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70章

第70章

阿佐卻是堅定搖了搖頭:“沒事,正好我要去那邊給阿達家裏送點大米。”說完,他也不等兩個人回應,跑回去拿米袋去了。

朵兒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拽住麥星陽的褲腳:“陽陽哥哥,晚上不要出門,山裏有熊哦。”小女孩特有的嗓音,凶猛的野獸在她的口中也變得像個軟糯糯的毛絨玩具。

麥星陽沒忍住蹲下/身拍了拍她的小腦袋:“哥哥們都是大男子漢,會注意安全的。”

“不。”朵兒抿著嘴唇搖了搖頭,這回神色也變得認真起來,“村裏的一個叔叔就因為被熊咬掉了半張臉,現在還在醫院呢。”

“朵兒……”阿佐肩上扛了袋米走出來,按著妹妹的肩膀把她送回屋子裏去,咧嘴衝著麥星陽一笑,“有點誇張,但她說的是真的,咬掉了整整一隻耳朵。”

“啊?!”

阿佐看他們倆一臉吃驚的樣子,簡明扼要的講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壯年,晚上一個人出去山下送貨,回來的那一小段路上就遇了熊。

就算阿佐沒用什麽血腥的詞匯來形容,麥星陽和邱向涵也能夠單單從陳述中感受到一陣後怕。這是這對“城裏來的公子哥”第一次意識到,原來在這些山裏的村落中,生活條件還算其次,就連周圍的環境都是如此惡劣。

邱向涵沉默了一會,問他:“怎麽不搬走?”

“搬走?搬哪去。”

“山下,我來的時候看到山下的縣城有很多樓盤都是空著的,價格也不算高。”邱向涵看了一眼阿佐,“我覺得,憑你在山下做生意的收入,應該是足夠的。”

“唉……”

阿佐長歎一口氣:“我們家是能搬,村裏麵還那麽多戶……”

“阿佐哥哥!”一聲嘹亮的叫喊從亮著燈的院子門口傳來,阿達拖著他矮墩墩的身體跑過來,回了家的他,跟在學校時的他,狀態明顯不一樣。讓麥星陽來形容一下,就是好像更有活力了一些。

家裏的爺爺年歲漸高,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麥星陽聽說他年輕的時候因為不懂事做了一些愧對村子裏的事,導致村裏麵的人都不太喜歡他。到了如今年老,隻剩下他和孫子兩個人,也隻有族長念著同鄉的情分在生活上或多或少幫著他。

不過,就麥星陽看來,阿佐對這個弟弟還算喜愛,兩個人見麵的時候都掛著笑。

阿達家的位置在村子裏很是偏遠,麥星陽和邱向涵也是第一次光顧這邊。阿達看著個頭小,接過米袋卻也沒吭一聲,從阿佐手裏麵搶過去就往家裏辦,看上去對這些重活很是熟練。

本來在心裏也算是有了準備,可真當麥星陽看到阿達家裏那些陳舊的擺設,破破爛爛的被褥,和昏黃閃爍的電燈時,他還是沒忍住停頓下來。阿達可沒工夫注意身後兩個人的表情,由於他生病的緣故,他向來隻會將注意力放在熟人身上。

這會他接了阿佐帶過來的大米,將袋子重重扔在了一旁灶火旁邊,就坐到一邊的地上拾起畫筆開始亂畫一氣。裏屋傳來幾聲憋悶的咳嗽聲,想必就是阿達的爺爺,麥星陽本來猶豫要不要進去跟這個老人聊聊天,充實一下今天的筆記,卻被阿佐搶了先。

“我們早去早回,越晚越不安全。山裏那頭熊也不知道去哪裏了,你們這個身體可比我們金貴。”阿佐撓著頭笑,有點傻裏傻氣,“就算是幾步路,我也得看著你們,出了事可就晚了。”

那時候,誰也沒想到,就在幾天之後,阿佐的話一語成讖——雖然不是遇到了熊,但真的出事了。

第五十一章 走山(2)

照常理來說,春天的雨水應該還算稀少,忽如其來的暴雨,打得村子裏的居民一個措手不及。導演組當即停止了拍攝,招呼工作人員匆忙將設備用塑料布遮好,泥濘的路,踩在腳底下特別滑。

麥星陽也跟著大部隊一起搶救設備,一層雨衣披在身上被風一吹,帽兜就掉了下來,雨點子打在他額前的發絲上,將它們粘成一縷,邱向涵一隻手替他把雨衣的帽子戴上去,一隻手托住了三腳架的另一端。

“傘給三腳架打著,不用管我。”麥星陽著急忙慌在雨裏喊。

不怪他聲音大,雨點子打在山上各種樹葉草莖上,發出的聲音吵鬧得不行,學校裏的孩子都站在屋簷底下等著父母過來接回家——學校整座山就這麽一所,平時還能讓孩子們自行爬山上學,下了這麽大的雨,卻是萬萬不能。

