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42章

第42章

這兩天麥星陽的空餘時間總不在劇組,好幾次邱向涵下戲找他都找不到,不過邱向涵向來是個聰明的,他想了想最近的日子就知道麥星陽幹嘛去了。老實說,他還是很期待陽陽的生日禮物。

打小麥星陽就是個怕麻煩的人,所以可以輕易通過他的生日禮物來確定關係的親疏——普通同學過生日,他直接買個本子或者小玩偶;朋友過生日,他就買點貴的,比如一支鋼筆;而到了好朋友過生日的時候,他就會自己準備點小手工送出去。

從小到大,邱向涵一直能收到麥星陽做的小禮物,小點的時候是折的一串千紙鶴,再大點就是做的小餅幹之類的。有一次,邱向涵無意中告訴麥星陽,這種手工做的小禮物很難保存,尤其是吃的,吃掉就沒有了,他覺得非常可惜。

於是,在邱向涵上初一的那年,收到了麥星陽買的一顆籃球。

他為此大鬧別扭,他嘟著臉把籃球推回麥星陽手裏:“我不收,你這個禮物不用心。”

麥星陽當時才小學四年級,那麽點小人抱著籃球哭得稀裏嘩啦,他抹著眼淚去找高凱,跟高凱說:“向涵哥哥說不喜歡這個禮物,可是我攢了好久的零花錢,才買到的,我還特意讓媽媽帶我去了專賣店。”說完,他打了個哭嗝。

高凱知道,初中男生身高終於夠了,都開始瘋狂迷戀籃球。籃球的價位也參差不齊,有門口的小賣部幾十塊就能買到的,也有專賣店玻璃櫃裏上千塊的。顯然,麥星陽為了這個籃球費了不少功夫,邱向涵這個人怎麽還能不知好歹呢?!

於是他當天晚上,就拖著麥星陽的手敲響了邱家的大門,氣勢洶洶。

“是陽陽和凱凱啊,怎麽了?”邱母蹲下/身,和藹地摸了摸他們的腦袋。

“阿姨……”高凱在大人麵前又有些犯慫,“那個,我們找邱向涵。”

“等著啊,阿姨去叫他。”

邱向涵出來的時候,就看見麥星陽委委屈屈縮在高凱身後,手裏麵還抱著那顆籃球,來他家的原因顯而易見。

其實,就在拒絕了麥星陽的禮物之後,邱向涵又稍微反省了一下,覺得這個事是他衝動了。雖然他更想要麥星陽自己親手做的禮物,但是親手挑的禮物也是陽陽的一份心意,他不應該說氣話就退回去。

於是他歎了口氣,把麥星陽從高凱身後扒拉出來:“對不起陽陽,我不該生你的氣,隻要是你挑的禮物我都會喜歡,謝謝,我收下了。”他衝著麥星陽伸出手。

麥星陽吸溜著鼻子,眉頭一皺,細軟的少年音哼了一聲,看起來老大不樂意。邱向涵的手就一直伸著,直到麥星陽緩緩把籃球放進了他的手心裏。

籃球在手裏一滾,另一麵花花綠綠暴露在邱向涵的視野裏。

原來麥星陽在籃球的一瓣皮上用細蠟筆畫了畫,還特意用洗不掉的馬克筆寫上了“祝向涵哥哥生日快樂by陽陽”,看不出形狀的畫和歪歪扭扭的字,卻讓邱向涵即愧疚又喜悅。

小傻子,蠟筆畫過的籃球要真玩起來,沒幾下就給磨沒了。

不過這話他就沒再說了,他抱住籃球,衝著麥星陽笑出一排牙齒:“謝謝你,陽陽,我真的很喜歡。”他轉身將籃球好端端放在展示櫃上,捏了捏麥星陽的臉蛋。

“哇塞,麥子,你不是說向涵哥討厭你的禮物嗎?”任憑高凱那個木魚腦袋肯定想不破其中的道理,他隻顧著笑麥星陽,“你怎麽被捏一下,臉還能紅,真像個小媳婦兒!”

“去你的!”麥星陽羞憤道,一時間臉更紅了。

之後那顆籃球邱向涵當然沒帶出去過,他取了定畫液噴在上麵,放在展示櫃裏,一放就是好多年。

也不知道今年陽陽會給他準備什麽禮物呢?

……

生日當天,邱向涵跟劇組請了假。狄倫開著車送兩個人回市裏,路上一個勁兒的叮囑:“你們兩個,就算是生日當天比較激動,也不要給我折騰出來什麽大新聞。”

“能有什麽大新聞。”邱向涵靠在椅子上,“不就是回家過個生日嘛。”

麥星陽手裏麵抱著一個長條狀的紙盒子,襯衫熨得平整,頭發也梳得服帖,規規矩矩坐在車上半天也不說話。

“緊張啊,陽陽。”邱向涵沒忍住逗他,“怎麽平時來我家不緊張,就今天緊張成這樣了呢?”

“廢話,我之前哪知道你爸媽都知道了。”

“那可不行啊,你這以後還得過門呢,現在就緊張成這樣了,以後怎麽辦。”

麥星陽無語,用紙盒子敲了敲邱向涵的腿:“你可閉嘴吧。”

紙盒子裏麵裝的是給邱向涵的生日禮物,不過麥星陽一再堅持等回頭吃完飯再打開看,邱向涵試圖趁他不注意搶了好幾次,都發現麥星陽抓得死死的,隻能作罷。

“阿……阿姨好!”麥星陽在門口恭敬得就差鞠躬了。

邱母可不知道這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什麽,隻當自己兒子還沒追上人家,笑著請麥星陽進來:“今天難得我們陽陽過來,阿姨做了好些你愛吃的,快進來,洗洗手開飯啦。”

這話在麥星陽腦子裏拐了一百八十道彎,心想著這是考驗他對邱向涵上不上心呢!

“那怎麽好意思,今天是向涵哥生日,照顧他的口味才是。”

“喲,不管他,這臭小子想吃我做的飯,隨時都能回家。”

邱向涵在後麵忍笑看麥星陽賣乖,天知道小時候麥星陽來他家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和他搶飯吃,這會在他媽麵前乖得跟個兔子似的……邱向涵沒忍住,嘴上開始跑火車:“沒事,媽,以後陽陽把這兒當自己家,也能隨時過來。”

麥星陽沒反應過來,跟著點頭。

“……來陽陽,我家就是你家,我媽就是你媽,喊媽。”

???!!!

麥星陽大驚,一把拽住邱向涵往屋裏拖,提高了音量跟邱母說:“那什麽,阿姨,我帶了禮物過來,我們倆先放屋裏去!”說完,低著頭快速閃進了屋裏。

“邱向涵,你還能不能行了?!”麥星陽壓著聲音,瞪著他。

邱向涵被麥星陽的反應徹底逗笑了:“沒人告訴過你別問男人行不行嗎?”

麥星陽忍無可忍,一巴掌落在他後腦勺上:“把你的片湯話收收,我真是服了。”[注:不著邊際的話]

“那能拆禮物嗎?”

“不能!先吃飯。”

……

外頭邱母反應了一會,才明白自己兒子話裏的意思,心裏那叫一個歡喜。可不是嘛,自從知道了邱向涵的性取向之後,她上網查了好多資料,看到很多同性戀生活不是那麽檢點,後來邱向涵還出了國,她特別害怕自己兒子思想開放了,也跟著胡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