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14章

第14章

作為實習生,麥星陽這幾天收到最多的任務就是跟著粉絲群體一起“追星”。沒辦法,現在的娛樂媒體需要保持更新量,微博官方賬號上一天更新好幾條明星的街拍可不是在屋子裏等就能等出來的。

大太陽天,扛著加鏡頭的單反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來來回回坐地鐵從城南跑到城北,麥星陽覺得自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變成“鹹人幹”癱在**了。

新聞這行,女的當男的用,男的當牲畜用。

這天麥星陽從早高峰的地鐵裏擠出來,抹著額頭上的薄汗進了公司。幾個公司裏的小姑娘正圍在一個座位那裏聊天,這會還沒到正式上班的時候,聊天的聲音不小。

“哎,看了昨天那個新聞了嗎?車禍那個。”

“保時捷撞了孕婦?”

“是啊,我看有人在微博上扒,那好像是本地哪家二代呢。可了不得,回頭賠點錢又不了了之。”

“賠錢?這可是酒駕,而且小孩的命沒保住,大人也殘了,孕婦家裏不得鬧哦。”

“嗨,這種最後就算刑拘了也說不準是替罪羊。”

麥星陽昨晚整理完稿子就睡了,太累,根本沒注意到什麽社會新聞。這會聽公司裏麵的小姑娘一說,也開了手機打算看看新聞。

不看還好,一看現場照,麥星陽愣住了。

保時捷這車在北京也算是常見,基本上是個有錢人就弄一輛開出去玩。但是要說這個車型,還有這個紮眼的橙色……這個二代恐怕麥星陽還真認識!

麥星陽匆忙退了微博界麵,點開聯係人給高凱去了個電話。

電話裏麵響了幾聲,沒人接。

正當麥星陽打算再打過去的時候,就被人拍在了肩膀上。麥星陽連忙掛了電話,回頭笑了笑:“誒,李姐,有什麽事嗎?”

李采蓉,公司安排來帶實習生的副編輯,在這個崗位上工作有一些經驗,對待新人屬於比較嚴格的,公司裏很少有人當著她的麵還能心安理得開小差,哪怕不是上班時間。

“今天你別跟這裏坐班了。”李采蓉看這個男孩平時工作起來挺認真,待人也禮貌,打算把幾個實習生都爭著的一個外拍機會給他,“去機場接個機。”

“成。”麥星陽也不推辭,給什麽任務就接著,麻溜地把桌麵上的稿件整理好遞到李采蓉麵前,“姐,這是昨天的文字稿,我已經都扒下來了。”

李采蓉點了點頭,臉上露出點笑意:“上午有兩個流量小生的航班都趕在一起了。你去出個外拍,要是拍得好,說不準今天的熱搜頭條上放著的就是你拍的照片了。”

“誰啊?”

“童嘉和邱向涵,兩人航班時間差不多。你一口氣蹲倆吧,反正這熱搜肯定少不了。”

麥星陽忙著考試的一段時間裏,邱向涵也沒閑著。英瑞娛樂不知道怎麽想的,像是把所有最好的資源都送到了邱向涵手邊上挑,邱向涵趁著剛回國的熱度沒有降下來,直接去客串了一部曆史正劇向電影,又官宣即將加入一部IP改編的電視劇。

吃瓜網友們都在猜為什麽邱向涵一個在國內名不見經傳的男星,一下子能有這麽好的資源。黑粉陰謀論不少,粉絲們撕回去的理由也很硬:試問國內有幾個同齡男明星參演的電影獲了那麽多國際大獎?

麥星陽作為內部人員,當然知道這是怎麽回事——邱向涵看上去是掛靠在英瑞底下的藝人,實際上還是股東之一啊……股份多少暫且不提,就憑人家自己算自己一個小老板,多點資源不是很正常嘛。

麥星陽這會站在地鐵上才有時間刷微博上的消息,他基本可以確定,撞人的保時捷司機正是黃俊卓沒錯。在他們那幾個發小圈子裏,麥家跟高、邱兩家的關係算是最好,而黃俊卓他們家的關係則稍微遠了些。

家裏麵大人經常私底下告誡麥星陽,少跟黃俊卓學那些不三不四的東西。

“早晚有一天老黃家被他們自己兒子折手裏。”這是麥父的原話。

黃俊卓這人從小就被家裏麵捧著,越長大性格越是乖張,做的事情一次比一次出格。前幾個月和別人喝酒之後起了衝突,好不容易家裏才給撈回來沒幾天,這次又鬧了個更大的亂子。

麥星陽知道,這種事情見報和不見報完全是兩個概念。屏幕背後每個人的目的都不一樣,自媒體傳播的東西也不見得準確,就算是平時再看不慣黃俊卓的作風,麥星陽還是想打聽一下究竟是怎麽個情況。

麥星陽給高凱打了幾個電話都沒人接,而按照邱向涵的行程,他現在顯然還在飛機上。沒辦法,麥星陽隻得把手機揣回了兜裏。

總算到了機場,麥星陽一隻肩膀被相機包給勒得生疼。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大廳裏麵的人明顯比平時多了好幾倍,十幾二十歲的小女生最多,瘦瘦矮矮的,還穿著漂亮的高跟鞋,手裏麵的“大炮”長度可不輸給麥星陽。

追星也挺不容易的啊……

麥星陽在心底感歎了一句,找了個地方坐下等著。

因為童嘉的航班比邱向涵早了一個小時,這會機場裏麵聚著的女孩以童嘉的粉絲居多。

童嘉的年齡跟麥星陽差不多,因為一把好嗓子和驚人的作曲天賦而在網絡上一炮走紅。後來有人扒到童嘉曾經在國外某個著名的音樂學院學習,而他的導師也是當今業界頂尖的大牛。

然而這樣一個天才卻在兩年前不知道因為什麽原因退學回國,有人自稱親戚在國外醫院工作,在網絡上爆料童嘉患有某種精神疾病,因為情緒不受控製在一次爭執中誤傷了自己的同學,所以才被迫退學。

然而不管外界猜測如何,童嘉的粉絲大部分是被他的作品所吸引的,所以對於她們來說,隻要童嘉的作品質量不下降,那麽就不影響她們對自己偶像的喜愛。

麥星陽將相機抱到了胸前,握著手機也不知道幹點什麽好。

嗯……跟邱向涵說一聲吧,也有一陣子沒見麵了。

自從邱向涵回國之後,兩個人的關係又飛速和好如初,準確的說,不知道為什麽,邱向涵幾乎每天都在微信上和麥星陽聊上兩句。閑的時候吐槽兩句遇到的奇葩人物,忙得時候可能就一句早安晚安。

麥星陽打開兩個人的聊天界麵,上麵還停留在昨晚的對話:

“陽陽,我明天回北京。”

“嗯,一路順風。”

這誰能想到自己會“被迫接機”呢?麥星陽無奈地笑了笑,敲下一行字:“向涵哥,我現在在首都機場。”

正當他猶豫發不發的時候,突然身邊的女孩子探了過來。麥星陽嚇了一跳,手一抖,消息發送成功。

算了,反正邱向涵在飛機上一時半會也看不到。

“呃……有事嗎?”麥星陽把手機收起來,有點猶豫地看向一邊的女生。

女生看上去不大,是不是未成年都說不好。化著淡妝,手裏麵也舉著個相機,哦,還有她腿上放了一條手幅,看一下內容應該是童嘉的粉絲。

“小哥哥,你也喜歡童嘉嗎?”她開口問道,似乎對麥星陽很感興趣的樣子。

麥星陽不想多事,模棱兩可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