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34章

第34章

“我是不是在做夢啊,陽陽。”邱向涵的聲音聽上去就像是第一次投進三分球的大男孩,“我當年就不該走的,省得你還被那個姓晉的搶了先。”

“什麽意思?你當年……”麥星陽被突如其來的真相砸了個懵圈,他本來不想提當年邱向涵出國的事,雖然他知道這一直是他心裏的一個坎——邱向涵能走第一次,他就總害怕他走第二次。

這個發小哥哥從小就讓他猜不透,小的時候習慣追著他的步伐向前跑,直到邱向涵離開的時候,麥星陽才意識到,原來他從來就沒追上過邱向涵的步子。至此之後,麥星陽才學會得獨立,才學會再也不要過分依賴某個人。

“我當時意識到我喜歡你了。”邱向涵的聲音很輕,貼在麥星陽的耳邊酥酥/麻麻,過電一樣,“然後我就和家裏出了櫃。”

!!!

還沒等麥星陽多問,那陣敲門聲又響了起來,麥星陽爬起來打算去開門,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臉上的紅暈跟喝多了酒一般。

……

麵前的房門突然被打開,女孩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就要跑。

麥星陽提前叫住了她:“你等等。”

這回總算看到了這個“半夜神秘客”的正臉,女孩的年齡比他想象的要大,看上去是個成年人。麥星陽問她:“昨天敲門的是不是也是你?”

“我……”女孩咬了咬下嘴唇,“我找錯房間了。”

“你要找誰?”麥星陽充分發揮了自己的采訪技巧,追問道。

女孩半天沒出聲,正當麥星陽以為她答不上來,想要苦口婆心勸上兩句的時候,女孩突然大聲叫起來:“你管我找誰!你個變態,來人啊,有人猥/褻我!”

麥星陽滿腦袋問號沒地方放,當酒店的工作人員聞聲趕過來的時候,場麵一度有些不尷不尬。

“這個女孩敲我的門。”麥星陽無辜地聳了聳肩膀,“導演昨天晚上就因為這事沒睡好,讓我今天等她問問有什麽事。”

沒等酒店的工作人員說話,女孩先反應過來,問道:“你說導演住這個房間裏?”

“是啊。”麥星陽盯著她開始說謊,“這酒店一共沒幾間套房,導演住套房裏不是很正常嗎?”

“我不信,你明明是邱向涵的工作人員。”女孩從酒店工作人員身後閃出來,就向往房間裏闖,還好麥星陽眼疾手快將她攔了下來。

“誒,你這小姑娘怎麽這樣。”

第二十三章 公報私仇

在酒店工作人員好說歹說之下,女孩總算走了,走的時候還戀戀不舍向著房門內張望了兩眼。當然,邱向涵在這種情況下是不可能親自露麵的,他坐在黑暗的房間裏,將外麵的動靜聽了個一清二楚。

之前他聽童嘉說過私生飯的事情,但是自己的私生卻是第一次遇到。半夜敲門還算好的,至少沒有實質可能傷害到別人的行為,但或許以後還有更甚,追車、偷私人物品或者難以想象的行為。

麥星陽回了房間,就看到邱向涵在用一種複雜的目光盯著他。

“解決了,我騙她說這屋住的是導演。”麥星陽伸了個懶腰,大字型倒在**,弄得邱向涵不得已一直在往旁邊挪,“你怎麽這麽看著我?”

“沒什麽。”邱向涵關了床頭燈。

半夜的“敲門鬼故事”雖然暫時解決,但兩個人十分默契,誰也沒提分房睡的事。共枕在同一張**,這種感覺有些新鮮也有些熟悉。

麥星陽想起來,他和邱向涵小時候是經常在同一張**睡覺的。那會還沒有智能手機,麥星陽的電子娛樂就是插卡遊戲機,大院裏的孩子基本人手一台。高凱向來對遊戲沒有抵抗力,求著家長買了更高級一些的x-box,經常招呼著一堆好哥們去家裏玩。

打遊戲就容易忘了時間,經常一抬頭就發現過了晚上十點。邱向涵和麥星陽也就不回家了,兩個小男孩一起擠在高凱家的客房湊合一晚。

湊合了一晚就有第二晚、第三晚……麥星陽家長出差的時候,幹脆把他扔去了邱向涵家裏。記得那是他剛上小學那會,父母因為上麵給的任務不得不在春節期間離開北京。

小麥星陽把自己團在被子裏覺得特別委屈:明明電視上都說,春節是一家團圓的時候,自己卻要被一個人孤零零留在北京。想著想著,豆大的淚滴就從眼眶裏向下滑,嚇得邱向涵坐在旁邊一動不敢動。

除夕那天晚上,麥星陽和邱向涵抱著遊戲機縮在屋裏玩到了淩晨三四點,屋外大人的麻將聲都停了,兩個小孩才終於撐不住沉重的眼皮,倒在**昏睡過去。

麥星陽清楚地記得,第二天早上起來,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邱向涵一雙小腳丫。兩個人是頭對著腳倒下去,畫麵一度很滑稽,後來才知道邱媽媽早上起來看見,還拍了照片留念。

也不知道照片去哪了……

麥星陽衝著邱向涵的方向翻了個身,就聽見邱向涵開口問他:“陽陽,你說和一個明星談戀愛是什麽感覺啊?”

“幹嘛這麽問?”

“你會覺得這個身份是個累贅嗎?”邱向涵沉思了一會,“我是說,今天這個私生飯,之前的偷拍,還有以後,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情……”

麥星陽笑了:“這不是才需要我們一起麵對的嘛,我可是你的藝人宣傳,時刻準備著,為老板分憂。”

“你首先是我的小男朋友。”邱向涵心頭的那點霧霾被麥星陽一句話就給吹散了,他將麥星陽撈到自己的懷裏,“真是,怎麽撿著你這麽個寶貝。”

……

這邊兩個人自從確認關係之後就打得火熱,而另外一頭卻有人不好受了。

晉澎初來劇組總覺得哪裏都不適應。

首先就是拍戲的工作環境,他是第一次跟這麽大的劇組,配角眾多,還不一定都錄用,場麵一句話概括就是僧多粥少。配角的服裝有時候經常要換著穿,雖然還算合身,但總歸有那麽一股揮散不去的消毒水味。外加晉澎心理作用很大,戲服穿在身上總覺得黏黏糊糊,哪裏都不對勁。

條件差也就算了,他的室友是個糙漢子,每天在房間裏麵東西亂丟,還總是帶著一身臭汗,讓晉澎實在難忍。

他就納了悶了,為什麽邱向涵這個家夥,一上來就能接到國外知名導演的邀約,反觀自己,一個科班出身的專業演員,卻要從劇組的次要配角熬起,受這份氣。

再聯想到麥星陽跟他三年都不願意跟他上/床,卻轉眼就抱了邱向涵的大腿,晉澎怎麽想,怎麽覺得邱向涵這人要麽是走了後門,要麽就是有過硬的後台。

然而不管他怎麽想,到目前為止他還是得巴結好邱向涵,畢竟英瑞是業內公認的龍頭,資源多到用不完,隻要簽進去,再差也能接到通告。

這天要拍的是主角徐東衛和晉澎所飾演小混混的戲份。

這段戲講得是小混混在對著女主告白失敗後,惱羞成怒跑離學校,在校門拐角剛好撞上徐東衛,借著心裏那股氣找茬。兩個血氣方剛的大男生,吵了沒兩句就動了手。小混混之前就因為打架進過局子,知道這事不能先動手,於是就不斷激怒徐東衛,讓他先出了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