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66章

第66章

“他人挺好的,跟他多處會就知道了。”麥星陽沒有多說什麽,轉移話題,“對了,你剛剛說你家還有個小妹?”

“是。”一談起妹妹,阿佐又笑了起來,夕陽柔和的橙色光芒照在他的眼睛裏,像是閃動著光芒,“比我小十四歲,還是個小不點呢。”

“你多大了?”

“二十。”阿佐摸了摸鼻子,看到麥星陽有點驚訝的樣子,無所謂道,“我們這邊要幹活嘛,太陽一曬人就顯老,你看看我這皮膚,糙的跟你手邊上那樹皮似的。”

反倒是麥星陽有點尷尬,收起臉上的表情:“還好啦。”

……

晚上安頓下來的時候,麥星陽才知道,原來阿佐的父親就是這裏的族長,由於山區地勢的原因,和平原上的農村不同,這裏的每家每戶都相隔甚遠,需要傳遞消息的時候,常常需要一個人騎著摩托從山這頭繞到那頭。

因此,也給節目攝影造成了一定困擾——這裏沒有旅館,幾個藝人隻能分開住進幾戶人家,其中兩個女生住進了當地條件最好的一家裏。邱向涵看了看,周圍還有幾個女性工作人員,就決定把一開始聯係到的房間讓給她們。

“麥哥,你要是不嫌棄,來我家住吧。”阿佐拽著麥星陽提議道。

邱向涵在一邊抱著臂看他倆——從剛剛他就注意到了!這個阿佐還真是自來熟,一直跟麥星陽說個不停,於是他隻好又是握著麥星陽的後腰,又是趴在他耳朵邊說話的,結果,這個叫阿佐的鋼鐵直男,硬生生是看不出來是嗎?!

現在倒好,直接邀請去家裏住了。

“呃……”麥星陽看了眼邱向涵,覺得自己再不搭理自己的男朋友,恐怕邱向涵腦袋頂上就能升出煙來了,“這個,我得看團隊的安排。”

邱向涵手舉到嘴邊輕咳了一聲。

……

最後的結果是,陰陽差錯的,麥星陽和邱向涵兩個人還是住到了族長家裏。別看是族長,但是阿佐他們家的條件實際上非常一般,老人念舊,又過慣了節儉日子,就算是阿佐現在做了生意,拿回家的錢多半也是原封不動被放起來。

夜幕降臨,山間的蟲鳴開始變得嘹亮起來,雖然是趕在計劃的時間內到了,但是路途整個過程,顯然比節目組想象的還要艱難一些。童嘉因為車上的顛簸和水土不服的原因,躲在屋子裏上吐下瀉。

就連扛著攝像機的跟拍也看不下去他那張蒼白的小臉,節目組的導演當即決定把晚上的拍攝任務取消,讓各個藝人收拾收拾,趕緊回自己的住家好好休息。

阿佐的家在村子靠裏的地方,這會跟著的攝像機還沒走,麥星陽和邱向涵不得不收斂一些,安靜地跟著阿佐進了家門。

“哥哥!”一聲小女孩清脆的童音,在阿佐剛打開院子大門的時候傳了出來。緊接著,如同一顆小炮/彈一樣,女孩撲到了兄長的懷裏。趴在自己哥哥的肩膀上,朵兒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望向後麵兩個陌生人,露出了怯意。

“這兩個哥哥是客人,來咱們家住上一段時間。”阿佐拍了拍她的後背,將她放下來,又跟身後兩人介紹道,“這是我妹妹,朵兒。”

“你好。”麥星陽笑眯眯蹲下/身跟她打招呼,展開手掌露出裏麵一顆奶糖。

或許是這邊人遺傳的原因,一路走過來,麥星陽發現他們的個頭普遍不高。朵兒也一樣,雖然今年六歲了,但是相較於城市裏那些活蹦亂跳的小學生,要矮上不少,胳膊腿都很細,卻看上去挺結實。

