥星陽喝醉了,腦子裏麵倒還想著正事,“求你,求你和我約個......”麥星陽腦子有點卡殼,一時間又頓住了。

邱向涵挑著眉毛居高臨下看著他:“約會?行,沒問題,你醒了就約。”說完,拖著醉鬼就往房間裏搬,心想著房間是昨天剛找人收拾過,髒不到哪去,直接讓麥星陽睡下省得他在這裏胡言亂語。

“別啊!”麥星陽不知道是被哪句話刺激了,叫了一聲,叫完兩條腿一軟就跪在地上抱住了邱向涵的腿,喃喃道,“誰要跟你,跟你約會,我約個采訪不行嗎?!”

眼睜睜看著那小孩雙膝著地,邱向涵驚呆了,沒等他拽著麥星陽起來,那醉鬼卻是自己搖搖晃晃站起來,挪到了一邊,雙膝往沙發上一磕,穩穩跪在軟綿綿的墊子上。

麥星陽砸吧了一下嘴,嘟囔道:“跪這裏吧,軟。”

“......合著你跪還講究個舒服。”

麥星陽嘿嘿笑了兩聲,露出一排小白牙,微彎的眼睛裏露出點狡黠的神色:“答應我吧,我保證,采訪提綱絕對一字不落給你提前過目。”

“嘖,你還想問出點什麽花來啊。”邱向涵無奈地搖了搖頭,“朕答應你了,起來吧。”他托住麥星陽的腰,將他從沙發上扶起來。

然後麥星陽被丟到了客房的**。

麥星陽第二天起來的時候一臉茫然,對著陌生的房間打量了半天,發現這房間裏什麽多餘的東西都沒有,甚至書架上都是空的,嶄新得不像話。

這顯然是沒在自己家裏。

麥星陽仔細回憶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臉色由正常漲得通紅,最後麥星陽一巴掌捂在了自己臉上。

這喝醉了就給別人下跪是怎麽回事啊?難道新聞人已經卑微成這樣了?

不,隻是他自己卑微而已。

麥星陽非常能夠接受現實。

現實就是有的小記者上趕著求別人參加采訪,而有的名記則能讓大明星都為了被采訪爭破頭。不幸的是,能夠做到後者的屈指可數,而大部分舉著話筒的記者隻能吃力不討好,礙著業績不得不把顏麵丟到一邊,做一個人人看不起的狗仔。

參加工作之後有業績,麥星陽現在有成績。

唉,這也賴他自己不上心,隻能臨時抱佛腳。雖然還沒有想好該怎麽跟邱向涵說,但是麥星陽可不打算裝傻賴掉昨天的事,畢竟邱向涵好不容易鬆口采訪的事不是嗎?目的達到就好了。

麥星陽好不容易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深吸一口氣,推開門,卻沒在外麵見到人影。帶著點疑惑,麥星陽走到客廳,看到桌子上被留著一張紙條,字跡工整有力:今天有工作,早飯在餐桌上,采訪我答應了,周三過來吧。

麥星陽揣著紙條走到餐廳裏的時候還有些暈乎,所以,邱向涵連采訪內容和采訪提綱都不問,就直接答應了?

桌子上的小籠包鼓著白嫩的肚子挨個躺在盤子裏,上麵罩了個玻璃罩子,被熱氣熏得起了一層水霧。麥星陽咬了一口,餡料的鮮香就在唇齒之間漫延開來。

麥星陽現在隻想說,邱向涵是什麽神仙發小啊!他發誓,他一定好好寫采訪提綱,不能拿最高績點都對不起邱向涵這頓包子......啊不,這場采訪!

從邱向涵的公寓打車回到家,麥星陽探頭探腦溜進了自己的臥室。

周二下午還有課,晚上得立刻把采訪提綱寫出來。雖然邱向涵自己沒有要求,但是作為一個合格的學生記者,麥星陽表示這是基本步驟不能漏過。

采訪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關於《告別安德森》這部電影,可是這部電影麥星陽還沒來得及看,沒辦法,隻能下午上課的時候坐到後麵去看了。麥星陽在腦子裏麵把接下來的時間線捋了個清楚,卻在晚上才發現自己忽視了一個重要問題——他忘了要邱向涵現在的聯係方式了!

邱向涵剛回國,之前國外的號碼已經不用了,況且之後如果有提綱需要提前給邱向涵發過去......

麥星陽快速拿起手機給高凱發微信:“凱哥,江湖救急!你把邱向涵的微信推給我。”

高凱是住在微信裏的,幾乎是秒回了三個問號:???

“邱向涵下午從我這要了你微信,他還沒加你嗎?”

麥星陽滿臉疑惑退出消息界麵,聯係人,新的朋友上麵一個鮮豔的小紅點看上去十分突兀。

這可還行?讓大明星主動來加自己微信,自己還給人家晾了一下午......麥星陽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臉都白了。

這可真是,太受寵若驚了。

麥星陽這會盯著邱向涵的微信頭像,陷入了沉思——這個靈魂火柴人是什麽東西,手裏麵怎麽還捧著一塊土黃色的不明物體?

邱向涵不是號稱出去學藝術的嗎?

麥星陽眯著眼睛,莫名其妙覺得這東西有點莫名的眼熟。

還沒來得及想,一條消息就彈了出來,兩個字:“陽陽。”

陽陽是麥星陽的小名,疊字的小名在麥星陽上了小學之後就遭到了主人的嫌棄,取而代之的就是新的外號“麥子”,隻是邱向涵還一直這麽叫,叫著叫著,麥星陽也就習慣了。

現在時隔多年,忽然這兩個字被突兀地輸入在了微信對話框裏,麥星陽心裏麵湧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向涵哥,采訪提綱我今晚就發給你!!有什麽不合適的地方你隨便提!!”麥星陽一連好幾個歎號。

邱向涵在屏幕的另外一端握著手機,笑了一下,在手機上緩緩敲道:“別緊張。”

緊張?誰緊張了!

麥星陽把手機丟到一邊,有些煩躁地抓了幾下自己額前的頭發。可能……還真是有那麽一點點緊張吧,畢竟邱向涵是自己采訪過知名度最高的人了。

床那頭手機屛又亮了起來。

一條消息彈了出來:“畢竟我以後的采訪可都等著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