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16章

第16章

“啊?”麥星陽摔倒的下意識反應是護住相機別磕到,這還沒反應過來,邱向涵怎麽就出現在自己跟前了,“向涵哥……”

現場的狀況卻容不得兩個人多寒暄,邱向涵把麥星陽扶到狄倫那裏,眼神能凍死個人,他大步向扶梯走去,叮囑身後的安保:“讓她們都別跟過來。”邱向涵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周圍的粉絲都聽見了,追過去的腳步頓時慢了下來。

靠外圈的粉絲還不太知道發生了什麽,追著邱向涵就往扶梯上湧,然後被安保和幾個保鏢全部攔了下來。

這會明眼人都看出來邱向涵在生氣,人群嘈雜的聲音一下就小了。氣氛一度有些尷尬,幾個粉絲在扶梯旁邊諾諾跟邱向涵告別,也沒有得到回應。

兩個藝人自行去了地下停車場,上麵的粉絲看不見偶像,也就散了個差不多。後援會的幾個管理這會湊在一起反思今天的接機事故,其實她們的本意也是好的,歡迎自己的偶像回北京,既能遠遠見上一麵,又能顯示一下自己家偶像的人氣。

發生這種事情誰也不願意,今天是一個人摔倒了,明天如果發生了大規模的踩踏事故呢?

已經可以料想到今天的熱搜內容了……她們打算回頭在粉絲群裏提前說一聲,讓大家做好控評的準備。

而後網上怎麽說都是後話,這會麥星陽被狄倫扶著慢悠悠地在後麵走,開始還有幾個女孩跟著他倆,在被安保攔了兩下之後也放棄了。

“呃,謝謝你。”麥星陽跟狄倫道謝。

不知道是不是麥星陽的錯覺,他總覺得今天的狄倫穿得格外整潔,甚至還抹了發膠固定自己的發型。這會麥星陽衝他道謝,狄倫也沒什麽反應,好像在思考什麽事。

麥星陽覺得自己的腳踝疼得厲害,踩在地上那感覺,就跟小美人魚換出來的腿似的,步步都是刀割……好吧,可能也沒那麽誇張。但是狄倫不跟他說話,他所有的注意力就在自己的腳踝上,這就是疼痛翻倍了。

大男孩有時候也會矯情一下。

麥星陽搖了搖頭把腦子裏麵亂七八糟的想法甩走。這會上了直梯,他才看到邱向涵發給自己的消息,但是說什麽都晚了,這“注意安全”沒注意到,還真出了安全事故。

地下好幾層都是停車場,占地麵積大,彎彎繞繞的,一般粉絲很難再找到這裏來了。麥星陽被扶著單腿蹦到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前麵,狄倫這才開口:“到了。”

麥星陽正猶豫著是坐在前麵還是後麵,就看到後車窗被搖下來,邱向涵臉上的神色比剛剛好一些,沒那麽嚇人了:“進來。”

麥星陽拉開車門,左腳跨進去,緩緩把右腳挪進車裏。進車第一件事,還不忘檢查了一遍相機。

狄倫點著火,往停車場外麵開。

“誒,我剛剛在機場大廳的時候,聽見有粉絲要追童嘉的車呢。”麥星陽沒話找話,他覺得這會邱向涵身邊的氣場真是不一般的“凍人”。

狄倫一腳油門,伴隨著邱向涵低聲一句國罵。

“我打個電話。”狄倫飛快掏出手機,“等會走。”

邱向涵抱著臂沒理他,轉頭看向麥星陽,歎了口氣:“鞋脫了。”

“一會再看吧……”麥星陽推脫道。

邱向涵又重複了一遍:“陽陽,把鞋脫了。”

麥星陽拿他沒轍,老老實實開始解自己鞋帶。狄倫好像有點著急,對著電話那頭彪了幾句英文:“童,你能不能聽我的,走之前先換輛車?!這又不是什麽麻煩事。”麥星陽聽著裏麵唯一一個熟悉的中文發音“Tong”,聯想到剛剛自己說的話,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剛想發揮一下新聞人刨根問底的精神,就被邱向涵打斷了。

“你能把腳翹到我這邊讓我看一眼嗎。”這是個問句,硬生生被邱向涵說出了陳述句的語氣。

麥星陽腦袋搖得像個撥浪鼓:“這個,不太方便,我自己看了一眼,沒傷到骨頭。”開玩笑,這隨隨便便把腳翹到別人跟前也太……

“陽陽,聽話。”邱向涵說這話的時候很認真,“不然我不放心。”

麥星陽拗不過他,隻得以一個非常奇怪的姿勢,雙手向後撐著身體,左腿半屈在後座上,右腿伸直,腳腕搭在了邱向涵的大腿上。

邱向涵倒是沒覺得哪裏不對,一隻手握在麥星陽的腳腕上,輕輕碰了碰:“疼不疼?”

“有一點。”麥星陽都不敢看他,臉上燥得不行。

“你自己動動腳腕。”

麥星陽咬著牙活動了一下腳踝,雖然很疼,但尚在容忍的範圍內。邱向涵的手又在上麵按了按,確定是沒傷到骨頭,這才放了心。

麥星陽被他一直托著腳,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邱向涵這是在幹什麽啊,明明是當著狄倫的麵……哦對,狄倫。

麥星陽這才又想起來狄倫的事,這會狄倫好像和電話另一頭達成了共識,英語變回了中文:“童嘉,就算我追著你到中國,也沒打算給你添麻煩,你不用思想負擔那麽重。”

!!!

擦咧。麥星陽第一反應是,這他娘的可是個大新聞!第二反應是看了看一邊的邱向涵,心想這他娘的可真是個大烏龍!

或許是臉上的表情太明顯,邱向涵一個爆栗子彈到了他額頭上:“你啊,管好自己行不行。”

“我……”麥星陽想要抽回自己的腳,卻被邱向涵按住了。

“你就先這麽呆著吧,腳崴了就別亂動,反正穿了的鞋還得脫了。”沒等麥星陽反應過來,邱向涵又低聲抱怨了一句,“你說你,離了我你能幹好什麽。”

這話一出,兩個人都愣住了。一時間誰也沒說話,狄倫倒是放下手機,自顧自啟動了汽車。

麥星陽小時候就喜歡黏糊他向涵哥哥。

麥、邱兩家大人關係好,每次麥星陽跑去邱向涵家裏串門,邱母跟他開玩笑說得最多一句就是:“在學校有事找你向涵哥哥,他要不幫你,你告訴我,阿姨替你揍他。”

揍倒是一次也沒揍成,邱向涵對麥星陽的各種要求從來挨個滿足。麥星陽那會年齡小,大人開的玩笑,他聽進去就跟聖旨在手一般,遇見啥事就跑去找邱向涵。

受了委屈就可憐巴巴地哭,生起氣來就叉著腰跟邱向涵告狀。

在他眼裏,這個大了他三歲的哥哥,就跟超人一樣無所不能。他喜歡黏著他,有什麽好吃的都要跑過去送到邱向涵家裏,有什麽不會的題也屁顛屁顛跟在邱向涵身後非要問個明白。

那會邱向涵總捏著他的鼻子笑他:“你說你,離了我你能幹好什麽?”

小星陽那會的臉皮可不是一般的厚,他被捏住鼻子,還要奶聲奶氣還嘴:“你又不會離開我……你要是不幫,我就找阿姨告狀去。”

“你當我怕呀。”邱向涵不甘示弱,不過到最後還是幫著麥星陽把那些錯題挨個糾正過來。

事實證明,大部分人小時候都活在童話裏,童話裏沒有別離,長大後才發現,離別才是現實的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