朵兒跟阿佐一樣,眉毛很濃,映襯著下方黑漆漆的眼珠子,看上去很有靈氣。由於性取向的原因,麥星陽對小孩子的興趣一向不大,但是看到朵兒的第一眼,他還是發自內心覺得挺喜歡。

朵兒怯生生地從麥星陽手裏抓走了奶糖,小心地剝開外皮放進嘴裏,奶糖在舌尖上一打滾,甜滋滋的味道充斥了口腔,她笑了起來:“謝謝哥哥。”

……

族長一家人除了在外麵跑生意的阿佐以外,剩下的人都不知道邱向涵是誰,他們這裏信號非常不好,就算是政府派人修了信號塔,但是因為地理原因,電視的信號還是斷斷續續,經常會飄起很“複古”的雪花屏。

於是他們幹脆就不看電視了,每天過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

族長是一位已經滿臉褶子的老人,按照阿佐的話說,他的母親在前兩年已經去世,阿爸悲傷得整個人都老了十歲。然而老人在接待邱、麥兩個人的時候卻還是很熱情,他們村很少會有外麵的人進來,而且聽自己兒子講,這回來的幾個人是來教村子裏的小朋友藝術的。

藝術。

這個詞匯聽在他們耳朵裏簡直高不可攀,現在鄉村裏麵的老師,教語數英人手都不夠,怎麽敢想再給孩子們配藝術課呢?

“你們也是來支教的?”老人佝僂著後背,從廚房端進來一盤炒肉,桌子上麵已經擺了好幾道飯菜,麥星陽和邱向涵都說不用再做,可老人還是非說按規格招待客人是這裏的老規矩,“唉,本來村裏麵給你們準備了殺豬宴呢,結果那個……”

“導演。”阿佐在一旁提醒道,招呼著大家圍過來吃飯。

“對,你們那個導演又說留到明天。”

“也不算是支教。”邱向涵回答道,順便趁著鋼鐵直阿佐往這邊看的時候,抓緊時間夾了一筷子菜到麥星陽碗裏,“我們可能待不了那麽長時間。”

“咦?秋秋哥哥是來教課的嗎?”朵兒一本正經喊著邱向涵粉絲們才會喊的名字,這是剛剛麥星陽惡作劇告訴她的,然而,對於小孩子來說,疊字的叫法似乎更容易被接受,於是,就在她已經知道邱向涵的大名之後,還是一個勁兒的喊他秋秋哥哥。

“朵兒有什麽想學的?”

“嗯……”朵兒沉思了一會,女孩子小時候多少都有點藝術家的幻象,不管是唱歌還是跳舞,她們總想要展現更漂亮的自我,好不容易來的機會,在朵兒眼裏變得愈發珍貴,“隻能學一個嗎?”

邱向涵笑了,他摸了摸朵兒的頭:“都可以,挑你喜歡的。”

作者有話說:

老夫老妻養小孩

第四十七章 節目錄製(2)

夜晚的山村格外寂靜,初春,山上的溫度普遍要低一些,麥星陽搓了搓手,把兩個人的行李搬進裏屋。老人已經是把整個房子裏最大的房間讓出來,然而相比起之前兩個人的住宿條件來說,這個房間還是太小了一些。

兩張鐵質折疊床擺放在房間的兩側,對於兩個平均身高一米八幾的大男生來說,這樣的兩張單人床,隻能說是剛好能躺下,床麵很窄,一個人睡都有些翻不開身。

“看來我們的**剛開始就要結束了。”邱向涵不無遺憾,歎了口氣。

麥星陽瞪他:“有本事就讓它一直結束下去。”

“那沒本事。”邱向涵連忙擺手。

不過這也就是邱向涵隨口開的玩笑,兩個人都心知肚明,且不說這裏晚上隨時都有可能有攝像造訪,就說是這種房間的隔音效果,都不可能讓他們倆在這裏做什麽出格的事情。

床單被褥都是新洗過的,或許是洗過太多次,上麵的花紋都褪色了,兩人看了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麽好,都覺得內心有些微微的酸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