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39章

第39章

“我一個人太寂寞了啊,陽陽。”邱向涵像一隻大型犬,蹭到了麥星陽身邊,臉擱在他的肩膀上嘟囔道,“要陽陽親親才行。”

“親你個頭。”麥星陽把他腦袋扒拉開,“你頭發蹭我脖子太癢了。”

邱向涵不依不饒,轉到麥星陽正對麵,閉上眼睛,嘟起嘴唇不動了。

麥星陽拿他沒辦法,往前傾著身在他嘴唇上用力一親,“啵”的一聲還帶響:“行了吧?不寂寞了啊,也就走個一星期,你可千萬別惹事。”

“陽陽,你這親得跟小學生似的,能不能給力點,來點讓人興奮的那種。”邱向涵舔了舔嘴唇。

“你別得寸進尺。”麥星陽瞪了他一眼,隨後歎了口氣,“等我收拾完吧,手裏拿著東西不方便。”

邱向涵樂開花了。

在劇組的這一段時間裏,他能感覺到麥星陽對自己的依賴開始與日俱增,如果說一開始麥星陽是他連拐帶騙給弄到手的,那麽現在應該算是勝利在望了吧?邱向涵心裏麵盤算打得很好,那個姓晉的,也早該出局了……

然而,姓晉的出沒出局不知道,反正麥星陽才回了學校沒兩天,就又被這塊牛皮糖黏上了。

“對麵有人嗎?”

食堂裏人聲嘈雜,麥星陽好不容易找了張安靜的桌子,就聽見了晉澎的聲音,他心裏莫名有些惱火,這個人怎麽回事!到底能不能利利索索分個手了。

“有人。”

“哦,那一會他來了我再走吧。”晉澎自顧自將餐盤放在麥星陽對麵,坐下來。

“你他媽的……”麥星陽罵人的話還沒說出口,忽然被晉澎的樣子嚇了一跳。頭發長長遮住眼睛,臉上的胡子也沒剃幹淨,黑眼圈濃重得仿佛三天沒睡覺。

不對啊,麥星陽知道晉澎平時是最寶貴他那張臉了,要說發型還能理解是劇組小混混的形象需要,那這個胡子和黑眼圈是怎麽回事?這人看上去仿佛一夜老了十歲。

第二十七章 吃醋一秒鍾

“麥星陽,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晉澎的筷子拿在手裏卻沒沾一絲菜油,根本沒有要吃飯的意思。

麥星陽被他突如其來的質問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說什麽呢?”

晉澎盯著他,目光冷冷像一條蛇:“你讓劇組把我換下去的,是不是?”

麥星陽樂了:“我哪有這麽大本事。”他早就猜到以晉澎的水平,導演遲早要換人的,他就不是演戲的料子,非要在這個圈子裏待著也是白費力氣。

“你少裝蒜,憑你和邱向涵的關係,你隨便吹吹枕邊風就可以了,哪需要你自己有本事?”晉澎話說得難聽,他用筷子不斷搗弄自己的米飯,“麥星陽,你知不知道這個機會對我有多重要,是,我之前出軌是我的錯,但是你就不能看在我們談戀愛的時候……”

“打住。”麥星陽不想再聽他那些陳詞濫調,他伸出了一個手指,“一,我沒跟邱向涵說任何關於你的事。”

“二,”他伸出第二根手指,“我和邱向涵關係正當,你別看誰都那麽齷齪。”

“三,我今天把話給你撂在這裏,我要是導演我也換你,你瞅瞅你演得那叫什麽東西,能讓你在劇組待著麽長時間時間已經是對你照顧了。以後,要麽你就努力提高自己的演技水平,要麽你就趁早斷了你的演員夢。當然,我覺得你都學了四年表演,現在還是這個德行,估計以後也不會有什麽進步,所以我勸你趁早放棄。”

一大串的話說出來,麥星陽也不知道他聽沒聽進去,反正自己懟爽了。他算看出來了,這個晉澎,你越忍著他越來勁,還不如幹脆點,一了百了徹底斷了彼此的念想。

於是也沒管晉澎什麽反應,麥星陽先一步端著餐盤出去了。

說實話,他也不想在學校裏待著,現在學校裏麵是個熟人都知道他和邱向涵的關係,有事沒有打聽八卦的人特別多,非常沒意思。

正好也快畢業了,麥星陽合計著要不要抽空研究一下租房的事情。

……

晚上他收拾東西回了劇組,這才發現劇組裏麵一些生麵孔。邱向涵的助理被留在劇組幫忙,這會看到麥星陽,有些驚訝迎了上來:“麥子哥,你怎麽來了?”

麥星陽的假期還沒過完,按理說是不用跑來片場的。

“呃……”這問題不好答,麥星陽換了個話題,“是有誰新進組了嗎?”

“是啊,之前換走了配角要有人替。”小助理一隻手遮著嘴巴,湊過來八卦道,“你知道誰來了嗎?”

“誰?”

“聽說向涵哥把童嘉拽過來了!”小助理誇張道,“別說,童嘉戲演得竟然不錯,人又虛心,自帶流量,簡直給導演高興壞了。”

童嘉年輕一代的歌迷特別多,本來《藍白之間》由於題材問題,屬於那種比較正經的劇,受眾主要是三十歲以上的。而在年輕學生群體的普及宣傳,一直是落在邱向涵一個人頭上。這會童嘉來了,相當於又自帶了一大群流量。

小助理一說還興奮上了,放下手裏的東西:“我跟你說啊麥子哥,童嘉來了之後,那個小混混的戲份被加了不少,你看看這個劇本走向,擺明了回頭是可以和向涵哥炒c……”他話剛說一半就停了,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

麥星陽和邱向涵的事,在邱向涵身邊的明眼人都能猜到幾分,隻不過平常都不提罷了,這一不小心在正主麵前多嘴了,小助理有點慌。

麥星陽笑眯眯地看著小助理,不置可否:“挺好,那你先忙,我先回酒店放東西。”

“誒,好嘞。”小助理一溜煙兒跑了個沒影。

麥星陽心情不是很好,主要因為晉澎,次要嘛……唉,他歎了口氣。小助理說得倒是沒錯,現在這個受眾環境裏,如果能炒一波劇中腐向cp的話,當然是提高熱度的最佳途徑。按理說,他作為一個藝人宣傳,不但不能阻止,還要配合,觀察輿論的反應,控製好尺度,就是要那種若有若離的曖昧感,特別吸引人!

……吸引人個頭啊,明明我才是正宮啊。

今天的陽陽也很委屈。

邱向涵回到房間,打開燈,就看見被子裏麵有一團凸起,嚇了一跳,差點把私生飯的情節腦補了個全套。小心翼翼靠過去,掀開被子,看到裏麵的麥星陽才鬆了口氣。

麥星陽睡了一半,忽然被強光照到,叫了一聲,用手擋在眼睛上:“邱向涵,你怎麽不出個聲啊?”

邱向涵也不忌諱,當著他的麵換下外衣外褲,丟到一邊的椅子上:“你整個頭悶在被子裏睡覺,不覺得憋嗎?”

“我樂意!”麥星陽下意識嗆了回去,隨後意識到自己語氣跟吃了槍/藥一樣,自知理虧,撇了撇嘴坐起來。

邱向涵知道他的陽陽向來脾氣好,現在這個語氣一定是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