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28章

第28章

“我看劇本呢。”邱向涵在裏頭回答得有模有樣,“你進來唄。”

進就進。

麥星陽剛一進屋就看見邱向涵坐在床邊翹著腿,手裏端著那杯該死的果茶,十分舒適地靠在床頭,衝他眨了眨眼睛。

“你把果茶給我放下!”麥星陽丟了手裏的空奶茶杯,張牙舞爪就撲了過去。

“誒誒誒,你注意著點,別弄灑了!”

邱向涵反應很敏捷,左手瞬間將果茶穩穩放在桌子上,右手製止了麥星陽的“暴行”。麥星陽被扣住了手腕,一時間沒掙脫開,反而被邱向涵占了上風。眼瞅著要被壓/在下麵,麥星陽向側麵一翻身成功躲過邱向涵的反撲。

這時候就應該感謝酒店套房裏麵的大床,兩個人在上麵折騰了一溜夠,好在沒人掉下去。邱向涵力氣還是要大一些,最後終於撐在了麥星陽身上,他把手伸向麥星陽的腰間……然後撓起了他的癢癢。

麥星陽從小就不能被人碰腰和肚子,癢癢肉太多,他哎喲叫著,努力想把自己團成一個球:“哈哈哈……邱向涵,你給我放手!”

“服不服!”邱向涵含笑停了手底下的動作,俯身看著他。

麥星陽嘴硬,衝著他叫板:“不服,不服!邱向涵,你個……哈哈哈哈!”沒等麥星陽的話說全,邱向涵立刻又動了手。

麥星陽眼淚都快出來了,實在受不了:“服!我服!”

邱向涵總算停了動作,卻沒從麥星陽身上下來。兩個人離得太近了,剛剛鬧騰得厲害,這會沉重的喘息交融在一起。邱向涵還騎在麥星陽的大腿上,兩個人九月份穿得都薄,麥星陽在室內隻有一條短睡褲,這會貼在一起,感覺真是非常……奇怪。

雖然小的時候也經常這麽打架,但是長大了,又是知道對方是彎的。

氣氛一下就變得曖昧起來。

“咳……”麥星陽假模假樣清了清嗓子,“你先下來,我再跟你算賬。”

“嗯。”邱向涵從麥星陽身上撐起來,坐到床邊,不知道為什麽聲音有點沙啞,“陽陽,我之前跟你說的話,你當真了嗎?”

“什麽?”

“我說,你要是什麽時候被撩到了,告訴我一聲,我會負責。”

這人,告個白怎麽還這麽一堆亂七八糟的話,麥星陽一邊在心裏吐槽,一邊有些猶豫。

他支支吾吾了兩聲,沒等他回答,旁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我先接個電話。”麥星陽一下子翻身下了床,解脫一樣的拿起自己的手機。

上麵是一個陌生的電話,但也並不完全陌生,之前從墓地回來的時候,這個電話就反反複複打了好多遍,隻不過那會麥星陽著急微博上的事,就把回撥的事情忘了。

這會看到這串熟悉的號碼,麥星陽有些疑惑:“喂?”

“星陽。”

在聽到晉澎聲音的一瞬間,麥星陽就想把電話掛斷,正當他準備實施的時候,晉澎好像料到了他的想法,立刻接上一句:“你先別掛電話,我不是說複合的事。”

麥星陽皺起眉頭:“什麽事?你等一下。”邱向涵正坐在床邊看著他,在接觸到邱向涵目光的一瞬間,麥星陽不知道為什麽覺得自己好像被捉奸在床一樣……啊呸,這是什麽鬼比喻。

有些不安,麥星陽對著邱向涵打了個手勢,然後走到自己屋裏,合上門聽電話。

“說,說完了我好掛電話。”

“麥星陽,你別跟我用這種口氣說話。”晉澎聽上去底氣比上次足了些,“之前你一直跟我說你不混什麽圈子,我還以為你多清高呢,到最後還不是一個樣。”

“什麽就一個樣?”麥星陽自動忽略他前半句話,摘取後半部分重要內容。

“別的我不說了。”晉澎的聲音通過電流傳過來,好像已經變得那麽陌生,麥星陽有一瞬間的恍惚,幾乎要記不起自己曾經真心實意對待過這個人,“你爬了邱向涵的床吧?”是一個問句,但讓他一說,就是肯定句的語氣。

麥星陽愣了片刻,下一秒幾乎要被氣笑了:“晉澎,你別以為誰都跟你似的好不好,人型泰迪?”他還真是爬了邱向涵的床,就在剛剛——為了揍他。雖然沒揍成反被撓了一頓,但是麥星陽相信自己的出發點是純潔的。

麥星陽歎了口氣,他是真的累了。他承認人都有缺點和優點,最開始和晉澎談戀愛的時候,這個前男友確實幫他度過了出櫃這個很艱難的階段,但是……

“晉澎,我們好聚好散,別磨平你在我心裏最後那點好印象,成嗎?”

電話的那頭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空白,隨後晉澎的聲音清晰無比地傳來:“成。”

“麥星陽,你再幫我最後一個忙。”他說,聽上去很誠懇,“我不管你和邱向涵什麽關係,你讓他幫幫我,簽進英瑞。我保證之後當咱們倆從沒發生過什麽,也不會再來找你。”

作者有話說:

我可以擁有你們的小星星嗎~

第十九章 陰魂不散(2)

“……不幫。”麥星陽十分果斷。

真諷刺啊,這人好歹也和自己談過幾年的戀愛,這會分手了,誤會他爬了邱向涵的床,第一反應竟然是可以用這層關係給他自己謀點什麽利?晉澎的做法讓麥星陽覺得一陣惡心,下意識的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先別著急回答。”晉澎笑了兩聲,“我手裏麵有些關於邱向涵的東西,爆料給媒體,肯定都搶著要。我知道你現在是邱向涵名義上的宣傳,你一定也不想給他添麻煩,對不對?”

“什麽東西?”麥星陽問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麵是真的疑惑。按道理來講,邱向涵不抽煙,少喝酒,沒事在家宅著也就畫會畫,還能有什麽讓晉澎抓到把柄?

“嗬嗬。”晉澎冷笑了兩聲,“這東西說出來,不就不好使了嗎?”

麥星陽感覺自己腦袋頂上有烏鴉帶過去三個點,這麽中二的台詞,也虧得晉澎能想出來。他嘟囔了一句:“神經病。”掛掉了電話。

他現在對晉澎真是一點好感都沒有了,麥星陽甚至開始反思,為什麽自己當年竟然這麽眼瞎。唉,可能是當時情況混亂,一時間被蒙蔽了雙眼,不然怎麽會看上這麽一個人渣呢?

然而掛電話歸掛電話,他還是得找邱向涵問清楚,究竟有沒有什麽黑料值得爆的,萬一晉澎真給它捅到網上,也好做個準備。

敲了敲邱向涵的門,麥星陽走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