邱向涵沒理麥星陽的話,兩個人冒著雨將設備搬到臨時空出來的倉庫裏。現在雨下得正急,所有人都被困在原地等著雨小。充作倉庫的平房在學校的對麵,隔著雨幕遙遙望向孩子們,每個人心思各異。

麥星陽看著朵兒,她緊挨著阿達,好像在偏頭跟他說著什麽。

突然一道白色的閃電劃破灰暗的天,隨之而來,是一聲驚雷炸響。就在巨響之後的片刻安靜中,對麵傳來了孩子的尖銳的哭聲,阿達的病症在平時看來並不明顯,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卻突然爆發了。

麥星陽眼睜睜看著他甩開身旁朵兒的手,而身邊女孩倒下的動作,仿佛是一個慢鏡頭。想也沒想,麥星陽衝進了雨裏,想去抓住朵兒的身體,然而還是晚了,等他奔跑到對麵的時候,朵兒已經跌進了泥濘的地裏。

“朵兒!”他喊了一聲,跑到她身邊將她扶起來,“你沒事吧?”緊跟著男朋友跑過來的邱向涵,在一旁拉住了情緒激動的阿達,但是還有一個人影比他更快——童嘉。

或許是童嘉在心理疾病治療上有些自己的經驗,他看了邱向涵一眼,就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正在哭鬧的阿達身上。這會在一旁看著的工作人員,有的拿出手機按開了拍攝。

麥星陽用餘光看見了舉起的相機,正猶豫著要不要退到一邊去,卻被邱向涵暗中頂了頂肩膀,回神將注意力放在朵兒身上。

朵兒擦了一把臉,本想將臉上濺到的泥點子蹭掉,卻由於手上也不幹淨而將自己擦成了一隻花貓,她的胳膊肘上撐在地上的時候被小石子蹭破了,有些往外滲血:“我沒事。”她揚起臉衝著麥星陽笑了一下,可是卻還是因為傷口的疼痛而倒吸了一口氣。

“你別動了。”麥星陽輕輕將她的手拍開,接過邱向涵從教室裏取出來的碘酒和紗布。幸好小學教室裏麵一般都備著這些東西,小孩子們平時就總愛磕了碰了,年齡小恢複快。麥星陽檢查了一下朵兒的胳膊和腿,確認隻是傷到了膝蓋和胳膊肘的皮膚,骨頭上沒有什麽大礙,這才放心。

阿達的情緒好像一直很不穩定,暴雨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會雨小了,導演給了攝影一個眼神,鏡頭被迅速對準正在安撫阿達的童嘉。鄧清妍和沈曉雙這會也換了平底鞋跑過來,幾天的拍攝,兩個女生早先還注意著自己的形象,到了現在,每天早上畫個淡妝都已經是在表達對節目的尊重。

然而,眾人對阿達的安慰好像並沒能讓他的情緒好轉,他一直非常焦躁地抓著自己的頭發,眼神飄忽不定略過朵兒的方向。

“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童嘉的劉海因為淋了雨,濕噠噠的黏在額頭上,由於過長甚至有些遮住眼睛,他不停地將劉海一次又一次向耳後別去,可是收效甚微,每回頭發落回原位的時候,他都不自覺地皺起眉。

不知道為什麽,麥星陽感覺童嘉的情緒並沒有他看上去那麽穩定,他有點疑惑地看向邱向涵,果然,對方衝著他點了點頭,向導演走去。

“阿達沒事吧?”朵兒有點擔心地看著那邊的情況。

“沒事。”

在邱向涵與導演耳語了幾句之後,這在運行的攝像機被暫停。圍著童嘉和阿達的工作人員都散開了,邱向涵小跑了兩步過去,看到童嘉的麵色已經變得有些古怪,他握在阿達肩膀上的手握得很緊,不停地重複著相同的話:“沒事了,已經沒事了,你不要哭,已經沒事了。”

“童嘉……”邱向涵拍了拍他的肩膀。

童嘉卻仿佛沒有聽見,依舊在不斷地重複相同的話。

“童嘉,你去一邊歇一歇。”邱向涵皺眉。

“不。”童嘉回應了他一句,卻還是固執地拽著阿達勸說,然而他的固執並沒能讓情況有所好轉,阿達因為他的反應哭得聲音更大起來。小孩子哭起來,有一種連鎖反應,阿達一哭,旁邊的小孩子一聽,也有幾個啜泣起來。

現場一度有些混亂。

童嘉的狀態不是很好,雖然也沒有達到發病的程度,但是讓他再在這種環境下繼續待著,顯然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節目組和他的團隊,幾個人將他架回了學校裏麵的休息室。