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24章

第24章

“什麽?”

麥星陽切屏出去刷進微博,之前關注了邱向涵的超話,這會一下就被首頁推送了消息。刷了兩頁,麥星陽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在娛樂媒體眼裏,最流行的一件事就是“看圖說話”。雖然說追逐熱點在媒體界是一個常態,但是在麵對社會新聞的時候,媒體還是要想一想社會影響,畢竟如果引起的社會影響太惡劣,監督部門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娛樂圈可就不一樣了,這裏麵的事情,大多是明星們的家長裏短。熱度高,不怕炒,而且社會影響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最重要的是,娛樂圈每一個人的新聞都涉及到其他明星的利益問題,尤其是同期同類型的明星,資源都重合。在別人的話題底下渾水摸魚,可操作性不要太大。

果不其然,在有草粉的言論一出之後,各種各樣的陰謀論也提上議程。有的“路人”看似很正義地回複:“我覺得真要草粉不會這麽明顯還讓你們在直播裏看見,可能性太小了。這兩人可能真的認識,不過這樣的話,邱粉之前刷什麽扶粉絲很善良的人設就崩了啊。”

“嗬嗬,也不知道當時是哪家粉絲來童嘉話題底下蹦躂,說我們嘉嘉不扶。你們偶像認識那人,他不扶誰扶啊?”

“抱走嘉嘉,不認樓上粉籍。”

……

總之,這還是在微博這種相對較開放的平台上的發言,麥星陽又去幾個匿名論壇刷了一下,那建起的高樓說得話簡直沒眼看。

正猶豫著要不要給邱向涵打電話,手機屛就顯示起了邱向涵的名字。

“陽陽,你照片被發到網上去了,我正在讓公關刪,太抱歉了。”

麥星陽下意識搖搖頭,連忙道:“沒事,被人看一下又不會怎麽著,倒是我看到輿論現在發酵的形式不太好,你能搞定嗎?”麥星陽簡單說了一下他在網上看到的幾種發言,分門別類,提醒邱向涵讓公關團隊注意一下。”

邱向涵在那頭聽了一會,突然出聲道:“陽陽,我其實有個挺好的解決方案。”

“嗯?”麥星陽停了下來,“什麽方案?”

“但是這要看你能不能配合我啦。”邱向涵在電話另外一頭嘴角向上揚了揚,忽然有了個絕好的主意。

“能幫的我肯定幫。”

“來做我的宣傳吧。”邱向涵眯了眯眼,覺得這簡直就是老天幫他。

第十六章 偷拍風波(2)

“你看,如果你做了我的宣傳,那麽你跟著我出現就合情合理了。”邱向涵的語氣聽上去像是真的鬆了口氣,“不然公關就算刪帖,也管不住普通網友的嘴啊,什麽草粉,什麽草人設的,這些亂七八糟都能消停了。最重要的是,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麽你會出現在機場拍我。”

藝人宣傳,一個很大的概念。有可能是交給外包團隊寫各種宣傳稿,也有可能是在藝人身邊,時刻拍些照片發布藝人動態。按照邱向涵的話說,他想讓麥星陽做的,肯定是第二種。

“可是……”麥星陽有些猶豫,邱向涵說得沒錯,如果他是藝人身邊的工作人員的話,這些東西是都能完美解釋,但是,“我聽說人家藝人宣傳都有自己的人脈,能幫你拉活動,我這還是個學生,是不是不太行啊?”

邱向涵心裏麵迫切,嘴上卻是冷靜講道理的語氣:“誰說藝人宣傳就一個人了?一整個團隊呢,你少瞎操心。該上課的時候就去上課,有空出來陪我就是了。”邱向涵說完都要被自己的計劃折服了,這才不叫什麽藝人宣傳!這叫“誘拐式戀愛”,第一步進行得很完美。

“那我現在的實習……”

“辭掉,我給你開實習證明。”

“……”這麽斬釘截鐵?麥星陽不傻,到這會他怎麽可能意識不到邱向涵的真正目的?麥星陽從嗓子眼裏哼了一聲,心想道:“回頭別人不說邱向涵草粉了,該說他兔子吃窩邊……”臥槽,怎麽不小心說出來了?!

麥星陽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鬧了個大紅臉。

另一頭邱向涵卻聽了個清楚,樂出聲:“怎麽著,你這窩邊草給不給吃啊?說起來咱倆這還是竹馬竹馬呢,知根知底,天造地設,按理說咱們著也得近水樓台先得——”

“你可閉嘴吧!”麥星陽聽不下去了,“窩邊你個頭啊!”

“也對,你這可是出現在我床邊的男人。”

“邱向涵!”麥星陽一著急,直呼邱向涵的名字。

另外一頭這個滿嘴跑騷話的男人總算住嘴了。邱向涵告訴自己,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告白那是勝利時吹響的號角,可不能傻愣愣直接說出去。

“好啦,開個玩笑。”邱向涵聽上去很嚴肅,反正麥星陽是不知道手機另一頭這人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上去了,“那就這麽說定了啊。”

“別別別。”麥星陽剛想說的話都被邱向涵打岔過去了,這會他想起來正事,“我以後要是上課不能跟你行程,怎麽辦?”

“那你就跟我請假唄,我又不要求你全勤。”

“那哪成?”

“大不了工資給你少開點就是了。”邱向涵說這話倒是一點都不別扭,“你差這幾個錢?”

麥星陽真是無了個語,你就說說,哪有人追別人還琢磨著少開點工資的?不過,他倒確實是不指望著那點錢。實習工資少得可憐,在北京真是什麽也幹不了,到最後還得靠家裏給生活費。

這就不像某些人那麽有經濟頭腦了,麥星陽甘拜下風。

“行,你別想了,我替你決定。”邱向涵一拍板,“回頭明後天,你抽空就過來公司跟工作人員一起拍個合影,我往微博上一發,齊活,連解釋都省了。工資的事你也別瞎操心,就算是你把我錢包拿走我都沒意見。怎麽樣?這樣的老板,可遇不可求吧?”

麥星陽聽著他前頭說得還挺正經,後麵的話越聽越不對勁,為了防止自己的臉部過燙,麥星陽支吾了兩聲就掛掉了電話。

低估了,邱向涵他這不是搞曖昧,這是明撩啊。

……

眼瞅著輿論發酵太快,麥星陽也不想耽誤事,第二天就出發去了英瑞公司。

公司是個大公司,一整座玻璃寫字樓都是他們的地盤。別看娛樂公司辦公用不了多少地方,這加上藝人的各種練習室,還有各種器械倉庫,可還真是占了滿滿當當。

“先生,您找誰?”安保十分盡職盡責將麥星陽攔了下來,門口是刷卡進樓,跟地鐵口似的有自動門擋著。

“邱向涵。”麥星陽今天穿得挺成熟,一件幹淨的白襯衫底下一條直筒褲。他平時是不喜歡穿這些帶扣子的衣服,總覺得解來接去特別麻煩。但又不想第一次和邱向涵的同事見麵就給他跌份兒(注:不體麵)。

安保看上去有點為難。這不怪他,娛樂公司前頭經常有私生粉以各種偽裝試圖蒙混過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